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全世界都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

    国民老公秦右安被拍到去某剧场探班。 吃瓜群众:秦总一定是去看男神温霆岳的,他们俩好般配嗷嗷嗷! 温家粉丝亦各种转微博扒细节P图发糖。 后来,有狗仔拍到十八线小糊咖沈苏云主动投进秦总怀里。 众网友都怒了:哪来的low穿地心野鸡也想染指我们秦总! ====== 坐在奔驰车里的秦总红着脸、姿势僵硬——还在回味自家心肝第一次投怀送抱的滋味。

    第二章

    小说: 全世界都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 作者:金家懒洋洋 字数:2211 更新时间:2019-09-21 09:41:19

    “唔……”

    沈苏云已经是第七次点开微信聊天页面了。

    四周夜幕四垂,摄影棚亮着大功率探照灯,正在赶最后一场戏。天上已经下起了薄薄的雪,好像一点碎碎的棉花糖屑,触到地面就化作了水。

    他已经没有戏了,今晚也不会再有戏份了——那,要去和秦右安一起吃晚饭吗?

    不过对方发来的这个微信,也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啊,一副自己已经决定了的语气。

    哼。

    一个硬物捅了捅他的背,他赶紧转过身去,原来是拿着雨伞的吴深:

    “阿云,还呆着干嘛?赶紧赶剧组的大巴车回酒店啊,否则要跟第二拨人一起挤,会没座位的。”

    破剧组,就是这么穷。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俩也是穷,连辆保姆车也没有,只能挤剧组大巴。

    沈苏云把微信页面递给他:“那谁要和我一起吃饭。”

    吴深一看秦右安要来看沈苏云,喜上心头,差点给他跪下说: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陛下要来咱们宫啦!”

    不过一看沈苏云一脸不高兴的模样,这话还是咽了下去,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你去吗?”

    沈苏云把手机塞进羽绒衣口袋里,精致的小脸上很不在意的模样:“去吧。”

    反正自己很久没好好吃一顿了,就当改善一下伙食好了。

    ……

    过了一会儿,秦右安的车就到了,当然,应沈苏云的要求,停在了离剧组很远的一个隐蔽处,仿佛秦右安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人,生怕被人看见了。

    吴深本来是不去的,撑着伞把沈苏云送到,跟秦右安打了招呼就想走,谁知秦右安叫住他说:

    “吴深,你也一起来。”

    吴深看了一眼奔驰车后座端正坐着的自家小崽子,见他朝自己也使了个眼神,便依言上了车。

    车子发动,开车的是秦右安的秘书蒋识勋。

    奔驰车隔音效果很好,车内安静,只听得见雨刮器和挡风玻璃规律的摩擦声和发动机的声音。空调温度开得正合适,不会过于冷也不会过于热。

    秦右安看着端正坐着全不斜视的沈苏云,斟酌了一下,问道:“外面冷吗?怎么不多穿一点?”

    沈苏云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英俊冷厉的脸上面无表情的,仿佛例行公事,不由冷淡道:“不冷。”

    秦右安见他不高兴,面色黯了一下,问:“在剧组过得好吗?”

    沈苏云面不改色:“很好。”

    坐在副驾驶的吴深听得都快急死了:小祖宗,你过得那叫人过得日子吗?还不赶紧给我撒娇!

    刚刚跟我很会撒娇,现在对着你有钱的老公为什么这么冷淡?

    快跟你老公撒娇!叫他给你投个资改善一下条件!

    秦右安见沈苏云表情冷漠,一副不爱搭理自己的模样,便也不再问了。

    他心里其实知道,和自己结婚,沈苏云心里应该是不愿意的——要不是什么爷爷辈定下的娃娃亲,受沈家全部长辈的一致要求,沈苏云恐怕理都不会理睬自己。

    沈家是书香门第,号称吴兴第一家,主家后来迁到申城,但还是上流社会的名门望族,后代遍布政商界,沈苏云的爸爸就是著名的画家沈溪远,叔叔沈淇远是著名的空气动力学专家,而沈苏云的妈妈是著名企业家胡韵德之女、著名翻译胡音。

    沈苏云大学要学表演专业,沈溪远当然不答应,还是胡音好说歹说才劝他答应的,结果沈苏云学了之后成绩并不出色,连他的老师也说他在这方面没有天赋,倒是对画面把握、构图等方面很有灵气,建议他去学导演或者干脆跟他爸爸一样去当画家,结果他不听,就是要当演员。

    为此,沈溪远跟他大吵了一架,沈苏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坚持要自己去娱乐圈独自闯荡,闯出个名堂给他爸爸看,沈溪远也是个倔强的父亲,就是不肯低头,父子俩都有一年没见面没说话了。

    秦右安也是倒霉,看见沈苏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长得干干净净,精致得跟个瓷娃娃一样,眼底又是倔强又是灵气,说话还软软,这种宝贝哪个1号看了都喜欢啊!

    可惜吧,他娶了沈苏云的身子,得不到沈苏云的心——沈苏云一心沉迷追求演员梦想,对他这个突然出现的娃娃亲对象根本不感兴趣。

    秦右安侧头看了一眼坐另一边与自己所隔甚远的沈苏云,面色更沉了。

    ……

    很快到了吃饭的餐厅。

    沈苏云脱了羽绒衣,穿着一件高领的杏色毛衣,手撑着腮帮子等着上菜,他家家规严,饭桌上不能玩手机,他教养良好,到哪儿都遵守这规定。

    吴深和蒋识勋去边上包厢吃饭了,沈苏云有点无聊,就疑惑地问道:

    “深哥和蒋秘书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

    秦右安闻言看向他,俊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薄唇翕动:“我不喜欢。”

    沈苏云:……

    这位霸总还挺任性。

    好吧,反正是你自己的钱。

    沈苏云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包厢大气而富丽堂皇,吊灯精致明亮,桌上铺着绣有牡丹花的红色桌布,无论是餐盘还是送上来的茶盏,都十分考究,一看便知是个高档餐厅。

    包厢内很安静,隔壁也很安静,绝没有嘈杂的劝酒声起哄声和嬉笑声。

    在这寂静的地方坐久了,不免无聊,于是转眼看了一眼身旁的秦右安,见他凝重着一张脸,满脸严肃,仿佛在考虑什么公司的重大决定似的,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还有工作没做完啊?”

    没做完你跑这么远来找我吃什么饭啊!

    “没有,我做完才来的。”特地赶工赶完了才来的。

    “哦。”沈苏云点点头,没话找话,“你怎么突然跑来找我吃饭?”

    秦右安愣了一下,随即语气生硬地说:“出差,顺路。”

    只是说完,他就脸色更奇怪了,好像是在懊恼自己。

    沈苏云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只以为他真的是顺路来看自己,于是脸色也更冷淡了——

    他就知道,秦右安这家伙怎么可能特地来看自己,果然只是顺路而已。

    犹记得当时自己被妈妈告知要和娃娃亲结婚,知道对方是秦右安的时候,自己还挺高兴的,因为秦右安高高大大的,长得又特别有男人味,还恰好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类型。

    谁知道后来秦右安的妹妹告诉自己,秦右安是个直男,和自己结婚不过是完成家族任务而已。

    他当时想,好的呗,反正结婚的时间是两年,就是走个形式完成一下老一辈的遗嘱而已,谁还不是完成家族任务呢?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