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吻痕·齿轮

    年小佑,奶名年糕。 他从小被年大壮夫妇收养,五岁那年被送到楚家与楚小少爷一同生活。    楚戈从小便是天之骄子,在大人们眼中聪明懂事得体大方,但在面对年小佑的时候却又总是会霸道,忍不住欺负捣蛋。 从孩子气的欺负到发现秘密后带着丝年少恶意的调戏,从幼儿园到中学,小孩们有争吵,有陪伴,有误会,也有啼笑皆非,一路成长,磕磕绊绊,在花季雨季的年龄,他们朝夕相处,互相陪伴,共同经历喜怒哀乐。 年少总是轻狂。后来的某一天,楚戈在成人礼那天不小心喝多了,于是这场纠缠不休的欺负与调笑渐渐变成缠绵悱恻的爱……却因为不懂得珍惜而错失所爱。    所有的少年们,在经历种种得与失后,都变得强大而有力量。长天大地,且摔且打吧。 竹马;青春;暗恋;生子;先虐受,后虐攻 前期顽劣霸道冷情迟钝后期温柔强大宠妻攻vs 前期温吞弱小无助软糯后期包容温柔坚强双性生子受 1 v 1 攻受双洁 攻宠受,前期够虐,后期狗甜 避雷:勿考究;不喜勿扰;不接受恶意批评哟~      【6.13号入v,谢谢一直以来关注和喜爱的朋友们,你们的喜欢是我的动力,多夸几句就加肉!嘻嘻~】

    第003章 反常

    小说: 吻痕·齿轮 作者:莫小呆 字数:1449 更新时间:2019-07-11 12:04:08

    夏日里,五点半的天已经大亮。

    年糕揉了揉惺忪睡眼,看到养父年大壮正坐在自己床沿边上,笑眯眯地盯着自己瞧,吓得一抖索。

    “年爸爸,对不起,我、我起晚了。”说完一个鲤鱼打挺,就要下床,不料却被年大壮伸手拦住了。

    “没事,今天什么都不用你做,以后也都不要你做那些劳什子打扫卫生的家务活了,啊,爸爸的意思是在咱们家就不用了。”至于在别人家会怎样......那我可管不着了。

    年大壮摸着下巴,表情寻味,抬头看到年糕正动作迅速地往身上套衣服——是姜友凤拿他的旧衣物改了又改、缝补得全是补丁的衣服,赶紧阻止道:

    “哎哎,你怎么还穿那破衣服,这么破怎么穿?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呢。拿去,你穿这身衣服吧,今天你有别的任务,要穿得好看点。”

    说着把一套半新的衣服扔到年糕面前,顺道伸手拍了拍他软嫩的脸颊,年大壮心里不禁感慨这小家伙皮肤的手感倒不是一般二般的好,忍不住又要去摸,却被年糕下意识地避了开去。

    “臭小子......”有些意犹未尽地收回手,年大壮见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年糕,似乎一副自己不出去就不换衣服的模样,瞪了他一眼,有些狠,然后才转身了出去。

    小孩儿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眼神里装着小小的疑惑,他把衣服紧紧抱在怀里,抿了抿唇。

    换好衣服出来,便见年大壮和姜友凤对他的态度十分友好,友好地十分反常。

    “傻孩子,站着做什么?快来坐,有你最爱的油条。”年大壮招呼年糕坐,见小孩儿还傻乎乎站着不动,直接跑去拉他。

    姜友凤则盛了一碗小米粥放到他的面前,年大壮特意挑了一根看上去金灿灿、体积也是最大的一根递到他的面前:

    “油条。”配粥喝正正好。

    虽然觉得奇怪和不安,但是......看着那丰盛的早餐,年糕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见两位大人都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似乎是真的要给自己吃,于是再也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朝食物伸出了手。

    一顿饱餐之后,年糕摸摸自己吃得圆滚滚的小肚皮,仿佛要撑破了似的,小嘴却微微上翘,笑得十分满足。真好,他刚刚一共喝了两碗小米粥,吃了一根油条和一张烧饼。

    “嘿!还没吃饱啊,真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这么能吃!好了,别想了,赶紧走吧,可不能迟到了,办正事要紧!”

    年大壮粗嘎的嗓子一下子把年糕从美好的回想中拉了回来,他无所适从地看着面前的两人,小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抗拒的神情。

    从昨晚开始,那种不对劲的奇怪感觉又回来了,他害怕......

    “嗯?”年大壮见他又站在那里发愣,一动不动,顿时不耐烦起来,“还不快跟着走?发什么愣!”说着就要上前抓人。

    年糕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往后退了几步,使劲摇了摇头,不说话也不愿意跟着走。

    “你!臭小子!”年大壮抬起手臂,一巴掌就要扇过去。

    “啊!”年糕吓得双手抱头,却半天没有等到熟悉的疼痛,偷偷从指缝间看过去,原来是姜友凤抱住了丈夫想要施暴的手臂。

    姜友凤在年大壮的耳旁嘀咕了几句,虽然男人依旧臭着一张脸,却也出乎意料地收回了手。

    “臭小子,长本事了,老子今天就先放你一码!啧!晦气!老子点根烟,你来搞定他。”后面那句是冲着姜友凤说的。

    “来,年糕,跟凤妈牵着手,乖!要不然你年爸又要打你了,听话就不打你!”

    “哼!”年大壮从鼻腔哼了一声,“走快点,不要耽误时间!”

    村庄的小道上,一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男人,大摇大摆地走在前头,身后瘦削的女人一手提溜着一个小行李包,一手抓着小孩的手,三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远处瞧去竟笼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味来。

    年糕颤颤巍巍地跟在姜友凤的身边,他知道那个小包里放着的全是他一个人的衣服,是他的小衣柜子里少了的那两件。他知道的,他们怕是不要自己了,这一走,也许就再也回不来了。他都知道的。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