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全世界都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

    国民老公秦右安被拍到去某剧场探班。 吃瓜群众:秦总一定是去看男神温霆岳的,他们俩好般配嗷嗷嗷! 温家粉丝亦各种转微博扒细节P图发糖。 后来,有狗仔拍到十八线小糊咖沈苏云主动投进秦总怀里。 众网友都怒了:哪来的low穿地心野鸡也想染指我们秦总! ====== 坐在奔驰车里的秦总红着脸、姿势僵硬——还在回味自家心肝第一次投怀送抱的滋味。

    第七章

    小说: 全世界都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 作者:金家懒洋洋 字数:2250 更新时间:2019-09-21 09:41:19

    第二天下午,有人送了一台取暖器到剧组,指名道姓是送给沈苏云的。

    沈苏云当然很疑惑,吴深跟他说:

    “是你的粉丝集资给你买的。我跟两个粉头诉了诉苦,谁知道她们就当了真,刚刚忽然告诉我给你买了取暖器。”

    沈苏云听了,心底温暖,但感动之余,也嘱咐了吴深说:“以后不要跟她们说这种事了,她们本来也都是学生,没什么钱的,我们怎么好意思收她们的东西?”

    他粉丝不多,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学生,他怎么好意思收她们的东西?本来他也不是买不起取暖器,只是他戏份没多少,在剧组待不了多久,买个取暖器日后带回家也麻烦,所以就没买。

    吴深口头应了,心中想着,看来以后秦总再送东西,自己就得另编理由了。

    沈苏云还想发微博感谢,吴深没让他发,怕穿帮,就以“毕竟是粉丝集资买的,在微博上发有点鼓励她们日后买礼物的意思,还是别发了,我已经私下里感谢过好多次了”的理由劝阻了他。

    这几天沈苏云的戏份比较密集,几乎天天都排满,好在辛苦这一阵子,他就杀青了,能赶在农历的十二月二十之前结束所有工作。

    有了私人的取暖器当然方便多了,沈苏云一下场就可以坐到暖暖的取暖机前取暖,也算是寒冬工作中较少的一点欣慰了。

    不过之前跟他因为取暖机起了龃龉的男三号程尧声见他有了一台私人的取暖机,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总是在旁边指桑骂槐地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偶尔还拿他的手表房子什么的炫富,明着暗着嘲讽沈苏云是个十八线的小透明。

    沈苏云也懒得理他,每次都当作没听见。

    这天程尧声不炫富了,开始炫耀收到了某个大导演的试镜邀请函:

    “小张你说什么?庄讳言老师让我去试镜《夜行锦州》的男一号?”

    他的助理小张就笑得十分得意地说:“是啊,《夜行锦州》是大热IP,庄讳言刚买的,很早以前就说要拍了,迟迟都没有确定男主角呢!这次邀请您,一定是看中您了!”

    她说话时语气是敛着的,但声音明显是放着的,一副巴不得全剧组都听到的模样。

    不过这会儿男一号墨河正在场上拍戏,听不到的,能听到的,也就是沈苏云了。

    吴深这会儿正坐在沈苏云身边给他煮红糖姜茶,听了,不由讥诮地笑了一声,也故意说道:“哎哟,这老姜老枣的,一脸褶子,还冒上来出头,看我不按你下去!”

    说着,恶狠狠把翻滚上来的红枣用勺子按了下去。

    “噗。”周围有工作人员没忍住,笑出了声。

    沈苏云也没忍住,扬起了唇角。

    程尧声最忌讳别人提他的年龄和皱纹,吴深偏偏要往他痛处踩,程尧声不气死才怪。

    那边的程尧声果然是黑了脸,愤愤道:“有些人就酸吧!十八线low咖,下辈子也得不到这种机会!”

    吴深正想反击,沈苏云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朝他摇了摇头,吴深只好撇了撇嘴,愤愤作罢了。

    沈苏云知道他不高兴,想扯开话题说点什么,就听自己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是自己哥哥沈苏枫的电话,忙起身往无人处走了几步:“喂?哥。”

    “是我,官官。”那边是沈苏枫一如以往的低沉温和的声音。

    官官是沈苏云的小名,他爷爷沈跃文取的。“官官”一词原是古代对年轻男子或男童的爱称,沈跃文从小就爱极了这个聪明灵秀的孙子,所以就给他取了这个小名,他们家族里亲昵要好的长辈都叫他这个小名。

    “怎么了,找我有事?”一般要没什么急事,他哥都是发微信给他的,也不知是有什么急事,才打电话给他。

    那边的沈苏枫笑了一声,道:“也不是急事,很久没见你了,又有件事,微信里说不清楚,还是给你打个电话。”

    “什么事?”

    “我们公司投了一部电视剧,制片人知道你是我弟弟,又看了你的照片,觉得你挺好的,要不……你就接了试试?”

    沈苏云一愣,随即蹙起眉来:“什么剧?”

    他哥哥有个传媒公司,叫嘉视传媒,专门搞影视、电视节目制作的,是他哥哥顺手创立的,他哥哥最喜欢的还是拍卖行,手底下有个主要拍卖全世界名画的公司,这个嘉视传媒算是他的副业,老板是他,但执行总裁不是他。

    去年他刚出来闯荡的时候,他哥就跟他说过好几次,让他去拍嘉视头排的电视剧,他倔强没答应,渐渐的沈苏枫也就偃旗息鼓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又找上他了。

    “《夜行锦州》你知道吧?大IP,著名的制作人庄讳言制作。不过是他自己看上了你,不是我强行塞给他的,所以……不如官官你去试试吧?”

    居然是《夜行锦州》?

    不知是因为巧合还是沈苏枫,沈苏云有些好笑地扬起了唇角,道:“哥,你真当我还是那个十六七岁的弟弟?”

    他跟沈苏枫的关系如此隐秘,庄讳言又从何知道?分明是要么嘉视传媒的人说的,要么就是沈苏枫自己说的,嘉视又是最大的投资商,庄讳言不可能不卖他们的面子,与其说是庄讳言看中了他,倒不如说是沈苏枫看中了他。

    沈苏枫听到他说话间隐隐的笑意,不由也低低地笑了一声,语气温和宠溺:“官官,你还真猜错了。昨天我跟庄讳言一起吃饭,丁松提了一句你的事,庄讳言就说想看看你的照片,后来当场看了你的照片和视频,当场就定了你,跟我实在没什么关系。”

    沈苏云却还是不那么相信,道:“算了吧,总归是你们公司投拍的,更何况又是大热IP,我这种十八线小透明去演,不是招黑吗?”

    沈苏枫道:“这有什么,庄讳言向来不喜欢用那些当红的,喜欢启用新人,用你也无可置疑啊。”

    沈苏云沉默了须臾,还是道:“我还是不想去,总归是你投拍的,我怕爸爸说我作弊。”

    他心里跟他爸爸沈淇远较着一股劲,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劝服的。

    “成与不成,你先来试试……”

    他还没说完,就被沈苏云打断了:

    “哥,那边导演叫我呢,我们再联络啊。拜拜!”

    说着就挂了电话,走到座位边,吴深一脸好奇:

    “和谁打电话呢,导演叫你也没听见。”

    “没谁,一个老同学。”

    沈苏云不敢跟自家经纪人说自家大哥投拍了一部大热IP改编的电视剧,让自己去演,却被自己拒绝了——要是让吴深知道了,非得念叨死他不可。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