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

    她是王侯之女,却于二四芳华死于夫君之手。 他是权臣之子,权谋算尽终知她是世上最美。 前一世夫君亲手将她毒死,这次她浴火重生,带着仇恨而来。机关算尽,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第十八章   苦恨年年压金线(中)

    小说: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 作者:十九姑娘 字数:1677 更新时间:2019-04-25 16:27:32

    猜不出清霜被疏远的原因。紫电觉着,不论自己服侍了眼前这位主儿多久,也半点不能猜出他的心思来。

    将靛青的革带为司马师于腰间系好,紫电从衣龛里取出来的外袍是今晨打鸣的时候才由小丫头们急急送来。这本应是昨夜应该准备好的事情,也不知是何缘故愣是迟了整整一夜。

    紫电心料着必定是这些新来的丫头们尚未适应大府里的规矩,心眼也粗。也就简单数落了几句倒也没再计较。其实只要敢在大公子起身前送来,倒也无甚大碍。

    其实紫电虽说也是随园的大丫头,但是清霜此前一直将大公子“看守”得紧,自己倒是没什么机会服侍大公子起身。对随园里的很多事情,也不如清霜了解得详细。

    最要紧的就是,关于夏侯徽“暴毙”的事情,她倒是单纯的相信着已故的大少夫人是因病而逝的。她也感叹过红颜薄命。多么好的一个人呐,让人尊敬又好亲近,最主要的是,紫电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能和大公子这般恩爱相濡的。

    只叹天若有情天亦老,早早的就让这一对鸳鸯劳燕分飞,天人永隔。自此之后,原本就冰冷得让人发寒的大公子,似乎再也没有了笑意。直接从寒潭升级为了冰山。

    想来大公子对大少夫人之事也一定耿耿于怀。否则他也不会如此钟爱这件由大少夫人亲手绣制的锦袍了。所谓睹物思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哎,明明还放不下前一段感情,却又被老爷夫人安排着续弦。这大户人家的公子,若是内室空虚,确实是一件顶要紧的事情,也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大公子倒也坦然接受了老爷夫人的安排。

    “这袍子谁送来的?”

    低沉而不具有温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吓得紫电手一抖,急急的退开了一步,低垂着头,想着刚才大公子问的什么?好不容易想到之后又整理了半天语言才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新买来的丫头送过来的。”

    司马师不动声色的紧了紧眸子。新买来的丫头?对这件事司马师确实没有上心过。

    “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紫电偷偷抬眼瞅了司马师的表情,揣摩着心思问到。

    “这里,本没有这块云锦。”

    司马师对这件锦袍的熟悉程度,远远超出了柳絮轻的预算。原本以为是天衣无缝了,笃定了司马师不会紧盯着袍子端详的柳絮轻,却偏偏不知道,司马师对这件由夏侯徽亲手绣制的袍子有着这种异乎寻常的执着。

    其实这种执着,就连司马师本人都没有察觉。也许只是单纯的觉着这块料子穿着舒服,也许正是因为穿的次数多了,潜移默化之中,对这件锦袍的一丝一厘都了如指掌。

    所以方才才会察觉出这新出现的纹案才会如此扎眼。

    不,实际上并不是扎眼,反而看着,觉得很舒服。一种异常的协调感。

    司马师细细抚摸着昨夜由柳絮轻亲手绣制上去的云锦,若有所思的凝了眉。

    (怎么会……)

    就算这世上绣工最好的两位绣娘也不可能绣制出与对方一模一样的纹案。

    除非是——

    (怎么可能……)

    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昨夜也好,今早的事情也好,不断发生的事情竟然让司马师惊愕的了解了到一个事实:夏侯徽回来了。

    怎么可能?!

    她的胴体,那具冰冷的胴体,惨白的,失去了任何颜色的胴体,是由他亲手安置于棺椁之中的。那个时候,抱着她所能感受到的冰冷和僵硬,触感还残留在指尖。

    如果她是由自己的这双手亲自证实了死亡的话,那么此刻……

    一种比“夏侯徽回来了”更为让人纠结和深感不妙的怀疑,萦上了脑际。

    如果不是夏侯徽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对夏侯徽如此熟悉,这世上除了自己应该只有夏侯徽知道的密道,这世上只有夏侯徽能绣出来的纹案,如果不是夏侯徽的话,那么只可能——

    是一个甚至比自己都了解夏侯徽的人。

    这个女人,现在正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某处,窥视着自己。

    司马师的眸子再一次流露出阴鸷的神色。

    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窥探——是来窥探司马家的秘密的么?

    是取代失败了的夏侯徽而继续来完成使命的么?

    哼,曹氏皇族,对我司马家的怀疑与猜忌,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不安排眼线就不能够安生了么?

    牺牲了一个还前赴后继?

    这次又是什么?扮演丫头么?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掩饰呢!

    晃眼之间,司马师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晦暗不明。紫电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明明已经开春了,然而从窗棱间吹进来的风却如数九寒冬。

    “买来的丫头,通通带过来。”

    不明白大公子的意图是什么,甚至在语气中都听不出喜怒的波动,紫电也不敢去妄加猜测,只是领了吩咐便匆匆离去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