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白鹭不及鳜鱼肥

    萧昱有三个特点:一穷,二没有钱,三一日三餐清水泡粥。但萧昱又有一条刻在桌上的座右铭——人穷志不能短。 因此志高的小昱君光荣地被勤工俭学委员会,分配到了去打扫公共厕所。作为白天乖乖好学生,晚上坚实忠诚的清洁工,小昱同学每天教室-卫生间-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持续了很久。 直到某个晚上,他在清扫厕所的时候,听见了隔壁卫生间里“滋滋”的水声。 同学,卫生间不是用来打飞机的…… 【校霸感觉腹黑情深攻×逗比尴尬癌晚期慢热受(一见钟情)】

    chapter04

    小说: 白鹭不及鳜鱼肥 作者:盛夏未果子 字数:2052 更新时间:2019-04-26 08:00:43

    萧昱要拖地一般都会选择认真细致的拖法,就是从最里间往外按照瓷砖的格数,一格一格地反复拖拭。

    可卫生间和往常安静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鼻子很是尖灵的萧昱一呼吸,就闻到了若有若无的烟味弥漫在整个卫生间里。

    而愈发往最里间走,那烟味便愈浓,烟草焚烧过后,还留下了似有非有的清洌的味道。

    抽烟这事萧昱不喜欢,但人家要抽烟自己也管不着。

    放平日里,萧昱就内心置诽几句就过去了,但现在萧昱却在清浅的烟草味里,还听到了一股声音。

    “滋滋”的声音算不大,但也不小,至少在外边打扫卫生的萧昱哪怕没有看到那人,都觉得极其尴尬,甚至白皙的脸上浮现出来可疑的红晕。

    萧昱听得很清楚了,无论是那人的动作幅度,还是从嘴里难以自抑地发出来的声音,都在提醒萧昱,这人就是在打飞机,无疑。

    很难忍,萧昱内心里很是不齿。

    一个男生居然会在公众场合做出这种事情,哪怕有一扇门隔着,萧昱还是难以接受。

    更甚,要是那东西弄到了卫生间的四壁上,最后不是自己要来给清理吗……

    这么一想,萧昱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恶寒不断。

    想到糟心了,还将手在自己的衣服上使劲擦了擦。

    “同学?同学?”萧昱把卫生间的门敲得“砰砰”作响,生怕卫生间里的人听不见他的声音一般。

    虽然是想要阻止那人,但还是带着些想要窃听的不怀好意的心理。

    萧昱一只手撑扶在拖把木棍上,另一只手却是扒拉在卫生间门板上——为了听清楚内间的声音,萧昱整个人都紧贴在门上,也因此不得不分出一只手来保持平衡。

    卢子尧被人催得不耐烦了,便将一直夹在手里没吸的香烟放入唇间叼着,单手拉开门来。

    哪想里面那人居然能耐住欲望,伸手就把门打开,萧昱一个不留神,就失去重心和支持力,往里一栽,整个人差点将卫生间里的那人给扑倒。

    真正尴尬至极的,便是萧昱先前搭在门板上的手往下一划拉,好巧不巧停留在了人家的裤裆处。

    萧昱起先还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一抬头就瞧见里面那人的模样——虽然做的是不怎么出彩,但长得倒还蛮像模像样的。

    确实有几分俊俏,至少萧昱从小长到大,都未见过比他要更好看的人。

    那人剑眉入鬓,眉峰稍蹙略带几分戾气,鼻梁极高,白皙俊挺更显精致。

    唇线的弧度也很是好看,薄唇轻抿下来只能看见嘴角微勾的邪肆线条,未能看清唇瓣上刻画到完美的纹路。

    而真正令得萧昱被其吸引住的,是那人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眸。

    墨黑的瞳仁很是黝黑,深邃至极甚至连与其对视的人都会生出一种会被他极轻易看透的感觉。

    就半倚在门栏上,好整以暇想要看看敲开自己门的这人想要做什么。哪怕叼了根烟在嘴里,卢子尧却只是用皓齿咬住那长烟的尾尖,并未深吸。

    他是极猖狂的,只一眼后,便将眼睛半阖半闭,用眼睑和长睫遮住自己的视线,甚至都不愿睁开全眼去打量萧昱。

    可就这么目中无人的蔑视地看着萧昱的样子,让萧昱生不出一丁点讨厌的感觉,就觉得眼前高傲如斯的此人就该如此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屑一般。

    “你的手放在哪了?”卢子尧眉峰一挑,注视着这个手一直扒在自己裤裆上,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面容的男孩。

    说是男孩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卫生间为防止水倒流而采取梯阶设计,站在台阶上的卢子尧本就要比台下那人高上几公分来。

    外加他自己本身就有一米九的身高,此刻两人之间的高矮愈发明显。

    男孩长得不像常人那般让卢子尧看着就会觉得心生厌恶,甚至其清秀的五官看得久了,会让卢子尧内心深处生出一种别样的情绪来。

    被双还算有温度的手覆盖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哪怕卢子尧没那方面需求都被弄得渐渐起了欲望来。

    萧昱被他一说才回过神来,顺着面前这人的目光一路往下,萧昱才看清自己手是怎么落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之前萧昱还万分嫌弃会有碰过,现在,自己就立马把手搭在了不该搭的地方。

    很尴尬,萧昱心里就像是有很多只蚂蚁在爬,窸窸窣窣地,弄得他僵硬地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走下一步。

    被自己愚蠢呆板的动作弄得脑子也僵化了的萧昱,明显想不好会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来。

    但偏偏这样的萧昱一心只想化解自己此刻的刻意,开始动作了。

    “同学,这里不能打飞机,你要知道,要让勤工俭学的同学打扫卫生间的时候会有多尴尬。”

    萧昱嘴里叨叨絮絮,但手上动作却清晰明了——一把松开另一只拿拖把的手,去给那人拉裤拉链口袋。

    萧昱觉得自己真是热心到家了,不仅和人好说歹说,劝慰人家回头是岸,连敞开的裤裆拉链都帮人家给拉紧。

    真的,哪怕是那些乐于助人到家喻户晓的好青年都不会做这种活的。

    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这拉链没有拉开,难道这同学能够做到隔着一层布料做那事?

    “在隔壁。”卢子尧都要笑出声了,这人是傻子吗,辨别不出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就大咧咧地敲开人家卫生间的门?

    卢子尧倚靠在门栏上的动作不变,只是声音愈发低沉沙哑,听得清楚了,还能听见其间似有若无的情欲在里面。

    他没和人接触过,甚至可以说,卢子尧有些洁癖。

    虽然平日和朋友去酒吧去夜总会放纵得许多,但卢子尧却从未碰过里面任何一人,甚至他内心里并不喜欢那些。

    不是厌恶他们的职业,而是卢子尧对他们提不起那方面的兴趣,也不喜好他人和自己有过多肢体上的接触。

    可就偏偏这样一个圈子里,朋友外都知道巴结不得的卢子尧,被一个卫生间里勤工俭学的小虾米给撩拨得起了感觉,甚至连一丝排斥都未有。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