净化异世之灵

净化异世之灵

恋爱修炼现代言情奇异净化灵玄幻魔法
“南宫,谢谢你,让我明白了我该怎么办!” “南宫,你觉得我该怎么选择,你给我一个答案好吗?” “南宫,我很喜欢你,为什么你……” 烈焰般的夏日,我第一次遇到了南宫止,那时我对他甜甜一笑。 后续再看到南宫止,他带给了我爱情中所能体会的心酸、揪心、心疼、无奈、痛苦、泪水、欢乐。 人生一世漫长,我寄真心于南宫。 迷途路上,我是否能看到南宫止对我说,他喜欢我? 修炼的玄力世界中,南宫止,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我的脸上是真实的坚强,还是伪装的胆小? 且看我如何来谈一场弥足珍贵、很真实的恋爱旅程的,大家一起进来看看吧!!! 我为情之一字痴狂,我为社会努力拼搏到受伤,我为情落泪悲伤;爱之一字漫长,赛跑的途中,且勿迷失他方。
灵异警事

灵异警事

现代都市
我是一个辅警,我遇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强烈的好奇心迫使我一件件的探明究竟,然后我发现在这些貌似离奇的事件背后竟然隐藏着一个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鼠猫灵异】爱在黎明前

【鼠猫灵异】爱在黎明前

轻松灵异现代清新七侠五义
五爷是一个有着执念的千年老鬼,虽然记不得执念了,但是还是一眼认出了他——展昭。
重生异界之灵兽

重生异界之灵兽

玄幻奇幻玄幻奇幻
远古时代的结束,代表着属于人类的文明时代的降临,这个时代给人类带来了无尽的好处,但是灵兽却因此而受到了无尽的摧残。而这个文明时代是被万圣教派所带来的。 灵兽毁灭,则天地灭。这则天之预言,见证时代变迁的人都知道,但是多数人都是选择无视。以至于越来越少的人知道这件事,主角无意间知道了这则预言之后,便是立志维护灵兽,在不断成长的他,用着新思维来尝试改变大陆格局。
穿越异世:精灵王储要追我

穿越异世:精灵王储要追我

HE穿越快穿
异世界精灵王子&深情被负小可怜,又名《重生之并不想重生》 艾尔曾为铲除异己狠心将淼淼视作弃子。当亲眼看到人倒在自己面前时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原来幸福并不是王权富贵,两人四季,一日三餐,便是最大的幸福。 ---- 糊里糊涂重生的淼淼发现自己竟然又重生在异世界,忍不住吐槽,重生你妹!而且当她再次见到艾尔这个上辈子害死自己的人,她希望把让她重生的人拉出来打一顿。 淼淼:重生?我为什么要重生? 艾尔:喵喵乖过来抱抱 淼淼:不要不要,走开! 甜文小虐宜情 主角双重生
灵书诡案集

灵书诡案集

正剧灵异现代剧情架空悬疑惊悚
有黑道背景死皮赖脸总裁攻X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灵能师受 叶寻没有味觉,没有嗅觉,没有自由,生死不由自己。 这样的人生,你能告诉我,这算是 活着吗? 这样的我你要吗? 微灵异不吓人
灵界逍遥

灵界逍遥

玄幻灵异现代现代都市天才
"一个闪闪发光的大明星,在屏幕上潇洒绝伦,帅死人不偿命。 他的第二职业却是神秘莫测的捉灵师! 羡慕我的性感女仆?那就送你一个! 喂,我可是捉灵世家的大少爷,你个小女生竟然给我摆冷脸?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让你当经纪人,这是本少爷给你面子知道么? 哼,一个三流女明星也想跟我玩色诱?本少爷动动小指头就能玩死你。 不就是灵界盛典么,本少爷今天包场了! 家族比赛算什么?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界,谁才是捉灵界的天才!"
噬灵者

噬灵者

未来现代言情异世冷酷悲情
殄厄夕,变异的新人种——灵眼人。一出生左眼就与人不同,因而受尽人类的嘲弄。幼年时她在孤独与痛苦中游走,承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终于,在人类的欺辱和嘲笑中,在朋友的欺骗和背叛中,在载体(体内DNA或人格)的怂恿中,她的异能爆发了。之后,她以“既然这个世界不能容纳我,那我就改变这个世界”的思想,不断地杀害人类。直到她遇到一位知心少年——千诗帆,后来为了救这位少年,她自愿被囚禁于研究所。 因为某个契机,她成功逃脱,并救走了一位同为灵眼人的少女——南简蓝。但途中因受伤导致间歇性失忆,被千诗帆救下。以此展开的一系列事件推动着命运的齿轮不停转动……
异闻茶楼

异闻茶楼

HE正剧灵异现代甜宠前世今生情有独钟悬疑惊悚神怪
面瘫闷骚宠妻狂魔攻×淡漠傲娇懒人受 文案: 我是异闻茶楼的老板,我有很多你所不知的故事,关于仙佛鬼怪关于爱恨别离关于恩怨纠缠关于人们潜藏在内心深处的七情六欲。原本我以为孤家寡人的我会孤独终老,而在一次次经历中,我在我唯一的朋友韩老板身上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感情。 我:韩老板今天你想听什么故事? 韩老板(▼_▼):金瓶梅。 我:太淫/秽了,会被河蟹掉的。 韩老板(▼_▼):品花宝鉴。 我:品什么花? 韩老板 (▼_▼):你的菊花。 我:...... 《茶楼II:再起波澜》 文案: 当一切尘埃落定,异闻茶楼里依然会走进各色各样的客人,茶楼的主人安静的听着他们的故事,并送上一杯清茶…… 突然到访的黑白无常、乱作一团的阴府、平静被无休止的打断、无意间得到的三生石碎片……而我和韩柏的故事再次拉开了序幕。 茶楼的故事还在继续~
异魔

异魔

玄幻古代言情玄幻奇幻
"鞭炮的声音忽然间响起,闪耀的火花把院子照亮,高高的灯笼挂满了从房门到正堂的路途中,悠君骑上高头大马,对着身后的吹鼓手和轿夫拱手施礼,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那是幸福的笑容。 当马儿开始上路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他马上就和若兰有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