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有始无终

    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记吧,就像忘记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者找不回来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远行的人慢慢忘掉故乡。 ——七堇年

    第十九章

    小说: 有始无终 作者:无仪宁死 字数:2131 更新时间:2019-07-19 09:02:27

    第十九章

    冯正麒冲季随云笑道:“这回找的是林妹妹啊。”

    冯正麒他爸是八十年代在广东修表挣的钱,瞅准时机跟包工的哥们瞎投钱靠地产发的家,轮到冯正麒这里不过才富起来两代,冯正麒身上缺那种真正豪门的气质,做什么也没讲究。倒是季随云打小的家教让他不愿意跟这几个人在门口逗趣撩骚,而且宋白他暂时又不打算带出去玩,所以季随云的脸色沉了点。

    “今天辛苦这小兄弟等了,我们谈起生意也没个时间。”其中一个老板混的成了精,看出了些什么,就顺着季随云开口:“既然这样季先生就带着人先走吧,剩下的事我们再找地方谈。”这次的生意主要是季随云为冯正麒牵的线,明里暗里算是还了陆伏成那件事的人情。季随云今天露个面,坐在那里一阵阵心烦,冯正麒想起季随云花了点手段才弄到的人,这才逗乐子一样打了个赌。

    季随云点点头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冯正麒也不是多缺人,只是他总觉得自己没季随云眼光好,找不到什么极品,这次季随云明摆着不带他一起,冯正麒也不敢腆着脸凑过去。

    宋白跟紧季随云上车,他手心都攥了一把冷汗,他甚至不敢去想季随云真把自己带给别人一起玩,宋白胆子只有这么一点点大,如果真那样的话他可能撑不到等陆伏成回来了。

    这次车上没有孩子了,季随云直接上手顺着宋白衣服下摆探进去,他在宋白腰侧环着摩挲了一阵,宋白身上僵的像石头。可季随云并不在意,狭长深邃的凤眼微微眯了一些,里面有些隐隐的餍足,还有点细碎微光。说实话,季随云实在是一个长相过于赏心悦目的男人了。他鼻梁挺直高挑,眉目深刻雅致,像墨色点抹着涂上去的,季随云不是个表情很多的人,他真正愉悦轻松时只在眼神里显露出来。

    宋白被他揽着腰跨坐在腿上,宋白不太习惯这样羞耻的姿势,眼神有些散。车顶此刻显得过于低了,宋白难以抬头,只能自暴自弃的垂下头用额头抵在了季随云的锁骨上。

    季随云罕见起了些怜惜,想了想把去酒店的路改去了家里。季随安这几天在生病,一直在吵着要吃宋白做的糖。季家几辈下来只有这一个女孩,她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季随云虽然不算家里最疼她的,可也是心疼着。

    “哥哥!”他们进门的时候季随安正在长餐桌最左侧的椅子上抱着只老远看过去挺胖的一只花狗耍脾气不肯吃饭。她抱不太动,一撒手,那只狗就跑下来冲季随云他们过去了。

    这时宋白才看清楚,那哪是胖狗,分明是只小老虎。

    季随安也跟着跑过来,吸了吸秀气的小鼻子,开开心心的说:“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回来了。”

    那只胖胖的小老虎小狗一样叼着宋白的裤脚玩,宋白轻轻往后挪了挪步子,它很不满意地一屁股坐在了宋白脚上。

    “它叫来福!”季随安笑道,丝毫不觉得这是只猫的名字。

    宋白和老虎见得最近的一次还是在野生动物园,隔着铁笼子一样的车骨看出去,他有些好奇,想摸摸,却不好意思。

    “再大一点就会让她二叔带走了。”季随云道,季随安很不满意,悄悄白了他一眼。

    宋白看到季随云上楼之后才蹲下来摸了摸老虎的脑袋,小老虎的爪垫很大,握在手里手感奇异的好。宋白的脸色有些微微的笑意,季随安蹲在他身边也很开心。

    “今晚我可以让哥哥抱来福睡。”

    宋白想到晚上还要应付季随云,手顿了一下,瞬间又兴致缺缺起来。

    “哥哥不和你抢。”宋白压下心里的抵触情绪,冲小女孩笑了笑

    季随云在衣帽间换下了西装,此时就在楼梯转角的玻璃展柜后看他们,这个角度底下的人看不见他,季随云看了宋白一阵,觉得确实是小孩子,别别扭扭等主人不在才敢摸喜欢的玩具。不过宋白笑起来的确很可爱,竟然还有尖尖小小的虎牙。

    保姆明天休息,收拾好之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打算下班,季随云下楼的时候她挺细致地说了下季随安的情况,还特意加重了她不吃饭的事。

    季随云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等人走了之后才教训季随安。

    “去洗手,然后过来把你的剩饭全都吃了。”

    季随安不过去,拖着来福往宋白怀里塞。宋白往后躲了好几步都没躲开。

    “过来!”

    来福都被吓了一跳,耳朵猫一样变成飞机耳,飞快地往院子里跑。

    “我不吃她做的粥和什么鸡汤鱼汤了,烦死了!”季随安病了几天这些东西就吃了几天,小孩子肯定受不了。

    宋白心疼她,趁着季随云还没发火,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要不我去给她做一点别的吃。”

    季随安没等季随云点头就推着宋白往厨房走,很开心的样子。

    宋白挑着简单的弄了些容易吸收消化的,他蒸了一大海碗的鸡蛋羹,用淀粉勾芡做了稠稠的瘦肉调汁。宋白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什么,在厨房待了半天身上才暖和起来,他给季随安盛了一碗,想了想也给自己弄了一份,还剩下了不少。宋白想了想,上次季随云确实把他吓坏了,他这一路都在想该怎么少受点罪,于是就问了声。

    “季先生还要吃一点东西吗?”

    季随云挑挑眉,摘下耳机之后把对面伦敦子公司特助的语音信箱关了,他问:“做的什么?”

    “鸡蛋糕…”

    “盛一点吧。”季随云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在家里吃过饭了,按理说这个时间已经晚了,季随云注重养生,是不会再吃东西。但今天莫名其妙竟期待起来。

    季随云上一次吃鸡蛋羹似乎还是在上海某家星级的中餐厅里,不大的一盅,上面有晶莹剔透一颗虾,其实没多好吃。宋白做的则是北方人习惯用的大餐具,从海碗里分进小碗里,碎碎的一点也不美观。但季随安只尝了一口就赞叹起来,然后飞快地吹着又吃了一大口。

    季随云吃饭的时候不说话,动作优雅又看似慢条斯理,但速度绝对不慢。季随云放下调羹,突然觉得家里有个真心愿意做饭的也挺难得。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