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重生]金主老公不好哄

    正经版: 在庄凌的心里,舒伯珩一直被列为头号阶级敌人,他步步为营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又以爱之名圈养自己十年,他本以为,这辈子舒伯珩落到什么下场都是自作自受,他不会同情,更不会爱上他。 可是当他意外死亡之后,他才发现,一切的以为,只是他以为。 舒伯珩这个人爱得太深,才会容许他误会他自此,并在被工作拖垮了身体之后,又义无反顾地落入自己的圈套,最后终于油尽灯枯。 不过谁伤了谁,谁失了心,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都死了。 若有来世,庄凌决定要用余生来补偿上辈子对他犯下的罪孽,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并安心替他调养好身体,让他不至于重蹈那一次的覆辙。 可是谁告诉他他怎么这么倒霉?竟然重生在他去舒伯珩家要求单方面解除不正当包养关系的第二天。而舒伯珩本人也被自己气进了医院。 没有包养没关系,我们来谈场正经的恋爱吧。 逗比版: 庄凌在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被吊灯砸死了。 他重生回两年前,找回曾经被他伤害的老公,可是老公不理他了。 庄凌:老公老公,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你死了!(抱住) 老公:哦。 庄凌:老公,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老公:哦。 庄凌:老公,求原谅么么哒!(╯3╰) 老公:→_→

    第三章 葬礼

    小说: [重生]金主老公不好哄 作者:真真酱 字数:1698 更新时间:2019-04-26 06:54:28

    庄凌是以灵体的状态参加舒伯珩的葬礼的。

    这天天下着蒙蒙细雨,气候也十分寒凉。西郊的常山殡仪馆,第一次接待了这么多来自各行各业的风云人物。他们有的甚至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可是他们今天,清一色地穿着黑色西装,胸佩白花,手持一把黑伞有秩序地走上台阶,步入充满压抑气氛的厅堂。

    那里面躺着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可是谁也不敢不把他当回事。

    谁都知道,舒家大爷舒伯珩是个传奇人物。十年前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让舒氏上任董事长不慎中招,舒家一夜之间一贫如洗,还背上了巨额债务。当时年仅十九岁的舒伯珩匆匆结束学业,回国临危受命,重整舒氏集团,过上了十年替父还债的日子。

    人们只看到天恒帝国如今的庞大和强横,却不知道他前些年赚的钱悉数分季度进了银行的口袋。为此,他还付出了健康、自由,和爱情。

    就是这样一个在外人看来强如钢铁的人,竟会匆匆结束他近三十年的生命。讣告一发出去,几乎没有人相信。

    庄凌游荡于人来人往的灵堂之中,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看着往日花花大少一般的舒仲琛,一夜之间成长为已经能够独挡一面的人,在周程的扶持下,一力操办长兄的后事。

    看着舒家小妹哭得梨花带雨站在最末,还不忘维持着大家闺秀的风范,给前来吊唁的宾客鞠躬。

    庄凌觉得整个灵魂都是撕裂般地疼痛,他飘到冰棺旁往下看,舒伯珩一脸平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只是睡着了,他双手交叠放在腹部,显得庄重而规矩。庄凌不禁想,那自己的追悼会呢?谁又能为自己操持呢?

    庄凌以前想过,假如自己死去了,为自己操办后事的,一定就是舒伯珩。

    可是现在,舒伯珩也死了。

    他是为什么死的呢?

    “我听说舒总那时其实已经快不行了,只不过硬撑着不让我们看出来而已。”

    “是啊……我姑姑就在博仁医院工作,听她说……心衰三级,能撑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那庄凌的死,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庄凌?那个没影帝命的演员?又关他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吧,舒总就是看了庄凌被吊灯砸到所以发病的。听说在推进手术室之前,心脏就已经停跳了。”

    “这还真是……情深意重啊。对一个戏子这么痴情,当真闻所未闻啊。”

    “哼!再痴情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人当做垃圾一样丢弃!”

    庄凌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头晕目眩,几乎要魂飞魄散了,他疯狂地冲那些人嘶吼,“你们知道什么?舒伯珩害死了我父母!而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我!他落到这个下场都是他自找的!”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来自心灵深处的那一抹痛苦。

    “也不知道这人怎么会不知好歹到这种地步?舒总一直拿那庄凌当祖宗一样供着他,甚至还利用天恒的资源为他父母报仇……”

    “等等!这么隐秘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我侄子就是天恒总裁办的人,他有一次……”

    “……”庄凌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他只是疯狂而徒劳地摇着那些人的肩膀,哀求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可是那些残忍的话语还是固执地割开他的心,在上面划上一道道伤痕。在他们的谈话中,他知道了很多他以前从没探寻过的真相,也知道了舒伯珩一直以来默默为他做的一切。

    他恨自己过往被仇恨迷住了双眼,竟将他对他的好视而不见,甚至狠心将他伤得千疮百孔……

    庄凌觉得他的头越来越晕,越来越痛,几乎就要爆炸开来了。

    他控制不住整个灵魂跪倒在冰棺前面剧烈地颤抖着。

    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周程过来了。

    “你们在说什么?”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只在面对舒伯珩的时候面部才会稍微柔和一点。

    庄凌知道他一向不待见自己,曾在背后轻蔑地直呼他为“戏子”,甚至直言他除了一张脸能看,就一无是处了,脑子更是不行。其实,除了他,舒家的次子和独女对他的态度也不好,活像他欠了他们舒家几千万一样。

    现在看来,他们应该都是知道真相的。只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几位在灵堂议论这些事情,夜里可睡得安宁?”周程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招手叫人把这几个嚼舌根子的人给扔出去了。

    人都消失后,他自己默默地站在冰棺前,喃喃说了一句话:“伯珩,若有来世,不要再为他伤害自己。我会心疼。”

    他说,我会心疼!

    庄凌如遭雷击!原来周程竟是喜欢着舒伯珩的。

    他用尽全部力气站起来,凶狠地瞪着周程,张嘴想说些什么,就见眼前的场景都扭曲起来了,他感觉自己被吸进一股极速旋转的漩涡之中,顿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