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八十五章 双向的道路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368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37

    嘴角随之微微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张显宗随意的抬起一条腿搭载另一条腿的膝上,一边放软腰身靠在椅背之上,一边将双手十指指尖相搭放在膝上,然后挑了挑一边的眉梢,刻意放柔了声音吩咐道:“看看,你们都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能对胡团长这般无礼,去,把胡团长放下来,好好给他陪个罪。”

    袁团长看了看自家阴阳怪气的长官,又看了看明显不嫌事大的陈若和李明远,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一步,然后小小的忧犹豫了一下,又回头询问般的看了张显宗一眼,见他点点头,只能迅猛的出了手,一把拔出胡生陌嘴里的棉布团,然后立即退到张显宗的身后,其实他们也不像这般作态,只是,这个胡生陌嘴上实在太过不干净了,只能破格用上这个方法。

    胡生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能够说话了,嘴里意义不明的呜咽了好几声才发觉自己嘴里已经没有东西了,反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那么傻愣愣的安静了下来。

    还未等胡生陌重新开口,张显宗放下自己翘起的二郎腿,身子微微前倾,抬眸看着胡生陌:“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而我也不想过多的解释,只一句话,成王败寇罢了。”

    胡生陌听了这话,脸一下子气得绯红,他绷着的嘴角微微抖动,双唇开开合合,他想说,顾司令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这般的忘恩负义,他也想说,张显宗你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甚至,他还还想用尽他能顺口而出的所有脏话将张显宗的里里外外,祖宗宗族轮番问候一遍。

    可是,哪怕他在这几天里早就骂了张显宗很多遍,到了现在,张显宗就在他的面前,就这么以一副他从未见过的姿态带着几个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胡生陌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他早就习惯在面对张显宗的时候憋出文绉绉的语气,早就习惯在看见张显宗的时候犯怵。

    悲哀的发现这个现实,胡生陌重重叹出一口气,他低下了头,就好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身上挂着花,傲气也被重重挫伤:“参谋长,老胡我无话可说,但是,您要让我背叛司令,我做不到,我手下的兄弟也做不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诧异的看了胡生陌一眼,李明远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一句话里面多半是脏字的大老粗竟然会是这样的表现,不由得侧眸看了垂眸沉思的张显宗一眼,他的这位长官,还真是布局深远,这样的影响力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获得的。

    张显宗自然明白胡生陌的意思,说到底,这一次,也算得上是机会难得,毕竟,胡生陌并不常常单人外出,若不是这一次要给顾玄武送行,他也不会一个拿枪的都不带在身边就这么带着一团的半数军官出了军营。

    所以,他这么大义凛然的一番话,无非是想要张显宗手下留情,毕竟,胡生陌曾经亲眼看见过小灰,他不认为,自己的负隅顽抗可以和这样超越常识的存在抗衡,但是,他毕竟是一团的团长,他带出来的兵他清楚,里面有一大半都死忠于顾玄武,若是他的命可以为这些属下换来一个活命的机会,他也就不算白死了。

    在场的人都不蠢,自然都明白胡生陌打的主意,陈若见张显宗似乎真的在考虑那些话的可行性,不由得皱起了眉,他最看不得胡生陌这样看似大义凛然,其实是抹黑别人的举措,立马嘲讽技能全开:“这倒是有意思,胡团长倒是做了好人,死得干净,那好心放掉这些危险分子的老大呢,不就成了不忠不义的小人了么,是不是以后还要被这些人以为你报仇的名义纠缠不清?胡团长,您可要明白,您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阶下囚,喊你一句胡团长您还真以为那个军衔还在您的肩上?想要谈条件,就要看看自己手上有没有相应的筹码,你的命早就在老大的掌握之中,生死可并不由你。”

    并没有阻止陈若带着几分怒火的发泄,张显宗只是在他说完之后,递过去一个淡漠的眼神,然后微微抬起头重新看向一脸憋屈北自己晚辈怼了一通的胡生陌:“小陈的话虽然刺耳,但是道理却不错,胡团长,您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嘛,便是主动配合,做好那几个牢房的工作,只要你愿意加入,我可以把五团团长的职位给你。”

    “这一条路,我不走,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只认一个死理,我既然决定跟着顾司令,那么,我只能当他一人的兵。”胡生陌想都没有多想,直接拒绝了这个提议,他的确贪财,的确没什么本事,但是,他却也有着自己的底线和行事风格。

    “那么,你还有第二条路,我并不打算杀了顾玄武,不过也不会任由他去自由发展,我在这里给你一个承诺,若是活抓了顾玄武,我会让他衣食无忧,只软禁他三年,三年之后,我会放了他,那个时候,你们可以随着他一起离开。”张显宗似乎知道会得到这样的回复,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反而很是贴心的停顿了一会儿,等胡生陌表完忠心才慢吞吞的再度开了口,淡漠的话语似乎只是在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却惹得在场的人全都瞪大眼眸。

    “老大...”袁团长看看彻底傻了眼的两个后辈,很是不赞成的开了口,却又没有往下在说下去,他知道,以张显宗的性格,说出去的话便不会再收回来。

    “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胡生陌抖了抖嘴角,声音颤抖的抖落出半句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这算什么,三年之后,他们便对他不再有威胁性么,他到底凭什么这么自信,难不成,他已经谋划得如此长远了,若真是如此,倒是输得不冤,输得不冤...

    岳绮罗看着眼眸闪着光芒的张显宗,心下顿时雀跃了起来,她爱极了张显宗这般自信满满的模样,就这么歪着脑袋,伸出小手捧着自己的半边脸,视线一直流连在张显宗俊朗的面容之上,很是漫不经心的问已经回来了的小纸人:“还没有找到么?”

    “主人,这附近都搜查过了,没有找到任何痕迹。”小纸人们互相交换着情报,然后飘出一只喏喏的说到,它们真的很用心的去找了,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找到。

    岳绮罗微微皱起小脸上秀气的眉毛,既然没有找到,那就说明那个山鬼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那只山鬼尤其擅长阵法,想要骗过小纸人们也并不困难,只是,这样一来,是不是反而让张显宗陷入了危险之中?

    水眸之中染上了恼怒的绯红,岳绮罗咬了咬下唇,这个山鬼性格还真是惹人讨厌,明明道行不浅,却就是喜欢藏着掖着,简直不像山之灵气化形而成,反倒像是乌龟修炼成精。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