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

    她是王侯之女,却于二四芳华死于夫君之手。 他是权臣之子,权谋算尽终知她是世上最美。 前一世夫君亲手将她毒死,这次她浴火重生,带着仇恨而来。机关算尽,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第四十章   娇香淡染胭脂雪(上)

    小说: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 作者:十九姑娘 字数:1940 更新时间:2019-04-25 16:27:37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

    随园里最先起身的人,每每都是紫电。

    因为她有一个比谁都勤奋的主子,而她必须在他起身之前就准备好一应服侍的用具。

    将金盆里的水调制到温度刚好,挽了袖子亲手试了,不敢有丝毫怠慢,觉得满意才将起端起,往大公子的房中走去。

    这个时候去,他应该是刚刚起身。时间紫电是经过反复掐算,不会弄错的。她从来就没有出过差错。

    如果有错,一定不是她。

    房中空无一人。

    冰冷的床榻和她昨夜铺好时是一模一样的,没有被动过。

    夜不归宿的痕迹,这样的明显。

    怎么会……

    紫电有些拿不准的,端着金盆往园子里走去,看看能不能问问守夜的老妈妈们,昨夜大公子是否回来过。

    然而才刚绕过一片广玉兰树,她就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还有——

    手中握着半块丝帕犹如千钧之重。两人互相凝视着,谁也没有再说话。

    好像就这样只看着对方就可以任时间沧海桑田。

    “大公子,您……”

    突如其来的打断将两个人从沉静的世界中强扯而出。瞬间收拾起各自的失态,以无所谓的表情掩饰过去。

    不着痕迹的将半块丝帕掩藏于广袖之中而站起身来。面对紫电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惯常的冷峻。

    “大公子,您已经起身了吗?”

    不确定司马师究竟是一夜未眠还是刚刚起身,紫电探究的瞅了瞅假装无辜仰望着广玉兰的柳絮轻。

    这丫头……

    “回房。”

    司马师只留下了这两个字便径直往自己的房中走去。

    没有留给紫电更多想象的空间,只得快步跟在司马师身后去了他的房间。

    直到两人走远,柳絮轻才如临大赦一般的舒了口气。

    被紧握手中的丝帕竟然已经被掌心渗出的汗水沁湿。再摊开时,丝帕上的露水早已烟消云隐。然而那三个字却好像被印刻在了瞳孔之上的,挥之不去。

    如梦魇。

    任务失败。

    当然吴琼也没有完全寄希望于一个丫头。这不是才一夜嘛,时间还长着呢,日子还得过下去。

    “絮儿姐姐,话说你昨晚到底见到了大公子没啊?”

    小春的一双灵眸,清澈得好像能看穿人心似的。没有办法把昨夜发生的事情若无其事的说出来,柳絮轻只得莞尔着点了点头。

    “哇~!真的能看到大公子诶!那大公子没去大少夫人房中吗?”

    柳絮轻叹息一声,这个小春,好奇得就像一个宝宝。

    “小春呐!哪里有那么容易就请得动大公子的?”

    芸儿无奈的笑着将小春从柳絮轻身上扒拉下来,点了点小春的额头,说道:“若是那样容易,大少夫人也就不会如此苦恼了!”

    “可是……”

    小春嘟囔着嘴说:“可谁要是有本事请得动大公子,那可是能够涨五成的月银的啊!做大丫头这种事儿小春是没有肖想过的啦,可是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呐银子!”

    五根小指头在柳絮轻和芸儿面前晃来晃去,两眼放光的大呼小叫着,好像此刻银子就已经摆在她的面前了。

    被小春可爱的模样给逗笑了,柳絮轻也不禁掩面低笑了两声,只呼道:“不跟你们闹了,大少夫人吩咐我今日还得去买办那儿一趟。”

    说罢,柳絮轻便别了芸儿和小春,向随园外走去。

    负责采买府上一应用品的中年男人,府里都管他叫刘叔。是一个一眼就觉得忠厚老实的人。作为家生的奴才,他负责这事儿也有好些个年头了,没出过什么乱子,这样金钱往来油水丰厚的活计交给他,府里倒也放心。

    刘叔一听是新进门的大少夫人派来的丫头,少不得要恭敬一些。这位大少夫人可了不得,别看她进门才月余,从那位精明能干的二少夫人手中分去了一半的权不说,她那说风就是雨的骄纵脾气,也是在府上小有名气了,刘叔可不敢得罪她。

    “这是这个月新购回来的醉颜坊的胭脂,其他夫人小姐用的都是脂艳斋的,独这一份儿醉颜坊的,我们不敢怠慢,小心收着呢。”

    从刘叔手中接过胭脂,柳絮轻为谨慎起见,将胭脂盖扭开看了,只见一层莹润的粉色,淡粉、深粉、绯红,各色的都有,看着很是喜人,香味也够馥郁清纯。

    这……

    柳絮轻微微蹙了蹙眉,不对,这香味,还有这质感,和昨日自己涂在大少夫人脸上的有些许的不同。若是不仔细倒发现不了,这手脚,做得相当的隐秘。

    “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见柳絮轻面露犹疑的模样,刘叔反倒变得有些忐忑起来。

    “啊,并无不妥,挺好的。”

    柳絮轻急忙敛去凝思之色,又换上一片谦和之笑,说道:“这胭脂大少夫人挺中意的,她让奴婢来知会刘叔一声,希望能再多采买一些。额外采买的,奴婢过几日会来取。多花的银子就请从大少夫人那儿扣取。”

    “啊,这事儿请姑娘回了大少夫人,刘叔一定会尽心竭力。至于银子的事儿这倒不用了,这府里各处胭脂才买的的银子款项,都是二少夫人负责。月前王妈也来嘱咐过,随园里所要求醉颜坊的胭脂等也不例外。”

    王元姬?!

    柳絮轻心中一惊。这倒怪了,虽说这采办之权仍是由王元姬抓着未放,可是这额外的胭脂钱,理应记在吴琼的账上。何况吴琼已经掌了府上的银钱往来,这银子清清楚楚的记着,怎么她愣是没提这一出,王元姬竟然也将这个“闷亏”给咽下去了。

    虽是隐隐觉得其间必然有什么隐情,但柳絮轻此时也并不能完全看穿其中的奥秘,便也不愿随意猜测,以免惹祸上身。

    “这些胭脂,等刘叔备好了多一份儿的,奴婢再来取。”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