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三十六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一)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004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09

    “禀告陛下,最近妖族动荡不安,总是在下天界挑起事端,下天界希望陛下能派人平息祸端。”

    重华仰躺在宝座上,揉着眉心,一副很头疼的样子:“妖族多年来安分守己,并未有什么过错,若仅凭下天界一面之词并不足以出兵征伐。战事能免则免吧,你告诉他们,本座近日会派个人去下天界与妖族谈判,让他们稍安勿躁。”

    “是!”

    重华继任的几千年里,最喜欢用战争的方法使那些不肯听话的妖魔族类乖乖听话,他倒是不会吝惜天宫上的诸多天兵,只不过……他总觉得自己很累了,不想再去征战了。那时候,他也是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现在又是那个人一次又一次的在他心口扎刀。

    陵镜那天回去的有些晚,而且那些跟着他的人最后还把他给跟丢了。紧接着第二日,他身边那些伺候他的人,除了跟了他很久的宫婢,其余的全都换成了新的。

    至于那些人的结局,可想而知……

    陵镜这几日不能动用法力,浑身也都觉得无力,说来……跟普通的凡人也没什么两样了。他很害怕这种感觉,因为他上次怀孕时也同样失去了法力……什么都做不了,那么的无力。他害怕自己会变弱,变得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做在铜镜前,看着自己有些憔悴的面容,觉得有些不舒服,以前他也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的。不知从何时起,他不爱说话,也不爱梳头了……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然后叫道:“应青,白药,你们两个进来。”

    守在外面的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陵镜还是像往常一样,把他们两个留在宫里照顾自己,至于重华,应该是不会对他们两个做什么的。

    “天后有何吩咐?”

    陵镜垂下眼睑,想了一下:“嗯……替我更衣。”

    白药听了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看:“如果天帝知道了会怎么样,会把他们两个掐死吗?”

    “…………”

    陵镜看到他们两个一动不动的,又命令道:“你们没听见?”

    应青摇了摇头:“不……不是。”

    陵镜似乎看出了他们两个心中所想:“别怕,有我在没有人能拿你们怎么样的。”

    “真的?”应青想也没想就问了一句。

    白药掐了一下他的胳膊:“不许无礼!”

    陵镜无奈地看着他们二人:“真的。”

    应青和白药得到保证之后,走上前为他更衣。陵镜起身,却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眩晕倒了下去。白药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了他。

    令他吃惊的是……这个人竟然这么轻,连一丝灵力都感受不到,就如枯枝上挂着的残叶,风一吹就散了。白药也是会些医术的,他触碰到陵镜便知,这个人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糟,可能连普通的凡人都不如了。

    陵镜重重地把他推倒在地,他不喜欢有人这么抱住自己。

    可是,白药好像也没做错什么……他略带些委屈的从地上爬起来。

    而陵镜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道:“罢了,先替我更衣。”

    “是……”

    明玦到天上已有些时日,这天他突然找到了烛微,紧锁着眉头道:“神君神君,不好了,我忘了一件大事!”

    烛微见他匆匆忙忙的:“别急,慢慢说,到底是什么事?”

    明玦:“神君,在凡间时我穿了一位凡人姐姐的衣服,听说那件衣服对那位凡人姐姐很重要,我洗干净了,可是却忘了还回去了。神君能和明玦一起去还衣服吗?”

    烛微听到这里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明玦说的是哪次,可是……那些村民一开始想要烧死他,他现在还丝毫不知吗?

    “可是,把你绑起来想要烧死你的也是那群人。”烛微看着他说道。

    “但,凡人姐姐跟那些人不一样啊!凡人姐姐是个好人。”

    烛微:“…………”原来,明玦只分好人和坏人,他可能不知道,他口中的凡人姐姐其实跟那群想要烧死他的人是一伙的,如果再去的话,说不定她也会选择烧死明玦呢。

    “有借有还,神君,你陪我去好不好嘛?”明玦抓起他的衣角轻轻摇晃着。

    “…………”

    左不过是还件衣服罢了,若烛微自己在他身边也不会出什么事。

    “好吧,那要不要再叫上陌桑仙君?”

    明玦紧锁眉头:“为何要叫他?”

    “因为……因为”,烛微不好意思说,他有些认不清路,万一走错了,找不到回来的路该怎么办?

    明玦又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神君,该走了。”

    烛微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跟着他去了。

    其实,跟明玦待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好,就算明玦身上有诸多的秘密,烛微还是觉得他们两个都在莫名中互相牵引着,总有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仿佛以前在哪里见过似的。

    明玦把粹屏那件红色的嫁衣洗得很干净,他洗衣服时的动作显得有些生涩,险些把衣服给搓坏了。因为记不清自己是哪里的人,便觉得这是第一次洗衣服。

    他这么善良,什么心机都没有,又怎会像陌桑说的那样是魔族的细作。只是……明玦身上真的有很多秘密,烛微虽不怎么想,但却想了解他的一切。他从未跟一个人说过那么多话,就感觉像相识已久的朋友一样。

    就当明玦开开心心的想要把衣服还还回去的时候,见到那个村子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离上次到这里好像也没有过很久吧?可是,这里所有的树仿佛一夜之间全枯死了,树干像极度缩水一般萎焉蜷曲起来。干枯的树叶也落在了地上,像烧焦了一般。

    就连地上的草也全部变成了枯黄色,上次来时,这里明明是花树围绕,香气扑鼻,为何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了?

    烛微看到了这番荒凉颓废的景象,突然开口道:“明玦,你这件衣服恐怕是还不了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