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五十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十五)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3084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神君?神君……你在哪里?”明玦有些害怕地叫了起来。这时,他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不对!是很多人的声音!明玦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忽然听到很多人的斥骂声:“他是妖怪!”

    “打他!”

    明玦微微皱起了眉头:这里是哪里?怎么会这么熟悉?他有些好奇地继续往前走着。

    面前一些像狼群村民围住了穗白,还穿着肚兜的孩子拿起了石头往他身上扔:“妖怪!去死吧!”

    穗白身上泛出了点点血痕,可是他好像没有感受到痛一样,双目无神地在那些人之中任他们辱骂。明玦看着有些生气,他们立刻跑过去:“你们干什么!住手!!”

    可是当他跑过去的时候,伸出去的手突然那些人的身体中穿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而此刻的穗白,眼睛突然变得成了可怕的血红色,此刻一个身着玄衣的男人出现在穗白身边:“你看,你又有什么错?出身与血统皆不是你能选择的,他们却如此容不下你,容不下你弟弟,杀了他们吧,杀了他们便能以绝后患!”

    明玦睁大了眼睛向那边看去:没错!就是那个喂下穗白奇怪的药的男人!就是他把穗白害惨了。再看看现在的这副场景,不是是穗白将那些村民都杀了的时候吗……那时,烛微捂住了他的眼睛,没有让他看那种场面。

    穗白苍白的唇角动了一下,他抬起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啊啊啊——”他不想听到那些人的声音。

    而那个男人强行抓住他的手让他看着那些人:“看见这些人的眼神了吗?他们想让你死!你不是他们说的妖啊,但比妖更下.贱,比妖的力量更强大,所以杀了他们吧,以绝后患。这样,便没有人知道你和你弟弟的秘密了。”

    当那个男人提起穗玄时,穗白无神的眼睛突然闪过一死诡异的光芒。

    “阿玄……”

    “对!如果他们知道你弟弟也跟你一样,他们会不会也这样对待你弟弟?这些人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杀了他们吧,杀了他们!”

    此刻,一个拿着锄头五大三粗的男人向穗白这边劈来:“妖怪,去死吧!”

    穗白眼神一凛,突然移形换影转到那个男人的身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举起来。他的双脚离地,脸憋得通红,快要窒息而死了。

    “妖怪要杀人了!大家快上!”这时,不知是谁大吼一句,所以人都拿起家伙齐刷刷地跑过去了。那么多人,只针对穗白一个,仅仅因为他非人族。

    突然,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将那些人都弹开了。包括刚才穗白想要杀的男人也被冲击到一旁去了,他并没有死,那些人也没有死,只是在地上痛得打着滚。

    尽管他失去了你意识,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害人,就是那些人那么对他,他还是下不了手。这时,一个孩子突然倒在地上大哭起来:“呜呜呜啊!妖怪……坏!娘亲,娘亲!”

    穗白此刻双目涨红,他听见了哭声像个失魂的木偶一样,一步一步缓缓地朝着那个孩子走去,他忽然伸出手掐住了那个孩子的幼嫩脖子,那孩子哭得更凶,只是发不出声音了来。

    这时,他突然想到穗玄小时候哭的样子……他突然心软了下来,手指也慢慢放开了。而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突然举起了刚才散落在地上的锄头向穗白劈来:“啊啊啊,快放开我的孩子!去死吧,你这个害人的妖怪!”

    眼看就要伤到穗白了,明玦这时跑出去想拦住那个女人。穗白从骨子里都是善良的,不该是这样的,他也想要正常人的生活,想和穗玄普通地过完一生。

    可是,当明玦跑到他身边时,那个男人快一步出现在穗白背后,用一根又细又长的刻满黑色咒文的锥子直直刺入了那个女人的脖子,细锥从一边进去,又从另一边出来,穿透了整个脖子。

    穗白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他一回头,那个男人便狠狠地拔出那跟黑色的细锥,鲜红色的血液一下便喷溅在穗白的脸上。那孩子看到自己的亲人就这样倒下后,哭得更厉害了,撕心裂肺:“啊啊呜呜呜……娘亲,娘亲!”就在哪之后,那孩子也没了声音,那个男人用同样的手法杀了那个孩子……

    他抬起穗白的面无表情的脸:“善良是你最愚蠢的东西,太过善良称之为懦弱,你终究不可用,连堕灵丹都无法让你觉醒,所以只能由你的那个弟弟来了。”说完,他便化作了一团黑色烟雾钻入穗白体内。

    “哈哈哈哈哈,只有我才能让你狠下心来,忘掉愚蠢的善良吧,看,他们不都在瞪着你,你已经变成你昔日里最厌恶的样子了。堕落吧!”

