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

    她是王侯之女,却于二四芳华死于夫君之手。 他是权臣之子,权谋算尽终知她是世上最美。 前一世夫君亲手将她毒死,这次她浴火重生,带着仇恨而来。机关算尽,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第四十五章   灯前一局欲残棋(下)

    小说: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 作者:十九姑娘 字数:2015 更新时间:2019-04-25 16:27:37

    惬意的笑容随着她的话语渐渐凝固。

    令人意外的问题,让鸿沟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冻结一般的冰冷,在两人之间蔓延。

    她让自己去别的女人的房间?

    呵,原来这才是她的目的,这才是她两夜来守候在这里的真实目的。司马师的心中泛起层层森寒。原来,她也不过是这种心机的女人。

    不然还会是什么呢?

    柳絮轻本来就只是一个丫头,一个婢女罢了,司马师能够对她有什么期待呢?以为她会说出什么样的话呢。请司马师去吴琼的房间,难道不是太合理不过了吗?还是说,司马师对她的期望太高?

    变得严峻的脸庞让柳絮轻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迫感,严阵以待似的,柳絮轻也毫不示弱的以严肃而认真的表情直视着他那双睥睨着自己的瞳孔。深潭一般,看不出任何柔情与温暖,仿佛与方才下棋之人已经判若两人。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吧!司马师!

    “请大公子明晚酉时到大少夫人房中一去。”

    将感情全部掩藏起来的话语,再一次从柳絮轻的口中说出。不再有任何犹疑,也不再有任何彷徨。这本来就是自己应该做的。

    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将这片刻的温存当成了天长地久。不过是糖衣炮弹似的柔情蜜意,自己根本不需要。

    也要让他认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好。”

    司马师这样的回答了她。

    他一定会做到,就不算是为了她,也只是为了那一盘棋,为了那一盘双方都竭心尽智拼力搏杀的棋局。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是对双方的尊重。

    不论她提出怎样的要求他都会答应。实际上她提出的要求也一点不过分。

    目送他飒然而去的背影,眸子中强装出的坚强与冷漠渐渐的崩塌。是的,那个要求确实是自己提出来的。也是自己应该提出来的!

    柳絮轻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自己早已不是夏侯徽,早已不是他的夫人了。自己只是他明媒正娶回来的夫人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罢了。是这样没错的。

    柳絮轻溃败一般的跌坐在玉石椅上,脱力一般的倾倒。

    谎话说了几遍就可以当真?

    明明还是这样的在乎他,却要在心里一遍一遍欺骗自己的感情。要说几遍恨他才能够真的恨他?要说几遍不爱他才能够真的不爱他?

    “请大公子明晚酉时到大少夫人房中一去。”

    这句话,不只是说给他听,亦是,说给自己听。

    泪水,顺着轻阖的眼角滑落。

    “絮儿姐姐,你怎么还在这儿偷懒呢!”

    也不知道维持这个姿势趴在玉石桌上多久了,久到大家都已经起身了吗?一夜未眠,柳絮轻感受到超出体能界限的精疲力竭。

    “什么时辰了,小春?”

    柳絮轻懒懒的撑起了脑袋,偷偷摸了摸凝湿的眼角,讷讷的问到。

    “大少夫人已经起身好一会儿了,到处找你呢,问你昨日刘叔送来的胭脂可备好了?今日她打算去柏夫人那儿一趟。”

    “今日?!”

    柳絮轻“噌”的一下突然从玉石椅上反弹而起,吓得小春向后踉跄了一步,惊道:“怎么了么?”

    “啊……”

    没办法和小春解释,柳絮轻只是摇了摇头,急匆匆的往吴琼房中走去。然而当她到的时候,吴琼已经收拾完毕,身后由芸儿捧着一套装帧精致的醉颜坊胭脂,正打算往柏夫人那儿去。

    恰巧就撞上了柳絮轻惶急的模样,吴琼很是看不惯她的皱了皱眉,尖声讽道:“哟,昨夜睡得可好?都起不来身了?”

    柳絮轻完全没心思搭理她的冷嘲热讽,一心只悬挂在芸儿手中的那一套胭脂上!

    那胭脂有问题!

    自己昨日已经偷偷新购了两套好的,几乎花了自己一半的积蓄倒也还好。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可以偷梁换柱的机会,现在吴琼却要把这套被王元姬动过手脚的胭脂送给柏夫人!

    这可如何是好!

    “哼,”

    看着柳絮轻不知所措的焦急模样,吴琼只以为是她是因为昨夜偷懒一夜没有请到司马师而忐忑不安。倒也没做它想,只是又将“办事不力”的柳絮轻数落了一遍,便带着柳絮轻和芸儿一同去了柏夫人那儿。

    仲夏时节,蝉鸣聒噪。本就容易惹得人心烦意乱,再加之柏夫人已有数月身孕,更是觉着酷暑难熬。好在时不时有吴琼来替她解闷,日子倒也不算乏味。尤其是吴琼每每拿了账簿的事情来讨教于她,更是让柏夫人有一种实掌大权的爽快感。

    只是这样,还不够——

    柏夫人的脸上露出含义颇深的笑容,然而吴琼并不能看懂,只以为她是为了自己送过来的胭脂而欢喜。

    “真是感谢大少夫人有这个心了!”

    柏夫人将胭脂全数收了,“在这个府上,你我虽说是辈分有别,地位悬殊,但妾身也只当大少夫人是妾身的亲妹,妾身与大少夫人相识不久,却深觉脾性相投。”

    “我又何尝不是。”

    听了柏夫人的一番窝心之语,吴琼只觉得心中颇受感动。

    想她入府已经数月之久,自个儿夫君没见上几面,与婆婆张春华相处,又实在觉着亚历山大。妯娌王元姬更是不消说,笑面虎一个,背地里还不知道巴望着自己怎么死。也就只有这个柏夫人,虽然身份微陋了一些,倒还是个贴心的人儿。

    “所以有着什么自己用着好的,第一个就是想着姐姐!”

    吴琼将胭脂拈了一个在手上,鎏金的胭脂盒一看便是不菲之物。细细将盖子拧了打开,一阵悠悠淡香缥缈而出,如丝如缕,让人陶然忘我。

    “姐姐觉着如何?”

    献宝似的将胭脂奉上,柏夫人有些失笑的从她手中接过胭脂,用么指挑了一点儿尖尖,粉嫩嫩的闪耀在指甲盖上,很是讨人喜欢的样子。

    留香也格外的绵长优雅,只是——

    柳絮轻站在二人背后,实在是插不上什么话,只能干着急的眼睁睁看着柏夫人收下这胭脂。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