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二十三章 服毒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035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08

    重华派了很多人去搜查天宫,可是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那些花一时之间全部绽放绝对不是什么巧合,可是……他现在却又找不出什么证据来。

    他突然觉得烦闷难当,这时,他想起了陵镜……

    银月高悬,镜花台前……

    “参见陛下。”

    “嘘……”重华伸出手指作出了一个手势,“不用了。”

    “是!”说完,那些人便都退下去了。

    重华轻轻地走进殿内。宫殿里很安静,就连心跳声也能听到一清二楚。

    陵镜睡着了,他的眼睑和一层纤长的睫毛垂下,整个人蜷缩一团,宽松的外袍落在了地上。

    他就这样躺在床上就睡着了?连衣服也没脱完?

    重华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熟睡的样子……

    陵镜安静的时候,自然有安静的美,此刻的他就像一朵桃花嵌在了床上的云被中,那可比他极力反抗的时候要可爱多了。

    重华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或许……只有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两个才能安安静静地待在这里。

    重华坐在了床边。陵镜把半张脸埋进了被子里,细细看来,还比平时安静了不少。

    重华伸出了手,想去摸他的脸。

    不料,陵镜此刻的眉头突然紧锁起来:“不……不要,重华不要这样,我……会恨你……恨你的……”

    虽然他说的声音很轻,但在这安静的宫殿中却放大了无数倍。

    重华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陵镜……以前,陵镜的梦里都是苍冥,现在竟然有他了吗?

    但他在陵镜的梦中却是以仇人的方式存在着的……

    没关系,你恨我吧,如果这样能让你记住我,恨多久也没关系,重华将手收了回去,替陵镜盖好了被子。

    虽然他知道陵镜是不怕冷的,但他总是记得陵镜有时会着凉。

    陵镜自从诞下孩子以后,身体就不怎么好了。而且经常生病,但他生病时候不喜欢服药,更不肯重华为他输送灵力。他总喜欢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身上的痛放在重华身上便会放大无数倍。

    他这种做法实在是固执而又倔强,每次非要逼得重华要采用强硬手段。

    重华走出了殿外,今夜的月似乎更亮了些,或许……陵镜今晚不会做噩梦了吧?

    “记住,不要向天后提前本座来过的事。即日起,解除天后的禁足。”

    “是!陛下!”

    …………

    就当重华走后,霜漓火急火燎地赶到了镜花台前。他见镜花台前的天兵全都撤了,于是便化作一团雾气潜入了镜花台中。

    重华走后,陵镜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嫌弃地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掀开扔到了一旁。

    此刻,霜漓出现在他面前:“花神!”

    陵镜连忙把他扶起来:“只有你我二人,你行什么礼?”

    霜漓:“您永远都是霜漓心目中的花神,礼数不可废!”

    陵镜总是拿他没办法:“罢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完,他又问:“对了,那个东西我快用完了,你再想办法再给我弄一些吧。”

    霜漓听后又跪在他身前:“花神,不可啊!那种毒伤身,您已经服了这么多了,该够了吧!”

    “我知道那种毒的毒性,放心,我每次只服少量,不会让别人看出端倪来的。”

    霜漓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您的身体样子不好,不光是因为当年之事元气大伤吧,虽然那种毒少量服用并不会有什么大碍,但……长时间却是损心伤身啊!为了苍冥而这样伤害自己,值得吗?”

    “这么多年了……是时候放下了吧?”

    陵镜看着霜漓:“为什么要放下?我的一生都被重华毁了,他害的我失去了苍冥,失去了明玦,从此再也没有资格执掌花界……他只要一碰到我,我就会想到他的身上沾满了苍冥的鲜血,我又怎能为他生下孩子?”

    陵镜是动了怒了,待他怒火稍熄,又一副哀伤的样子:“霜漓,我吓到你了吧……”

    霜漓摇摇头:“不……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我好恨,身上的痛永远抵不过心里的痛。可是……霜漓,我没有办法,重华掌握着三界,整个花界握在他的手里,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陵镜从来都不会在旁人面前表现得这么脆弱,此刻的他便像晚春的桃花,风一吹就散了。

    “我真的……你尽力了……花……陵镜,你要不要离开这里?”

    陵镜抬起头看着霜漓:“可以离开这里吗?”

    霜漓:“当然可以!”

    “…………”

    片刻后,陵镜才答道:“我离不开这里的,这座天宫就像一个鸟笼一样,我跑不出去的。而且,我是不可能拿花界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的。”

    霜漓呆住了,以前放弃花界的人是他,现在要保护花界的人还是他……陵镜这个人也是让人捉摸不透。

    “其实……我此次前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禀告您。”

    未等霜漓说完,陵镜便道:“是为明玦那孩子吧?”

    “您……怎么会……”

    “我怎么会知道的,对吗?”陵镜继续道,“前几日,天宫中的四时之花,全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的盛开了。”

    霜漓听到他的一番话后惊道:“莫非……是明玦?!!”

    “不错,他就在天宫中,可是不知为何,重华没有抓住他。天宫之中,人多眼杂……若是突然多出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小仙必然惹人注意,明日,你在花界挑两个小仙上天来陪我。而我会跟重华说,我思念故土,希望多几个人陪我,想必,他会同意的。”

    霜漓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明玦真的因为某种原因混进了天宫,过不了几天必会惹人注意。但,若是这时在花界中上来几个花仙来陪陵镜,那么没有见过明玦的人肯定会认为,明玦其实是上来陪同天后的侍童。而且,天宫中的那些神仙根本就不知道霜漓会派几个人上来。

    他这样做,全都是为了以防万一……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