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三十章 怀疑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049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09

    “哦哦,原来如此啊!怪不得陵镜长得那样好看,不愧有天族血统!”

    “这么说,血统被分开后,神就是神,魔就是魔,还是对立喽?”

    斋戒答道:“不错,自那以后阴阳族便不再存在了。”

    其实,关于陵镜的事,他还有一件没说,就是孕育陵镜的那股明气也夹杂着些许阴气,所以陵镜也是阴阳桃花,还有他当年诞下死胎的事,天庭一直保密得很好,所以他也不会多生些是非。

    说起来,当今天帝的兄长还有一个是魔呢,只是在很多年前,天帝陛下大义灭亲,亲自杀了那魔头。

    这时候,在后面认真听的明玦听到了“花神”二字,脑中又浮现了一个名字——霜漓。他此刻竟情不自禁地举起来手问道:“仙翁,那现在的花神霜漓算不算天族啊?”

    “…………”话甫落,四座立刻寂静无声,那些人纷纷转头往后面看去,这么简单的事还要问,到底是谁这么蠢?

    明玦看到这么多人往后看他,他立刻低下了头。他也没想到问个问题会有这么多人看他。烛微看到这么多人注意到明玦,于是也举起手:“我!好巧啊,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呢哈哈哈。”

    戒斋老翁捋了一下胡子:“霜漓是普通的花灵,隶属仙族。”

    “哦哦!”烛微像模像样地点了点头。

    明玦又问道:“既然霜漓只是普通的花灵,那为何不让陵镜再去执掌花界呢?陵镜的能力应该比霜漓要强吧?”

    说到这里,刚才那名穿着金色锦袍的少年指着明玦怒道:“你竟然敢议论天后,小心我去告诉陛下把你关进天牢!”

    烛微立刻堵住了明玦的嘴:“抱歉抱歉,他是个刚天庭不久,对一些事还不是很熟悉,各位就当作没听见吧。”

    “你又是谁?”

    烛微起身:“武神……”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隐凤真君。”

    “诶?他就是那个莫名其妙飞升上来的武神,好年轻啊。”

    斋戒老翁点了点头,然后又警告他:“在我这春秋阁,除了学识不许妄议其他,否则一律赶出去。”

    烛微点了点头:“是,老先生。”

    这阵风波过去后,书斋中又恢复了平静。斋戒老翁又讲了很多东西,不觉之间,已日渐黄昏。

    所以的人都散了,唯有烛微和明玦还坐在那席子上。斋戒老翁看到他们两个还没走,于是便问:“他们都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烛微起身行礼道:“先生,烛微有一个不情之请。”

    斋戒老翁听他这样讲皱了一下眉头:“你不是叫隐凤吗?”

    烛微:“…………”

    此刻,在他身边的明玦替他解释道:“先生,隐凤是陛下赐给神君的名字,神君真正的名字叫烛微。”

    斋戒老翁听到明玦插嘴,脸色一下便阴沉下来:“我与你家主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烛微将明玦护在身后:“是!老先生,是烛微管教不善,他不懂什么事的,还请先生莫怪。”

    “罢了,你的不情之请是什么?”

    烛微道:“我希望先生能教我写字,学习一些天上的知识。”

    斋戒老翁眉头一皱:“可笑,堂堂一阶武神竟然连字都不会写吗?”

    “不瞒先生,烛微在凡间时就是一阶粗人,只会打仗杀人,字倒是识得几个,但并不是很多,这次来先生这里是诚心诚意请教的,还希望先生不要嫌弃烛微愚钝。”

    “不不不,神君可聪明了,一点都不愚钝。明玦在他身后小声地说道。”

    斋戒老翁:“你倒是坦诚,可是我又并未说教你,又何来的嫌弃呢?”

    烛微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原来斋戒老翁不想教他吗?

    “既然如此,那烛微便不好叨扰了,告辞!”说完,他便拉起明玦往外走。

    斋戒老翁惊讶地看着即将远去的烛微,这个人也实在是太一根筋了吧!他不过就是想听别人多夸他两句,然后自己再说勉强答应,把自己的面子留足了。没想到这个隐凤君直接就走了?

    “回!回来!”斋戒老翁叫住了他们两个。

    烛微回过身来:“先生还有何吩咐?”

    算了算了,要是再这么把架子端下去,别人肯定又要说他欺负新人了。

    “我每日都会在春秋阁的书斋内讲说,你若想听可以随时来,我讲完之后会抽出半个时辰教你如何写字。”

    烛微听完之后,眼前一亮惊喜道:“多谢先生了!”

    斋戒虽然表面看起来不苟言笑,但对这些刚刚发升上来的小神还是尽量能照顾就多照顾。记得上次也有个小仙来他这里听讲,结果把他问得一塌糊涂:什么这世上有没有长得一模一样的花,那种花该去哪里找之类的问题。

    反正到最后,斋戒实在是受不了他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直接把他赶出去了。

    …………

    就当他们两个再要走的时候,斋戒又叫住了他们:“再等一等!”

    烛微和明玦又停住了。

    烛微:“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斋戒老翁走到了明玦跟前,鼻翼翕动嗅着明玦身旁的气味:“你……”

    烛微:不可能啊,陌桑在明玦身上用了障眼法,谁也看不出来才对啊?

    明玦眨了一下眼睛:“怎么了?”

    “我在天宫之中待得算久的了,可是从未见过你。”

    烛微松了一口气:“噢,先生忘了啊,我刚才说过,这位是我宫里的小仙童,刚上来没多久,所以先生没有见过他。”

    “噢,原来如此,那没事了,你们两个走吧!”

    “那我们便告辞了。”烛微又向那老仙翁行了一下礼,然后带着明玦离开了。

    他们两个走后,斋戒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在第一眼看到隐凤君旁边的那位小仙童的时候,他仿佛出现了幻觉——他看到了陵镜。

    陵镜的容颜是不能用言语形容的,只要见过他的人便永生不会忘记。斋戒曾经见过陵镜一面,真的堪称绝色,只不过那时的陵镜眼底并没有哀伤。

    斋戒想到这里又捋了一下自己的胡子……怎么可能?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