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二十一章 又回府中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105 更新时间:2019-12-03 12:24:52

    必兰千川刚走不久,外面就传来了白雪的声音。

    “王爷。”

    “少爷好些了吗?”蓝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傅凉雪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幸好那煞神走了,不然等蓝琛进来,他就算是跳进智武江都洗不清了。

    而傅凉雪是有些不忍心揭开白雪的身份的,毕竟白雪也是帮着必兰千川办事,身不由己,要是自己当面去揭发,白雪的下场,他很难想象。

    昨天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必兰千川又给他揉捏了一会儿, 现在感觉腰部好多了,说实在的,必兰千川的揉捏的手法还是挺上道的。

    今日和昨日一样,蓝琛继续在外面处理要是,傅凉雪在里屋听着。他总觉得自己也没有把握劝说蓝琛了,他的决心太过于强烈。外屋的人处理要事累,里面的人听着更累。好在终于是到了晚上,也庆幸,这晚必兰千川没有出现。

    他又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晚了,不过这么想着,突然发现,昨晚不也是好好地休息了一晚吗?即便是......那个煞神就在自己的身边。

    傅凉雪躺在床上,看着青色的床帐,眼皮不一会儿开始打起架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翌日,傅凉雪是被外面的声音给唤醒的。

    “凉雪,醒了吗?我特意让人给你熬了雪莲粥。”今日的蓝琛穿了一件浅绿色的长袍,上等的丝绸布料像是会发光一般,精致的翠竹刺绣栩栩如生。腰间系着一根白玉雕花腰带。

    这蓝琛本来就长得不错,穿上华服之后,身材修长地他看上去更加英俊潇洒,倒真是应了那么一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恩,等我收拾一下就出来。”傅凉雪在里屋大声说了这么一句,穿上衣服随意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出去,开门将蓝琛迎了进来。

    ”王爷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傅凉雪看着外面几个丫鬟拿着衣物早餐什么的后在外面,忍不住问了一句。

    “给你送雪莲粥过来了,这粥要趁热了喝才好喝。”蓝琛说着,拉着傅凉雪的衣就走进了屋子,坐在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丫鬟们也一个个走了进来。

    “这衣服......”傅凉雪看了看那些丫鬟捧在手上的服装饰品,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这几日你都在屋里躺着休息,我瞧着今日天气不错,想带你出去转转。”蓝琛看向傅凉雪,明眸柔情似水,嘴角沾染上了笑意。

    “带我出去?这样不好吧?”傅凉雪有些为难地看向蓝琛,这要是在大街上碰到必兰千川,那岂不是要遭殃。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昨日我已经派人去跟那镇东将军说过了。他同意放你走。”蓝琛老早就看出了傅凉雪的疑虑。他之前有派人去打听过,那镇东将军为人老实,心地善良,而且听说傅凉雪在将军府也是少爷般的生活伺候着,隻是不允许出府而已。

    要说为什么即使这般,傅凉雪还是要逃出来,蓝琛不用问也是明白的,就傅凉雪那脾气,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被别人的禁足,没有自由。

    傅凉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凤眸看向蓝琛,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轻易放他走了,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你确定,是将军亲口同意的?”反正傅凉雪是不信的。

    “是的,他说,今日想邀请我们去将军府做客。”

    “王爷,您......就不怕有诈吗?”傅凉雪忍不住看向还站在一旁的白雪。只瞧着白雪低顺了眉眼,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

    “放心,不会有事的,即便是有个什么,我也有万全的对策。”

    见着蓝琛这么胸有成竹的样子,傅凉雪没再多说什么。如果今日真能从必兰千川手里解放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傅凉雪没再说什么,在梳妆打扮了一番之后,和蓝琛一起用了早餐,便和他一起出了门。

    今日傅凉雪穿了一件和蓝琛样式的差不多的衣服,不过颜色比蓝琛的浅一些,衣服上的刺绣是栩栩如生的青莲。本就白皙的皮肤在浅色系衣服的衬托下更加白了几分。俊俏的脸上,凤眸就像是夜空中划过的流星,剑眉入鬓,冷冷清清的气质由内而外,依旧是那个人人都私下里称呼的白莲仙子。

    两人出了门,一到大街上就引起了周围人的瞩目,虽然这东部一带是挺繁华的,但是并不盛产俊美的人儿,像傅凉雪他们,一个是白莲仙子,一个看上去就是人中龙凤,怎么可能不引起关注。就这样一青一绿,后面跟着个白衣丫鬟,慢悠悠地来到了将军府。

    当傅凉雪看到门边上那三个龙飞凤舞的金砂大字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的有些不安,可能是因为这里给他留下的记忆实在是太不美好了。他在将军府裡能回忆起来的每一幕,都是被必兰千川羞辱的画面。想到这里,白皙的脸上禁不住浮上了两片绯红。

    怎么自己也变得这么无耻下流了,居然还想到了那种事。

    傅凉雪在心里自我唾弃,而这个时候将军府的正门已经打开。蓝琛偏头看向傅凉雪,发现他莫名红了脸,忍不住关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啊,没什么,咱们还是快些进去吧。”傅凉雪怎么可能告诉蓝琛自己在想什么,连自己都唾弃自己的想法。

    蓝琛瞧着傅凉雪并没有什么大碍,也没再说什么,跟着接引的人走了进去,傅凉雪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跨了过去。

    他总感觉自己每一次跨一个地方的大门,人生的方向就会发生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般,之前是皇宫里的御书房,上次是将军府的偏门,这一次,他希望不再有任何的变化。

    跟随着接引的奴仆,三人穿过长长地走廊,来到了正堂。正堂裡的摆设十分阔气,跟傅凉雪想象中将军府该有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雕花镀金椅分列排放,正中样挂着一幅大展宏图的水墨画,锐利的鹰眼似是活的一般,十分有灵性。

    “王爷,您终于来啦,刚刚我在书房里处理一些军中的紧急情况,这里没有怠慢您吧?”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傅凉雪的身子忍不住为之一颤。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