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九十七章 变相的软禁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111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38

    顾玄武愣了,的确,这样类似的反叛他还见得少么,心下不也是觉得这些再正常不过了吗,可是,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不同的,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和张显宗之间会落得今天这种田地,他严肃着一张脸,再看不到半点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张显宗,你让我死个明白,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顾玄武想不到该说什么,但是他真心觉得冤枉委屈,若是他人也就罢了,但是张显宗不一样,他可是真的把张显宗当做了自己的弟弟。

    当初,那些从小村庄出来的伙伴,这么多年下来,也只有他和张显宗活了下来,再加上张显宗总是闷沉沉的不说话,顾玄武总是觉得自己应该照顾他。

    面对顾玄武的委屈,张显宗垂下了眼眸,他抿了抿嘴,心下有些累了,这些事情早就已经过去,顾玄武要他现在说清楚祸根是什么时候种下的,他自己其实也不清楚。

    不过,张显宗倒是依稀记得,很久以前,他也曾经真心实意的把这个一直照顾着他的顾石头当做了自己的哥哥,只是,这份情感在什么时候变了质,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顾玄武,你就当是我张显宗生了反骨,教养不熟,背叛了你。”张显宗沉默了许久,然后抬声说道,他的眼眸一下子坚定了下来,是了,只要这样就够了,他不需要在顾玄武面前去解释些什么,他和他既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就没有必要再去辩解什么,他不需要他的体谅。

    顾玄武看着此时此刻锋芒外露的张显宗,心彻底凉了,他刚刚其实还是在自欺欺人,还在认为这也许只是一个误会,但是,看到现如今这个和他记忆之中完全挂不上勾的人,他无法再欺骗自己:“好,好,好,算我顾玄武看错了人,信错了人,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显宗站起身子,从办公桌后面绕到顾玄武的面前,对上那双狠厉的眼眸,轻轻嗤笑出声:“司令大人,有时候说得太痛快可是会打脸的,若是我把您交给白寒微,你还能轻轻松松把这句话说出口么?”

    顾玄武瞪大看眼眸,他不同于张显宗深居简出,时常和手下厮混在一起,就连白寒微那里,他也去过几次,所以,那折磨人的手法他再清楚不过了。

    “张显宗,要杀便杀,何必用一个变态侮辱我?”顾玄武心下怕了,但是嘴上却还是不服软,声音虽高,却后气不足,看来只不过是虚张声势。

    张显宗笑着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顾玄武,他的火气总是很容易被牵引出来,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白寒微,把司令大人带下去吧。”

    “张显宗,你个王/八/蛋...”顾玄武看着走进来显得风尘仆仆的白寒微,一下子彻底慌了神,各种脏话轮番出口,有种慌不择路的感觉。

    张显宗侧眸看看一脸疑惑的白寒微,慢慢转过身子,慢悠悠的说道:“白寒微,记得给司令大人找一个好住处,字面意思,不要自作聪明。”

    “是。”白寒微听得出来张显宗话语的尾音上带上了几分轻快,哪里还能不不明白自己又被长官当成了吓人的工具,在想想自己现在接管的一些事情,他只想大呼冤枉,他已经十几天没有刑讯犯人了。

    直到顾玄武在监狱之中落了户,他才明白过来,自己被张显宗耍了,虽然他不明白张显宗为什么要留他一条性命,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好在他也的确算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被好吃好喝的供着,倒是觉得这样也不错,只是心底,终究还是有几分恨上了张显宗。

    顾玄武入网之后,这文县的政局变动也算的上是彻底进入了尾声,眼见了司令大人都成了阶下囚,顽固分子里面有一些人开始动摇,陆陆续续的有人开始投降。

    而那些还在观望的人,见出去的人大多都官复原职,也就竞相效仿,毕竟,在这个乱世,忠心不二什么的太过搞笑,谁都是为了活下一条性命罢了。

    对此,李明远还是有些担心的,他不同于袁铭焕和陈若,对张显宗并不完全迷信,所以,在张显宗大量接收这些顽固分子的时候,他提出了异议。

    张显宗自然也不可能把他神识敏感,可以直接看出看出对方的真实用意的事情告诉李明远,只是说,这些人虽然重新进入军团,但是都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考核才能真正信任,暂时安抚住了李明远。

    对于自己这几个得力的手下,张显宗向来都是很照顾的,但是,他也明白,仅仅靠这几个人还是不够的,仅仅只有五个团也是远远不够的。

    张显宗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急需人才,所以只能最大范围的稳定部队,然后从中找出他需要的人才。

    忙碌了将近一个星期,张显宗在获取岳绮罗的同意之后索性住在了司令部,现在顾玄武终于被他抓住了,他也就应该兑现他之前许下的承诺,把手底的事情分派给自己的属下,然后浅笑着在思维下属惊讶的目光之中告了假。

    目送自家长官步履匆忙的离去,四个被当做苦力的军官面面相觑,陈若哀嚎了一声瘫软在椅子上:“前辈,司令大人是不是要陪着夫人去度蜜月?”

    蜜月这个说法近期才在文县流行开来,说是新婚的夫妻要一起出门旅游,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这种浪漫的设定赢得了文县所有待嫁小姐的青睐,于是乎,一时间,攀比自己去度蜜月的地方变成了这些夫人们最新的话题。

    袁铭焕伸出手对着陈若的脑袋就是一个巴掌:“小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咱们司令大人还没有结婚,哪里来度蜜月一说。”

    见陈若苦兮兮的揉着自己的后脑勺,李明远笑着说道:“袁大哥,小陈的话也不算错,虽然夫人还没有过门,但是司令大人对她的宠爱已经可见一斑了,我想,这一次,司令大人肯定是去陪夫人了。”

    白寒微坐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三位同僚笑着说着自家长官后院的八卦,无奈的撇撇嘴,嘴角却不经意带上了几分笑意。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