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二十八章 恶作剧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238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09

    “嗯……先从什么地方开始教起好呢?”明玦站在梨木书桌前,一边研墨一边向烛微问道。

    烛微眯了一下眼睛,温声说道:“既然是你教,那便你说了算吧。”

    明玦甜甜地笑了一下:“好啊,神君,你能过来一下吗?”

    听明玦这么一说,烛微才发觉,他们两个离得太远了……

    烛微缓缓地走过去。

    明玦见他来了,便绕到他的身后,一只手按着桌上的宣纸,一只手教烛微正确的拿笔姿势:“神君你要这样握着笔。”

    烛微点了点头:“嗯嗯!”

    以前,烛微不是没有提笔写过字,但还从不知道写字还要注意姿势。明玦在后面握住他的手:“额……神君,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烛微愣了一下,然后道:“怎……怎么不会了,我写给你看。”

    说完,他便自己写了一个字——烛。

    明玦看了一下,眉心微皱,眯缝着眼睛看:这……这写的是什么东西,比他画画都丑好吧?

    他实在看不过去了,一把握住了烛微的手:“不对不对,神君,不是这样写的,应该是这样!”他紧靠着烛微,头发似乎还有淡淡香味……

    烛微这下完全无法专心写字了。

    明玦握着他的手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神君,看见了吗?这是你的名字诶!”

    “…………”烛微却愣住了,良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啊……我……”

    不行,跟明玦在一起心跳都会觉得有些乱,还怎么好好学写字,算了,还是去找斋戒老翁好了。

    只不过,如此一来还是要带上明玦的……这样也好,如果把他一个人留在琼宇宫,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带在自己身边时刻看管着反而更让人放心些。

    …………

    自从白药和应青伺候过陵镜洗澡后,就仿佛被吓出了心悸一般。应青回去以后抓着他那只被雷电铁索伤到手腕哭了一整夜,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天帝要惩罚他。

    其实,白药知道天帝是心生妒火了。早就听说陵镜对这位陛下不冷不热,还经常惹他生气,如果再让主动别人碰他的话,陛下不醋死才怪。这个道理很容易就想明白,只不过应青不知道罢了。果然,跟明玦待久了,智商都是会下降的。

    木缨这时突然敲响了他们两个的房门:“二位可在?”

    白药应了一声:“在的,进来吧。”

    木缨进来后,直接说道:“二位,天后请你们过去呢。”

    “啊——”应青自己吓出了声来,“还是……不……不要了吧!”

    木缨道:“奴婢知道,昨天的事让两位仙子受惊了,陛下也只不过是急于爱护天后罢了,以后还是请二位多担待些吧!”

    什么?!爱护也不能是这个爱护.法吧?拿别陛下喜欢天后就要拿他们来撒气?这是个什么道理啊?应青本想就这样回话的。谁知,白药阻止了他,温声对木缨道:“多谢提醒,我们二人既然是大人挑上来陪伴天后的,自然也会多担待着些。”

    木缨听见白药这么说,颔首笑了一下:“见仙子这么明事理,奴婢便也放心了,二位快走吧,免得让天后等急了。”

    白药:“是,我们两个这就去了。”

    陵镜宫里种满了一排绯红色的桃花,他以前总是待在宫里不见外人,如今竟有心思出来走走了。他伸手抚摸了一朵桃花,桃枝微微颤了一下。

    他命人在桃树下放了一桌茶具,此刻,一片桃花飘进了茶杯中,他笑了笑:“看来,是命中注定。”他并没有把那片残花拣出去,而是若无其事地将茶水倒进了杯中。

    这时,木缨带着那两个人来了:“禀天后,二位仙子已经带到了。”

    陵镜放下茶杯,温声说道:“知道了,你们都先下去,我要单独跟他们两个说会儿话。”

    木缨这时眉头紧锁,重华吩咐过她,不许陵镜跟任何人单独相处的:“这……”

    “让你退下就退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重华虽然不好惹,但陵镜生气也不是闹着玩的,反正外面便是层层守卫,应该出不来什么事……木缨想到着弯腰行礼:“是,奴婢告退。”

    人走后,陵镜对他们两个说道:“过来,坐到我对面来。”

    应青和白药微微发抖,可是天后的命令又不能不听。

    “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们。”陵镜又强调了一遍。

    应青和白药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然后坐了陵镜对面,陵镜直起了身子为他们两个斟茶。

    应青惊慌道:“不不不,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您来?”

    陵镜平静地说道:“你们坐着,别说话。”

    应青立刻闭上了嘴。上次他因为太害怕,没敢仔细地看这位三界第一美人是有多好看,今天他壮着胆子往陵镜那边瞧了一下。

    陵镜侧着身斟茶的样子,沉静而又恬淡,所谓谪仙之姿便是如此吧!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样子竟和明玦有那么几分相似……果然,这世上美丽的事物都都是相似的吗?

    陵镜察觉到那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孩子一直盯着他看,他抬眸冲那个孩子微微笑了一下。应青看到陵镜冲他笑了,脸一下就羞红了,马上就低下了头。

    陵镜替他们脸个斟完茶后,坐下继续说道:“你们品一下,这茶可有味道?”

    如果是茶的话怎能没有味道?白药和应青面面相觑后,拿起了茶杯。

    应青一下便喝完了,不料,他的喝完之后,脸就像憋红了一样。随后便不注意仪态了,直接在陵镜面前吐出了舌头:“啊哈……好……好辣啊!”

    而白药则不同,他先是抿了一小口,然后又品尝了一口:“这个茶,先苦,然后有些咸,最后……很甜。”他放下空掉的茶杯,不紧不慢地说着自己的感受。

    陵镜似乎比刚才开心了不少:“此茶名叫百味茶,能够凭喝茶人的心情而随意变幻味道。”说完,他指着应青道,“你喝得太急,心火太盛了。”

    随后,他又看了看白药:“你的反应还算正常。”

    白药不禁想道:原本以为陵镜是个冰山美人呢,没想到他也会这么捉弄人。

    陵镜笑了一会儿后,似笑非笑地低头看着杯中的茶,清澈的茶水中倒映出了他的影子:“以前,也有人陪我喝茶的,现在……”他总是给人一种强颜欢笑的样子,可是在外人面前,他不能露出他脆弱的一面。

    应青的嘴唇都有些红了,他点了点头,原来这个茶是这样的,那天后的茶是什么滋味的呢?

    此刻,陵镜将茶杯举起,一饮而尽。

    苦的,真的很苦……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