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全世界都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

    国民老公秦右安被拍到去某剧场探班。 吃瓜群众:秦总一定是去看男神温霆岳的,他们俩好般配嗷嗷嗷! 温家粉丝亦各种转微博扒细节P图发糖。 后来,有狗仔拍到十八线小糊咖沈苏云主动投进秦总怀里。 众网友都怒了:哪来的low穿地心野鸡也想染指我们秦总! ====== 坐在奔驰车里的秦总红着脸、姿势僵硬——还在回味自家心肝第一次投怀送抱的滋味。

    第二十一章

    小说: 全世界都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 作者:金家懒洋洋 字数:2102 更新时间:2019-09-21 09:41:20

    一旁的沈苏枫却是笑了一声,冷冷地盯着他:“你想要什么?”

    张大泽听他语气有退让的意思,哼笑了一声,缓缓走近二人,阴阳怪气道:“蓝舟啊,可是个放荡的人,床上的花样别提多少了,我呢,也喜欢跟他玩点花样,所以呢,我手机里有他的床照,相信你一定很想欣赏……”

    蓝舟怒不可遏地瞪着他,几乎要用目光将他撕碎。

    他像是没看见,对着沈苏枫,唇角的笑容越发邪佞:“你不是很有钱吗?不如就给我五十万,我就答应你,暂时不把床照发出去,怎么样?”

    “别给他!”蓝舟看向沈苏枫,又怒道,“张大泽,你少在这里敲诈勒索,我告诉你,你这样是犯法的!”

    “犯法?”张大泽挑眉,阴险笑道,“反正你无凭无据,凭什么抓我?”

    “你,张大泽你这个畜生!”蓝舟气得发抖,简直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

    他一直爱着的、以为可以依靠、可以共度余生的人,居然这么恶心,这么阴险虚伪!他当初简直就是瞎了眼才会和他在一起!

    将近年关的冬日街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可是蓝舟的心比冬日的风还要冰冷,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脑子嗡嗡嗡地发胀,几乎就要冲上去一拳砸在张大泽的脸上!

    他不恨张大泽贪钱,也不恨他报复自己,他恨张大泽辜负自己的满腔深情,他恨张大泽把自己的感情踩在脚底践踏!

    一旁的沈苏枫见他握紧了拳头,牙关紧咬,一副要跟张大泽拼命的模样,连忙拉住他僵硬的手臂,一把把他拉进自己怀里,几乎是贴着他的头顶对他说道:

    “别怕,有我。”

    怀中人的身子仍是僵硬的,仿佛有一股愤怒的力量使劲冲击着他的身体要往外而去,沈苏枫把他抱得更紧了:

    “舟舟乖。”

    怀里的人这才渐渐、渐渐软下了身子。

    “怎么样?”张大泽笑得阴险而得意,眼镜底下的那双阴邪的眼睛露出不怀好意的光芒,“反正对你来说,五十万也就是手指缝里漏出来一点对吧?”

    “五十万当然是小意思。”沈苏枫说。

    蓝舟连忙阻止他:“苏枫!”

    五十万对于他而言可能是个小数目,可是对于蓝舟而言,那可是很大一笔钱,更何况,张大泽只是暂时不发出去,这种人,以后一定会一次又一次无止尽的勒索的!

    “别说话。”沈苏枫搂着他的左手往他后脑勺一按,直接把他的脸按在了自己胸膛上,“不过我手头没那么多现金,你也知道,个人账户转账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额度。”

    张大泽也不清楚到底怎么样,可看沈苏枫说得那么自然,不像撒谎,自然也信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跟我来,我去认识的银行那边柜台取,反正我是VIP客户,不用预约很快的。”沈苏枫说着,见张大泽一副怀疑的模样,便挑眉,“你没胆子跟来?”

    说完,还嗤笑了一声。

    “谁说我没胆子?”张大泽当然不能在沈苏枫面前漏了怯,于是站直了身子,声音都高了几个度,“反正蓝舟有把柄在我手里,谅你们也不敢怎么样!你们带路!”

    “好,走吧舟舟。”沈苏枫说着,再次牵起蓝舟的手往前走。

    蓝舟看看走在前面的高大身影,不由泛起狐疑——男神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不会真给张大泽五十万吧?他跟男神才第二次见面啊!

    男神也太有正义感了吧?!

    临近农历十二月底,申城虽是江南,这会儿还是中午,但仍是寒意逼人,太阳挂在天空,好像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一点暖意也没有。路上已经挂起了红灯笼,装饰了行道树和路灯,行人和车流匆匆,节日的气氛逐渐浓烈,可是蓝舟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他们走了大概五六百米,人越来越少,眼看就要进一个小巷子了,身后的张大泽起了疑心,恶狠狠地叫道:

    “你到底要去哪里,可别耍花样!敢耍花样,蓝舟的床照可就满天飞了!”

    沈苏枫没理他,拉着蓝舟的手径直往里走。

    张大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才跟着他进小巷子,就见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四个人,一下把他按住了,他隐约发觉自己被耍了,高声大叫:

    “我*操!你们想干什么!蓝舟!你的床照可在我手里!不仅是手机,电脑都有!你不怕我发出去吗!”

    “呵,我说了我是有钱人,你还敢跟我走,是你自己蠢。”沈苏枫冷笑一声,对着那四个高大精壮的男人道,“先给我揍他一顿,打断他一条胳膊一条腿,让他长长记性。”

    张大泽见他居然不受自己威胁,这下是真急了:“喂,有话好好说啊,不就是一个便宜男人吗,你……啊!”

    他的话没说完,拳打脚踢已经招呼上了。

    蓝舟看着他在地上哀嚎打滚,只觉心中十分快意——该!就该这样!要是自己,打死他跟他同归于尽都不过分!

    张大泽见自己跟沈苏枫商量不成,立刻改了口,一边哀嚎一边叫蓝舟:“舟舟!舟舟,你救救我啊,噢……你不会真的这么无情吧啊——舟舟……”

    蓝舟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他,只觉得他又蠢又坏,又可恨又可悲。

    到这份上了,还指望自己救他?

    张大泽就好像一只被人痛打的落水狗,惨叫讨饶,不过并没有人理睬他,直到那些人停下拳脚,他的呼痛声和呻吟声才渐渐低下来。

    沈苏枫接过手下人递上来的张大泽的手机,只看了一眼,“啪”地一声,竟将手机随手扔到了张大泽面前,语气中含着笑意:

    “你去发床照吧。”

    蓝舟猛然抬头看他。

    就见沈苏枫那张俊雅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居高临下,像看一只丧家犬一样看着张大泽:“你的手机电脑云存储全部被我的人黑了,上面只有你自己的床照,去发吧。”

    张大泽满脸血污,艰难地抬头,不敢置信又愤恨地看着他。

    蓝舟亦是惊诧地望着他。

    他说:“我弄死你,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你以后,最好绕着我们俩走。舟舟,我们走。”

    拉着蓝舟径直从他身上跨过去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