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白鹭不及鳜鱼肥

    萧昱有三个特点:一穷,二没有钱,三一日三餐清水泡粥。但萧昱又有一条刻在桌上的座右铭——人穷志不能短。 因此志高的小昱君光荣地被勤工俭学委员会,分配到了去打扫公共厕所。作为白天乖乖好学生,晚上坚实忠诚的清洁工,小昱同学每天教室-卫生间-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持续了很久。 直到某个晚上,他在清扫厕所的时候,听见了隔壁卫生间里“滋滋”的水声。 同学,卫生间不是用来打飞机的…… 【校霸感觉腹黑情深攻×逗比尴尬癌晚期慢热受(一见钟情)】

    chapter14

    小说: 白鹭不及鳜鱼肥 作者:盛夏未果子 字数:1999 更新时间:2019-04-26 08:00:44

    被卢子尧突然凶猛的动作吓得吞咽下一口唾沫,萧昱也不敢再耽搁,“好好好,不弄了不弄了。”

    被萧昱狗腿讨好的模样逗得心情不再那么差,卢子尧伸出长臂绕过他的后颈,使得自己的手搭在了其肩上,一副什么事情好商量的模样,看上去是真的打算放过他了。

    手臂上的肱二头肌因为长期锻炼显得紧实又极富弹性,但能使出来的力道也大得吓人。

    卢子尧把手臂轻轻一收紧,就把萧昱整个人都揽到自己跟前来。

    灼热的男性气息夹杂清冽的味道,满满全扑洒在萧昱的脸上。

    卢子尧一使坏,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萧昱的肩膀上来。

    被这么一磨蹭,两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上些许对方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还莫名地好闻。

    “你要不洗澡的时候一起洗算了,还分开洗腿,洗身体,不嫌麻烦吗?”

    被突然凑近的汗水咸味蒸笼得脸上浮起红晕,萧昱不自觉别开目光,很是真诚地给卢子尧提意见。

    “容易把裤子弄脏……”卢子尧其实并不在乎一条裤子,甚至有时候洁癖重了,他都不会将同一条裤子穿上第二次。

    “我给你洗!”一听事情有其他出路萧昱就一头闷往里撞,比起伺候人,洗条裤子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听萧昱说得如此急切,卢子尧眉峰一挑,揽住萧昱肩膀的手臂愈发用力起来,唇角勾起的弧度带点莫名的深意,“你确定?”

    “这有什么,又不是洗内裤。”对于别人贴身的物件,萧昱还真不敢多去碰,但是这种外穿的运动短裤他还是能接受的。

    只是小昱君不知道未来,自己的一众贴身三角,四角的内裤,全都是被卢子尧清洗的。

    “是吗~”卢子尧又把尾音勾起来,撩人心弦之外,还让萧昱听起来总有种自己被某头巨兽死死盯住了的感觉。

    总算是知道卢子尧为什么先前会笑得那么意味深长了,看着眼前匀直修长的腿,以及被条深黑色三角短裤包裹在内的,却因体型巨大而差点撑破那层布料的某物,萧昱嘴角使劲抽了抽。

    “卢子尧你干嘛,不辣眼睛吗?”说得轻巧,但萧昱心里却奔腾过成千上万头草泥马。

    他妈的小弟弟有那么大,昨天还遮遮掩掩个屁,害得自己还白高兴了一场,以为他就是个空壳子。

    生活可以怎么样给你错觉,就可以怎么样把你碾压在脚底。

    这下子,萧昱把事实认清楚来——自己全身上下就没一处比得过他卢子尧。

    看着在自己面前不断晃悠的黑色三角裤,萧昱真想一脚就往上面踹。

    “你不是说要替我洗吗,我不把衣服脱了怎么洗?”

    卢子尧的动作很利索,趁萧昱对着自己小弟弟发呆时,就把上身的运动背心给脱了下来。

    “水把衣服打湿的话,粘在身上不舒服。”光着精壮窄瘦上身的卢子尧把衣服随意往地板上一扔,扭头冲萧昱解释自己把身上脱干净的原因。

    “你……”真被人呛得说不出话了,萧昱努力积蓄口水,想着是吐人脸上好还是吐在内裤上好。

    “把油弄你身上我是对不起你,但你别耍流氓啊同志。”

    “知道对不起我还不赶快过来给我洗?”卢子尧怕把人逗弄得狠了会加深萧昱对自己的排斥,只好把自己的不断生出的心绪抛开,捞下挂在头顶的花洒往前一递,伸出长腿到萧昱面前。

    先前被卢子尧的“大”弟弟惊得退后好几步,现在萧昱人隔卢子尧怕是有丈米远。勉勉强强走上前,萧昱把无奈和嫌弃的表情做得就差没摆在卢子尧面前了。

    “肥皂呢?”不知道自己现在耍小性子的样子有多诱人,萧昱打开花洒半蹲在卢子尧腿边,替他冲洗其上的油污。

    因为想着等下还要把卫生间的垃圾收拾干净,萧昱不想把自己这一身衣服弄脏。虽然蹲在卢子尧脚边,但萧昱用以支撑整个身体重量的双脚却是踮着的。

    而卢子尧为了能让萧昱洗干净,也半曲着身体将就萧昱。

    如此一来,萧昱的个头刚好及卢子尧的胯间,更好巧不巧地,萧昱一抬头,头顶刚好能正对卢子尧某物……

    疑似在做某种事情的萧昱一抬头,黑眸就撞入卢子尧眼中,令得他的眸色暗沉下三分。

    卢子尧声音沙哑得透彻,被萧昱一句说者无心的言语勾诱得心痒痒,“没有肥皂,沐浴露在那。”

    “对对,上次还在这洗过。”萧昱没多想怎么卢子尧面前这浴间的所有沐浴用品都还摆放在原处,反是细心地挤出浴液来,放在手心里搓出泡泡来才往卢子尧的小腿上抹。

    许是做过家务,萧昱的手指不算光滑,甚至指尖和虎口处细细的茧纹摩挲在卢子尧的紧实的肌肉上还带了些摩擦阻力。

    不算舒服,但卢子尧并没有出声,反而低头去看替自己清洗的这小傻子头顶的发旋。

    听说头顶有发旋的人一般会比较聪明,但现在一看也并不全对。

    “诶,卢哥,那啥,我……”有个不长眼的抱了一大摞洗漱用品和脸盆走进浴间,绕到好里面才看清楚深夜仍在洗浴的同僚。

    可才认出那人一眼,就被他一个犀利的眼峰给吓得立马转身逃跑。

    卢哥在里面明显是在教训人,自己要是不想死还是赶紧走的好。

    把卢子尧想得险恶主要还是平时不少人对他说过卢子尧乖张残戾的性格,这个同学也自然而然把卢子尧和萧昱“正常”的相处看做是卢子尧在欺负人家了。

    真应该感谢这位同学眼睛不好,没把萧昱正在做的事情和萧昱此人都看清楚,不然,他准是校园八卦网站上的头条。

    往浴间最远离的方向奔走得匆忙,路人甲同学在经过卫生间转弯时,成功被三个风风火火迎面奔跑的大傻给撞得跌在了地上。

    没听清楚,那三个人刚刚喊的是“小鱼”?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