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卷贰.神魂消散】第五十三章 荣双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019 更新时间:2019-09-20 21:02:10

    白药和应青不知在天宫上待了多久了,陵镜不是让他们做这个就是让他们做那个的,每天把他们两个折腾的骨头都快散架了。陵镜倒不是故意刁难他们,无非就是让他们两个跟着他去天宫冷清的地方散步罢了。

    这镜花台虽然造得跟迷宫一样,但陵镜说出去就出去了,也没有人敢拦着他,只不过总有一些讨厌的人跟苍蝇一样在远处跟着他。白药原本想给他们一顿教训的,谁知陵镜却说不用管他们,由着他们去。

    后来,白药渐渐得知,陵镜与天帝的关系不是很好。陵镜也对身边的人不冷不淡的,冷得像块冰一样,只有霜漓来时,他才会支开众人与霜漓说好一会儿的话。原来霜漓跟先任花神的关系那么好的嘛?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交谈甚欢,重华都跟没看见似的,可是那天应青不过碰了陵镜一下,重华便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真的是搞不懂天帝啊……

    走在长长的祥云大街上,一些人都不敢看陵镜,但是却将他身后的两个人看得清清楚楚,这下谁都知道天后身边多了两个从花界上侍候他的花仙。

    镜花台中。

    重华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其实不来也挺好的,两个人一见面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徒添烦恼罢了。

    这时,木莲从殿外传报道:“天后,有人想要见您。”

    陵镜此刻正坐在窗前握着一根已经断了的风筝线,他没有回过头来:“不是说过了,除了霜漓,我谁也不见。”

    “可是……”木莲还没说完,殿外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可是,我已经来了啊!”

    来的人是一个穿着一身华丽锦服的女子,她跪在殿前:“北辰荣神君之女——荣双,参见天后!”

    陵镜笑了一声,缓缓回过头,掀开层层月白色的绫帐,走到正殿中的凤座前坐下来:“荣神君……似乎是……”他有些记不清了,隐隐记得他是重华的哪个叔叔来着。

    轩辕皇那么多代子孙,但能真正被人记住的只有那些继位天帝,拯救个苍生的人了吧。

    荣双继续道:“是,我父君是陛下的第七位叔叔。”

    不管怎么说,陵镜有些不悦:“你知道,我不喜欢被人打扰……”话还没说完,那荣双就抬起头来看向了陵镜,她忍不住赞叹道,“哇……绝世无双,传言果然不假!”

    守在一旁的木莲此刻呵道:“大胆!天后还没让你起来!”

    陵镜摇了一下头:“木莲,你先下去吧。”

    “是……”

    这时,荣双连忙摆手,又跪下:“不不不!天后,我只是从未见过像您这样的人而已。小时候我也算是长得比较漂亮的神女,他们都说我艳绝群芳呢,您是一朵花,可是跟您一比,我连花叶都算不上。”

    陵镜听到这里不禁笑了一下,他听过奉承的话可多了,可是还从未听过如此比喻。

    “天后,您笑起来真好看。”荣双有些发呆地看着他。

    陵镜听她这么一说,脸上的笑容忽然又消失了:“这镜花台冷清得很,从来无人问津,你一个年轻貌美的神女来这里干什么?莫非只是为了见我一面?”

    荣双此刻又抬起头道:“年轻小神是有的,但貌美可是万万不敢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试问谁不想见一见三界第一美人呢?他们不来,是因为他们惧怕陛下,不敢来,我父君是陛下的叔叔,我来这里,他不会有什么异议的!”

    北辰荣神君似乎是助重华登位,诛魔的有功之臣,地位在天界自然不差。也怪不得她会口出狂言。

    “你倒是有趣得很。”

    “多谢天后夸奖!”荣双笑嘻嘻地看着他说道。

    陵镜此刻脸又冷了下来:“如今你看也看了,就回去吧。”

    荣双噘着嘴:“天后是要赶小神走?”

    “我不喜欢别人叨扰太久。”陵镜说到这时揉了一下额心,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

    荣双见陵镜赶自己走,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天后!其实……小神此次前来是想求您一件事的……”她说着说着底气似乎有些不足,声音也慢慢变小了许多。

    就知道这小丫头找他没什么好事,陵镜抬起头看着她:“肯说实话了?”

    荣双又嘻嘻地笑着:“天后……小神确实有一事相求。求您让陛下纳我为妃吧!”

    “…………”听她说这话,陵镜有些愕然,他愣住了。

    “小神自小.便仰慕陛下,他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小神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嫁给他。小神的父君给我取名为‘荣双’便是希望我荣华一世,富贵无双,嫁得这世上最好的男儿。可是小神知道,陛下只钟情您一人,我自然是没有资格跟您争正妻,荣双只想当陛下的一名侧妃,日日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便足矣。”荣双又向陵镜说了这许多话。

    呵,只钟情他一人?重华爱的永远只有自己的权力,还有他的容色……重华不过是个自私自利的薄情寡义之人罢了。

    只是,陵镜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孩子竟能一下说出重华这么多好处来,如此深情的话反而使他有些反感。

    荣双看到陵镜呆在那里没有反应,又道:“天后这是介意与小神共享一个丈夫吗?”

    陵镜听到她这话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哈……我介意跟你共享丈夫?”

    “难道……不是吗?”荣双的声音又小了下去。

    “我陵镜这辈子只有一个丈夫,他已经死了。我已有他,自然不会跟你共享你所谓的‘陛下’!你若喜欢重华,自然有无数方法嫁与他,也不必跟我来说。”

    荣双这时又往前了几步,跪在陵镜座下:“我父君求了几位神君一起跟陛下说的,可是陛下总是不听。他是太爱您了,所以眼中容不下别人,还请天后成全小神这唯一的心愿!”

    怪不得那天重华跟他提起要纳侧妃的事,原来是那么多神君已经跟他提过了。重华早就有这心思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