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成風釣到的美型受

    他,李少秋,四城帥哥榜單第一名,從小就是受人寵愛的美男之最。 他,蘇成風,冷漠高傲的人,帥氣卻不受人待見。 當腹黑遇上傲嬌?美男與美男之間的摩擦,性格和生活都站在極端的倆人。究竟會發生什麼?其實,背道而馳不一定會越走越遠。 一個強吻,註定了倆人的一生,嘴與嘴相碰的那一刻,月老就已經在彼此間繫上了紅線。 誰說男男不能在一起? 蘇成風從來沒想過,會遇上這麼個活寶。李少秋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遇上這麼個瘟神。

    第八十五章:承載著福祉的地方卻沒有你

    小说: 成風釣到的美型受 作者:介家子瞳 字数:3144 更新时间:2015-06-09 14:19:21

    李少秋躺在醫院裡,撐著虛弱的身子,看著門外攔著自己的護士和醫生,「走開,我……我要去找宋希。」

    「對不起,不能讓你離開,你必須要休息。」

    「滾開,人手本來就不夠,我必須要去。」李少握緊了拳頭,向醫生的臉揮過去,還沒打到醫生,就因為頭太痛倒在地上,「該死。」

    「現在不由你說了算,我們將對你強制休息。」醫生把李少秋抱回床上,蓋好被子,「別動,我要給你掛點滴。你想不想早點好,早點好就可以去了。」

    「滴滴滴滴滴滴」宋希的手機在桌上響著。

    李少秋立馬拿起手機,一看,是孫伽宇,「喂?事情怎麼樣了?宋希和左明找到了嗎?」

    「沒有。」

    「我馬上就能過來。」李少秋拔掉手上的針管,「大家都那麼擔心,我不能在這兒等著。」

    「李少秋,你不用過來,生病了就好好休息,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跟你說,今早來了很多人,全部都在找宋希他們。」

    「多少人?誰帶來的?」

    「不知道,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到處都是,好像是誰雇過來的,照這樣下去,今天下午四點就可以搜完這裡了。」

    「四點就可以?」李少秋可以想到,來的人有多少,他們的人搜了一晚也只是搜完七分之一,而那些人……

    「今早我們在靠北的一個泥潭裡發現了腳印,應該是宋希或者是左明的。所以我們現在加快了速度,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只有一個人的腳印。」

    「太好了,那麼就說明他們還活著。」這個消息,勉強讓李少秋放下心,接受治療。

    「不說了,我去找人了,有消息再通知你。」

    「嗯。」放下手機,左手已經重新掛上點滴。這次,李少秋不鬧,躺在床上發獃,『從昨晚把項鏈丟給蘇成風後蘇成風就不見了蹤影,光顧著找人也沒看過他,那傢伙,去死好了,切!』看著醫生和護士還攔在門口,李少秋一個枕頭丟過去,「你們要待到什麼時候?我又不會跑。」

    「這個嘛……我們不敢保證。」

    「滾出我的視線。煩死了。」李少秋把頭埋進被子里,心情很複雜,對蘇成風的事,更是糾結的要死,「為什麼那傢伙會消失了?難道真的滾了?切,這樣也好。」其實,一點也不好,只是李少秋現在還在氣頭上,完全意識不到已經有多傷心。「那些人……是誰雇的?那麼多人,到底是誰?」

    蘇成風和郝江,帶著琴姨,天才剛亮就到了梨江村,車子駛進村子的泥濘路,加上大雨,整個車身變得亂七八糟。車子還有多處被剮花,到了琴姨當初的家時,天已經全亮。大雨的原因,從西城到梨江,用了很久。

    琴姨的家,在村子裡的高山上,一條長滿了雜草的大路從山腳一直到半山的小房子面前,四周全是大樹,遮住了琴姨的房子,也遮住了上山的路。從外面看,根本看不見山中會有房子,從裡面看,除了房子舊了點,就像是個世外桃源。

    車子被開到房子面前的院子里,不止是路上長滿了雜草,連院子里都是。

    蘇成風拿著鑰匙,放進生鏽的鎖里,「咔」鎖掉到地上,輕輕的推開門,有一股潮濕的味道撲鼻而來,然後是木櫃發霉的味道湧入鼻中。

    琴姨的身子還是很虛弱,被郝江扶著站在門外,看著面前的老房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氣,「還是那種味道呢。」

    蘇成風進到屋中,查看周圍的事物,他並不討厭這種味道,相反,蘇成風覺得這種味道很好,能聞到歲月的味道,四周的鳥鳴聲,微微的風吹過臉頰,最愛的家人,在這裡生活,肯定會很福祉吧,「可惜沒有李少秋。」

    一張老照片掛在牆上,引起了蘇成風的注意,小心的取下照片,擦掉上面的灰,一個熟悉的人,一張見過無數次的臉,那是琴姨年輕時的樣子,年輕的琴姨,是一個美麗的人,而琴姨身後,一個很帥氣的男人緊緊的抱著琴姨,琴姨懷裡,抱著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嬰兒,琴姨和那個男人笑的很開心,嬰兒也很乖,那是琴姨的家人,抱著琴姨的人,是琴姨的丈夫,懷中的,是琴姨的孩子,而這座房子,曾經承載著無數的歡聲笑語,再一次車禍中消失殆盡,僅剩的愛,也在孩子死後破碎一地。

