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孩子究竟是谁的

    超级玛丽苏双性生子文1V1 前期霸道暴躁腹黑自恋后期忠犬总裁攻vs床下禁欲双性长发美人秘书受 辛漫作为贴身秘书陪总裁厉司去酒局,醉酒醒来,竟发现自己在酒店客房里,而且还莫名多了四个昏睡不醒的美男,原以为只是一场误会,结果不到一月,辛漫竟发觉自己怀孕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幅不男不女的身子竟然也能怀孕! 因为想摆脱掉那个总是不让他辞职的暴躁坏脾气总裁,加之怀孕,辛漫不得不去找当日的四个美男,一个个求证想找出肚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好让他帮助自己甩掉那个臭脾气总裁,结果四人因为早已垂涎辛漫的美貌与身体,又因为顾忌到厉司,便一直不敢下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美人自己送上门,便都一口咬定是自己的时,突然天降邪魅狂狷霸道总裁. 床下 “蠢男人!那晚抱你的人是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别想跑!” “蠢男人,你若是再敢提辞职,我就玩坏你!” “蠢男人!你还想带着属于我的身体和属于我的孩子往哪跑!”

    内裤(二十一)

    小说: 孩子究竟是谁的 作者:pocahontas 字数:2068 更新时间:2019-07-11 11:58:11

    “总裁,请您上衣也务必要好好的穿上,还有把哼嘟带出厨......”

    辛漫还没说完,突然就觉得胃里一阵不适,直接就转过身来,对着水槽,狂呕了起来.

    厉司显然也有些慌了,连忙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喂,你没事吧?”

    “没事.”

    好容易缓过神来的辛漫连忙摆了摆手,又拧开水龙头,捧了一鞠水,洗了下脸,刚准备抬头时,结果厉司直接就走了过来,关了水龙头,然后就拦腰抱起了辛漫.

    因为还没反应过来,辛漫下意识的就搂住了厉司的脖颈,随后又微微红着脸,松开了手.

    “总裁,请问您要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带你去医院检查.”

    一听说要去医院,辛漫连忙挣扎了起来.

    “我不要,总裁您快点放开我.”

    “没事的,我们去岑漠那里检查一下,不用担心,他不会把你身体的事情说出去的.”

    一听到身体两字,辛漫的脸色顿时就变的格外难堪,挣扎的幅度更大了些.

    “总裁,您快点放我下来,我不要去医院.”

    厉司见他这样抗拒,还以为他只是不喜欢去医院.

    可是除了这个,他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调查.

    一想到这里,厉司也不顾了,抱着他就要往外走,结果辛漫却死活不愿意,拼命的扒拉着门框,厉司见他眼睛都红了,肩膀也轻颤个不停,因为平日里总是一副冷冰冰的空洞模样,极少会看见他这幅脆弱害怕的姿态,最终厉司还是妥协了下来,将辛漫放到了沙发上坐好,随即又起身去厨房,倒了杯热水给他,又要过去打电话.

    “那我让岑漠过来一趟.”

    辛漫听闻,连忙拉住了他的手腕.

    “总裁您不用这样子的,我只是胃有些不好,而且蒋栎豪也是医生,有什么事情我完全可以去找他.”

    厉司盯着抓着自己手腕的纤细白嫩的手指,只觉得心中莫名一漾,随即又回过头,看向了低垂着眼睑的辛漫.

    心里顿时又莫名一悸,连从这个角度望去,都是格外漂亮的一个人呢.

    “他是妇科医生吧?”

    厉司话音刚落,辛漫握着水杯的手就猛的一顿,随即又扬起头来,回答道.

    “我前两天才做过体检,所以没事的.”

    所以那时候在医院撞见他,他只是去做体检的么?

    想到这里,厉司的心莫名一沉,一股莫大的失落感随即就顺着胸腔,涌入了口腔中,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总裁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去准备晚餐了.”

    辛漫说着就起身,逃似的要往厨房走去.

    因为他怕在待在这里,厉司就该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了,毕竟厉司看似暴躁易怒,实则再聪明不过了,若不是靠着他惊人的决策力与执行力,当初他接手的已经被叔叔伯伯辈搞烂的摊子了如今也不会发展的如此之好.

    然而事实上却是,厉司早已就发现了他的异样.

    “既然你不舒服的话,就别做饭了,点外卖吧,就点御坊园家的.”

    “可是总裁您.......”

    毕竟厉司嘴叼的很,又哪里肯吃外卖,如今竟然还会主动要求.

    .......

    最终辛漫还是去点了御坊园的粥和配菜小食,两人吃完晚饭以后,辛漫又喂了哼嘟,把剩饭剩菜和厨房都收拾干净了,结果厉司也没有要回去的打算,辛漫知道他是又打算留在这里过夜了,毕竟向来我行我素的,辛漫也懒得再理他,跟他废口舌,拿着衣物就去了浴室.

    结果辛漫泡完了澡以后,才发现自己没有拿内裤.

    毕竟这样的身子,稍稍碰一下就会湿,让辛漫不穿内裤只穿着睡袍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如果让厉司帮他拿的话,他也未必肯听自己的使唤吧.

    无奈之下,辛漫只得又坐回了浴池里,因为浴室很小,加上是夏天,温度很高,水汽弥漫蒸腾的,辛漫只觉得头都有些昏昏沉沉的了.

    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厉司见辛漫迟迟都没有出来,只觉得有些不妙,便丢下了游戏手柄,起身走过去敲了敲门.

    “喂,蠢男人,你怎么在里面待那么久,是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了敲门声与厉司吵嚷的声音,原本都要昏睡过去的辛漫顿时又回了神.

    厉司见迟迟没有回应,正后退几步打算一口气撞开门的时候,辛漫突然又回了他.

    “那个总裁,能拜托您去帮我拿一下内裤吗,放在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

    辛漫红着脸,垂下了脑袋,即使浴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可还是莫名的害羞了起来,甚至能听见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门外的厉司听到了他的回应,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又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

    那个蠢男人竟然叫他帮他拿内裤了!

    “好,你等我一下.”

    说完以后,厉司就去了卧室,翻找了起来,结果拉开第一个抽屉,里面就是满满的摆放整齐的卫生巾和卫生棉条,厉司微微红着脸,阖上了抽屉,紧接着又拉开了第二个抽屉,里面是一个文件夹.

    厉司只觉得好奇,便拿了出来,随后又打开了第三个抽屉,里面一个一个的收纳盒里放了叠的整起的内裤,有一股极为好闻的奶香味儿,而且全都是浅色棉质的.

    明天走的时候,偷偷拿一条走好了.

    这样想着,厉司拿了一条纯白色的,凑到鼻翼下,半眯起眸子使劲的嗅了嗅,随后就要出去,结果一起身回头,浑身湿哒哒的套着丝绸材质的睡袍的辛漫就这样慌里慌张的闯了进来.

    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似乎是身上的水渍没有擦干的缘故,丝绸材质的睡袍也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了极为漂亮的身体线条,而且肤色被黑色的睡袍衬的极白,如同瓷器一般,许是泡澡泡的太久了,脸颊白里透着红,眼神也蒙上了一层极为朦胧的水汽,唇瓣嫣红的如同娇嫩的玫瑰花瓣一般,这样看来,完完全全就是一位刚出浴的美人儿.

    厉司手里还拿着内裤,就这样满脸诧异的望着他,就连眼睛都要看直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