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白鹭不及鳜鱼肥

    萧昱有三个特点:一穷,二没有钱,三一日三餐清水泡粥。但萧昱又有一条刻在桌上的座右铭——人穷志不能短。 因此志高的小昱君光荣地被勤工俭学委员会,分配到了去打扫公共厕所。作为白天乖乖好学生,晚上坚实忠诚的清洁工,小昱同学每天教室-卫生间-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持续了很久。 直到某个晚上,他在清扫厕所的时候,听见了隔壁卫生间里“滋滋”的水声。 同学,卫生间不是用来打飞机的…… 【校霸感觉腹黑情深攻×逗比尴尬癌晚期慢热受(一见钟情)】

    chapter17

    小说: 白鹭不及鳜鱼肥 作者:盛夏未果子 字数:2011 更新时间:2019-04-26 08:00:45

    江楠没说话,而是动作麻利地伸手拾起托盘上摆放的开瓶器,替何坤麟把酒瓶打开来。

    不愿看江楠这低眉顺眼的样子,何坤麟伸手拽住江楠的手,狠狠一扯,把人牵入怀中。

    金黄色的酒液随着江楠跌倒在人怀里的动作撒出来一大半,沾湿紧紧粘合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的衣裳。

    湿润的触感还在不断晕开,真丝薄衫紧贴在何坤麟腰腹上,把他腰间的体温全传给江楠,滚烫而炙热。

    何坤麟眼里情欲和暴掠交杂,一低头,用牙衔住江楠的嘴唇,含入口中肆意凌虐吮吸。曹毅然被突然变得激烈的一幕弄得尴尬,索性走开来,自己往旁避嫌。

    替何坤麟办过很多事,曹毅然自然清楚,何坤麟在私底下做着黑道的事情,性情也暴躁冷酷了许多。

    这事儿虽被卢少知道了,但卢少也未多加阻止。

    朋友的默认让少爷愈演愈烈,险些就被道上的冷酷无情浸染成地狱里的撒旦。

    除了在卢少和胡少面前,少爷也唯在江楠面前会露出些温情和柔意。

    现在少爷虽看着冰冷残酷至极,但深谙何坤麟脾性的曹毅然知道,他差不多气消了,只要江楠多哄哄……

    “怎么了,怎么又忘这里跑了?”看着怀里的人儿被自己吻得喘息连连,何坤麟把江楠圈在怀里,圈得很紧。

    将湿热的呼吸凑到江楠的耳廓边,凉凉的薄唇因为说话时的张合,不断摩蹭在薄且凉的耳垂上。

    “没事。”江楠把下嘴唇咬得很紧,怎么把话说得出口,说他只是平凡普通的穷小子,根本配不上他?

    说自己家里还养着两个弟弟,自己只能趁学习之余出来工作,补贴自己的零用还要往家寄一部分?

    还是说,他的继父出去赌博又欠下几万的巨款,逼着他母亲出去做工替他还债,还把和自己同父的弟弟打成重伤,现在还在县医院里躺着……

    无论是哪个原因,江楠都说不出口。

    他不在乎性别,但却在乎爱情里的平等,他不希望何坤麟看轻自己,也不希望别人碎语他是为了钱财才和何坤麟在一起的。

    “又是你家里那档子破事?”何坤麟漂亮的眉头皱到一起,一眼就看出自己的龙吐珠出了何事。

    伸手抚平江楠卷翘的呆毛,何坤麟转手又捏捏他还存些婴儿肥的脸。

    江楠不开口,只是支起身体,找来纸巾替何坤麟去擦拭湿掉的衣服。

    被江楠如此舒服地伺候着,何坤麟终是被其乖顺的样子给捋平了逆鳞,语气柔和了许多,“小楠,我希望你遇到事情能多和我商量,能多依赖我一些。”

    “每次看到你在这对着别人曲意逢迎,我就恨不得把这里拆个干净。”

    何坤麟确实想把这里拆掉了,但这里是自己和江楠初遇的地方,江楠又对这的经理很是感恩,何坤麟不愿自己和江楠间有任何隔阂,最后只是出手让人收购下了暗夜。

    这也是何坤麟每次都能把江楠,一抓一个准地抓到他偷偷来暗夜做事。

    何坤麟对这边的管理层说得含含糊糊,他们又不敢真惹了何少的龙吐珠。一来二去,江楠倒是来这上过好几次班。

    “下次我多注意。”江楠干脆都不承诺何坤麟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反正他再重新找份工作也是要被何坤麟训的。

    “还有下一次?”被自己宠得越来越大胆,何坤麟觉得自家宝贝是不再惧怕自己了。

    算了,让他的龙吐珠开心就好。

    低头继续方才那个未能绵长的吻,何坤麟情意到浓时,欣长手指也渐渐往下伸,伸进江楠下发的工作服衬衣内,贴合在他略显瘦弱的小腹上,用指尖轻轻摩挲。

    江楠腰间的骨骼有些咯手,令得何坤麟温柔下手上的动作,缠绵缱绻。

    往江楠身上蹭了一蹭,何坤麟让身下人把自己的欲望感受了个彻底,“小楠,想要了。”

    撒娇软萌的样子哪还有方才凶狠模样的半分?

    见江楠没什么表示,何坤麟动作便愈加肆无忌惮。

    等何坤麟上下把江楠摸索个遍,人家的衣衫也被他解开得差不多了。

    “去楼上。”江楠乖顺许多,明白这男人真想要了,是拦都拦不住的。

    但没给别人演戏的习惯,江楠也不喜欢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撩起衣服。

    暗夜不比繁间干净,加之何坤麟买下暗夜后也没多加整改,暗夜底下满是暗流涌动。

    毕竟比不上繁间有正规体系规模的,也因此,暗夜顶楼是清一色的旅店酒馆,稍微奢侈一点的也有些星级酒店。

    无论是水床,玩具室,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就不怕没有你想要。

    “咱们回家吧。”比起不知道睡过多少人,干净与否的床,何坤麟更喜欢江楠在郊外租下的不足八十平米的小公寓,虽逼仄却极是温馨,离暗夜也不算远,驱车过去十来分钟的路程。

    那里算是何坤麟唯一能称得上“家”的地方了。

    从何家大宅搬出去后,何坤麟本在外自己租了一套别墅,但遇上江楠后,他又把房子给卖了,强挤硬掰地登堂入室,开始了和江楠的同居生活。

    “正好,先去洗个澡,这酒味有些浓。”黏腻的酒水干涸后令得真丝衬衫都变得发硬,好好的衣衫就这么被毁了。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虽欲望被压抑在裤裆里蠢蠢欲动,但江楠让何坤麟做的事,他是绝对不会逆着来的。

    反正都要洗澡,江楠身上也沾了不少洋酒,还正好两个人一起……来个鸳鸯浴。

    不知道是有人来收拾过一番还是如何,萧昱一眼就看出卫生间里不少地方已经被拖干净,也被收拾得利落了。

    虽不知道是何人所为,但萧昱还是默念一万遍好人,动作迅速地把剩余工作做完来。

    快速洗了个热水澡,放松舒缓过一天的心情,萧昱终于在一点之前把所有事情弄完来。

    但等萧昱回了寝室,三个室友还是已经在梦里和周公畅谈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