    不知為何,這座房子,感覺不到一絲的哀怨,就算是已經破舊不堪,依舊還能感覺到家的溫暖,不像蘇成風的家,明明有人住,卻充滿了怨恨。

    蘇成風把照片帶出去,放到琴姨手中,然後和郝江把琴姨扶進屋。

    十多年不見,突然又見到,對於琴姨來說,只有愧疚,淚水順著眼角的皺紋滑落到照片上,手指輕輕的撫摸著照片上每時每刻都在思念的臉,「我回來了,那麼多年不回來,對不起。」

    蘇成風從兜里摸出紙巾,遞給琴姨。把椅子擦幹凈,搬到琴姨面前,「琴姨,坐。」

    蘇成風和郝江一起收拾屋子,沒用多久就收拾好了,然後蘇成風拿出手機,給搬家公司發了條信息,「我是蘇成風,你們去把蘇家別墅里的鋼琴搬到梨江來。」

    蘇成風遞給郝江一瓶水,倆人坐在門外聊天,「蘇成風,你不進去嗎?」

    「不,現在讓琴姨回憶曾經吧,她有太多話想跟家人說。」

    「琴姨的時間……最多隻剩倆天了。」

    「我會好好陪著琴姨的,郝江,你要留下來嗎?」

    「我會在這陪著琴姨,直到琴姨最後一秒。」

    「謝了。」蘇成風喝了口水,抬頭看著遠方,「想不到,梨江是個多山地區。」

    「嗯?」郝江的頭直直的盯著遠處的山上看。

    「怎麼了?」

    「那……那是公墓?」郝江指著山上那一排排的白點。「好大的公墓。」

    「那是雲山公墓,從這裡可以看到,但是離這裡很遠,走路要走三個小時才到,我丈夫和孩子就埋在那裡。」琴姨站在蘇成風身後,懷裡緊緊抱著那張照片。

    「琴姨,你想去看嗎?」蘇成風摸出兜里的車鑰匙,「我帶你去。」

    「嗯,走吧,我怕我再不去,時間就不多了。」

    坐上車後,蘇成風在院子里調頭,直接下山,不得不說,彎曲的山路讓人胃不舒服。

    一輛白色的保時捷開過梨江的泥濘路,儘管已經被泥土大部分的蓋住了原本的樣貌,不過還是掩飾不了車子的高雅。

    武小雨坐在自家的那個瓦房屋頂上,看著白色的車駛過腳下,「咦?又是一個有錢人?像這樣的人,一般都不會來梨江吧,這麼高級的車,很少看到呢,不過前一陣子就來了好幾輛,那個開車的人……是誰?」看著車子駛去的方向,「又是去雲山公墓的?走,去看看。」丟掉手裡的狗尾巴草,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開的那麼快,不知道追不追的上啊。」

    李少秋一直躺在床上發獃,那些醫生和護士還是沒有離開,不顧死活的攔在門外。

    「滴滴滴滴滴。」手機再次響起,李少秋立馬接通。「喂!孫伽宇。」

    「我們打過左明的手機,通了,可是沒人接,那些人好像很專業,找的很順利,剛才找到了左明的手機,找到手機的那裡,好像左明躺過,應該是那個時候搞丟的手機。他們說,很快就可以找到他們了。」

    「太好了。」

    「他們還確定了,倆人都還活著,不過有一個受了很重的傷,有一個已經筋疲力盡,不過是誰,這點沒辦法確定,我問過了,他們沒說是誰雇的他們,他們只是說,那人願意拿出自己的所有財產雇公司的所有人。好想知道,那個人是誰。」

    「我也是,想好好的感謝他。願意拿自己所有積蓄來幫忙的人,會是誰呢?」

    …………

    左明和宋希,確實沒死,宋希是抱著必死的想法,左明把宋希緊緊的抱在懷裡,很好的保護著宋希的頭和身體,『不知道懸崖下,會不會是河。如果不是,那麼,就算是徒勞無功,我也要保護宋希。』

    很久之後,左明抱著宋希從摔在樹上,強大的衝擊力,左明的腳狠狠地摔在大樹幹上,又被樹枝抽打了無數次後一陣涼意從身體的每一處傳來,然後是全身的痛感,頭和身體摔進泥潭裡,宋希還是被左明緊緊的抱著,『不能鬆手,這是我要用生命去保護的人。』

    很久之後,左明才醒過來,左明試著動了一下身體,僅僅的大口呼吸就好像心臟碎裂了,全身的每一處,好像被撕裂了一樣,左明的小腿,落下時打在樹幹上骨折,全身的皮膚,沒有一處是逃過樹枝抽打的,「咳咳。」一口血從左明嘴裡吐出,流在左明的衣服上,順著傷口的血流入泥潭中,染紅了泥潭裡的水。『胸口,好痛。腳……』再痛也完全顧不上,而是去看宋希,「宋希,醒醒,我們平安落地了,我們沒死。」宋希在左明懷裡沒有任何動靜,很安靜的閉著眼,身上沒有什麼傷,除了手上和腳上的擦傷,其他的都還好。「還有呼吸,可是為什麼不醒?」左明的胸口,很痛,『是因為從高處摔下來造成的嗎?連說句話都那麼疼。』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