    “啊!救命啊——”

    “对不起,对不起!妖怪……不,不是,我刚才不是有意的,放过我——”

    “啊——啊啊…”

    “救命啊!”

    一阵一阵的尖锐求救声和死亡的前的呻吟声不断传来。日落的最后一抹余晖照在了穗白满都是血的脸上,使人看了不寒而栗……

    明玦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原来那些人都不是出于穗白本意所杀的,他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从没想过要害人……是那个男人!是那个男人害了他,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

    就在明玦眨眼的一瞬间,他又看到了那些村民跪在一个木屋前:“鬼婆婆,救救我们吧!那妖怪要置我们于死地啊!求求您帮我们抓住那妖怪吧!”

    这时,木门嘎吱响了一声,一个满脸都是褶子,看起来有些狰狞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从里面走出来。她的身子向前倾斜,背都快要弯成了一把弓,她突然用沙哑的嗓音道:“退下!”

    话音刚落,那些村民都很听话地往后退了数步。突然,那个老妇人不知从哪掏出了几张黄符,然后咬破了手指,在那什么画着复杂难懂的符号。画完后,她将一张符纸抽出扔向了空中,那张符竟莫名其妙地着起了火,最后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箭矢落在硬邦邦的地上,发出一种哐当的声音。

    明玦记得——那只黑色的箭矢便是害穗白丧命的东西!

    她将画好的符纸和那只黑色的箭矢给了那些村民:“只要有了这个,那妖便会神形俱灭。你们要把他抓起来,要用黑柴烧死他,记得在他的身边放上这种符,他便施展不出法力来了。”

    原来……是这个老妖婆干的事!她为什么要这么害穗白?

    而在这时,明玦眼前又闪过一道白光,他到了穗白体穗玄挡箭而死的那个晚上。穗白死在穗玄的怀中,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可是那些火似乎是有魔力一般,雪水滴在那上面滋滋滋的响,可是却越烧越旺。

    这时,那个老妖婆竟然从火堆中毫发无伤地走了出来,她笑着……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她走一步身子就直起来一分,好像也长高了不少,脸开始变得光滑平整——竟然还是那个男人!

    他走到穗玄面前:“你恨那些人吗?”

    穗玄忽然抬起头用含着泪水猩红色的眼睛瞪着他:“找死!”

    那个人躲过了穗玄突如其来的攻击:“我可以帮你。”说着,他便从自己怀里拿出了一粒白色的药丹,“吃了它,你的力量就会变得更强,才能为你的哥哥报仇。”

    明玦到现在才看明白,这一切不过是这个男人自导自演的罢了,是他害死穗白,现在又要挑唆穗玄……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穗玄接过了那粒药丹,然后看向了那个男人:“你是何人?”

    “我?哈哈哈……我跟你们是同一类‘妖’!”他故意将后面那个“妖”字念得很重,这使穗玄又想起了穗白所遭遇的一切。

    “你的哥哥就是太善良了,那些不值得同情的,所以吞下这丹药,杀了他们去吧。我有办法能让你哥哥重新活过来哦。”

    听到这里,穗玄睁大了双眼看向了那个男人:“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个男人看见穗玄犹豫不决,于是将他手中的丹药抢过来,掰开了两半,自己将其中的一半给吃掉了:“看吧,没有毒!”

    “若你再不做决断,你就再也无法救回你的哥哥了。”穗玄听到这里,毫不犹豫地将剩下的那半粒丹药吞下去了。

    火焰瞬间燃得更大了,包围了整个村庄……所有人都没有逃过被烈火吞噬掉的命运,就连以前穗白最喜欢的那些梨花树也没有幸免于难。

    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成了一片灰烬,土地变成焦黑色的,那些人死后全都被大火烧成了灰,他们的灵魂被那个男人教给穗玄的阵法所困,不能转生亦不能投胎。而穗白的身体保住了,他被安置在布满了冰块的山洞里,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或许有一天会醒来吧……

    一切都是那个男人设计好的……可怕……明玦又往后退了几步,他大声呼喊着烛微:“神君,神君!你在哪里啊?”

    而就在这时,一双手突然在他的背后绕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找到你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