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当东北大老爷们遇上穿越

    作为土生土长的古代南方含蓄汉子,偏偏遇上一枚穿越而来的耿直东北大老爷们,人家夫家告白是含蓄的我心悦于你。 他就不,像个二傻愣子似的,站到人面前:“哥稀罕你,你说你稀不稀罕哥?” 直白得愣是堵得顾忱没话说。 人家求婚是一支红桃与我心意,只愿与你厮守余生。 搁他? 秦沈:甭给我说那些有的没的,咱一老大爷们不懂那些情啊爱啊,一句话,哥看上了你,嫁不嫁? 心悦人的顾忱只得无奈叹气:你若敢娶,我便敢嫁。 讨人烦的老妈找上门? 秦沈:瞧你张牙舞爪的样儿,搁谁看呢?你不回家管你甩裆尿裤的儿子磕碜样的相公,整天到爷院里叭叭些啥,赶紧给爷滚蛋儿! 顾忱:噗呵呵,相公,你真帅! 对自己? 秦沈:(羞涩)那什么,我...你不是那啥看上那簪子吗?我给你买来了,你瞅瞅,稀罕不? 顾忱:(点头,羞笑)嗯,我很喜欢,相公你待我真好。 当从小被预测说是凶星的顾忱遇上东北二愣子秦沈,爱情的火花将如何‘激烈’增擦? ———— 东北大老爷们宠媳妇攻vs凶星‘不讨喜’维护相公顾忱受 (主受,但攻受视角都有)

    第一章 遇上死人(修)

    小说: 当东北大老爷们遇上穿越 作者:小若斯年 字数:1118 更新时间:2020-01-12 16:01:08

    顾家村四壁环山,是个冬暖夏凉的宝地,早晨雾起,远处高山颇有一番‘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的风味。若有人矗立在高山上,必然如张养浩般发出‘倚杖立云沙,回首看山家。野鹿眠山草,山猿戏野花’的感叹。

    今年顾家村夏日比往年还要热上三分,就连不畏热的顾忱,虽不至于下活衣不蔽体,但也换上了透风干爽的絺绤①。

    “这日子还要热上多久?”

    “可能还需热上一段时间吧。”顾忱抗着锄头,抬头看了眼远处山顶稀薄的雾气,调笑道,“才辰时,你便热了?”

    顾水辰嘟嘴,似是对顾忱调笑很不满,生气纠正,“一刻钟后就巳时了!”

    “那也还差一刻钟。”顾忱知晓人不喜被争辩,随即转开话头,望向不远处的草丛,“前面便是竹溪,我们拐道上那洗洗,去去暑热。”

    顾水辰点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踏进半高的草丛,走了几步,撩开草,入眼帘的是一片石卵摊,石滩前有一条浅显的小溪,清澈见底。

    许是小溪另头靠竹林缘故,气温要比其他地方低些,顾忱放下锄头走到溪边,蹲下捧起水往脸上拍。

    迎面吹来的风触到湿意的脸颊,让顾忱精神一震,因早起被烘得迷糊的脑子清醒了不少,他闲适地眯起眼眸。

    “忱忱!你快过来!这里有个死人!!”

    顾忱一听这话不得了了,立马站起身,跑过去定眼一看,溪水对面竹林岸上有个人,一动不动,躺在泥坑里,瞧上去可不像是个死人嘛?

    想罢,顾忱眼疾手快捂住顾水辰的眼睛,将他拖拉到一旁大巨石上,直到看不见那具尸体后,才呵斥道,“有异常你怎不知先叫唤我?!你才新婚,怎能瞧见这等阴晦之事!”

    顾水辰被顾忱铺头盖脸的斥责吓得脖子一缩,也知道自己这是犯了忌讳,拉着顾忱衣摆不说话。

    顾忱咬咬牙,对着顾水辰道,“你且在这等我,我去瞧瞧。”

    顾水辰赶紧拉住顾忱,“你尚未嫁人,同不待见那死尸,不如我们去叫强子来?”

    于强是顾水辰的相公,让他来瞧是最好不过,虽说他亦是新婚,但他为寻常男子,无避讳之说。

    顾忱犹豫了下,摇头,“我这等命象,谁敢娶?你快去叫强子来,我先去看看。”怕顾水辰担心,不肯走,随即揉了揉他脑袋说,“去吧,我小时候瞧见过小顾奶奶尸首,不碍事。”

    顾水辰张张嘴,见顾忱执拗如此,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只得拉过人,摘下腰间的荷包放到他手上,“这是我成亲我母亲去术师那里求来的,你既执意要去,那便戴上。”

    术师从不轻易赠人物件,可见手上的荷包之珍贵,顾忱只觉这荷包烫手得紧,欲推脱回顾水辰的手里,“我本就是千年凶星,你不必...”

    顾水辰厉声打断顾忱的话,“忱忱!你若再说下去,我以后便不理会你了!”

    ①絺绤:读chixi,古代夏天穿的衣服,用葛做成。比较透风,干爽。《诗经·葛覃》:为絺为绤,服之无斁。古代有夏葛冬裘的说法。

    [文笔不好,文案与文章内容并没有什么关系,不喜勿入勿喷,盗文搬文请带上这句,谢谢。]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