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山庄的辛密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278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39

    张显宗微微一怔,化形,他自然听说过,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小灰会化形,他可以看见无数化形的妖怪不觉得奇怪,但是想想那个小团子会化作人形,心中不由得有些膈应,难不成还要化作一个更粘人的小孩不成。

    岳绮罗见张显宗神色之间似乎没有表现得很好奇或者开心,反而一副郁闷的模样,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了?”

    张显宗微微苦笑,他伸出手指点点额角:“若是小灰化形,会是什么样子?”

    岳绮罗微微一愣,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张显宗竟然在纠结这个,不由得轻笑出声,觉得她的小军官还真是可爱到了一定的程度,不过,轻笑之余还是给张显宗科普起来:“这个,妖修的化形都不是自己能确定的,不过,一般都是成人形态,你倒是不用担心,会多出来一个孩童模样的存在。”

    张显宗松了一口气,至于,岳绮罗能不能收服这只妖修,能不能夺取它的妖丹,他一点也不担心,他早就发现了,岳绮罗似乎除了无心的血以及那个阵法符咒,没有其他忌惮的东西。

    重新迈开步子,张显宗带着岳绮罗走进了清竹轩的大门,不同于外面四溢的妖气,这山庄之中却是一片的和谐安宁,鸟雀啼鸣着,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岳绮罗环顾一下四周,依她的聪明,她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这个清竹轩,对那个妖修来说意义非凡,哪怕已经自顾不暇,却还是维持着此处的安宁,心下不由得有了几分主意,有在乎的东西,就相当于有了弱点,有了弱点,自然更加好办一些。

    张显宗也发现了此处的不同,他并没有看到那深色的扭曲能量,心下微微有了一些思量,他侧过脸看了岳绮罗一眼,从那若有所思的神色之中便知道,自家的小妖女和自己想的大概一致。

    “二位便是先前预定过东厢房的客人吧,您便是张先生?”俞小竹刚刚一走出门,便看见一对男女站在庭院里四下打量着,忙忙迎了上去,嘴角带上文弱儒雅的笑意,看起来格外的亲善可近。

    张显宗轻笑着点点头,他轻轻握紧岳绮罗的小手,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是他在这位俞老板的眼睛之中看到了偏执和羡慕,心下微微有些警惕,无论怎样不加敌意的情绪伴上了偏执,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想来,二位也应该看见了那些聚在一起商议的富商。俞某人只想说一句,张先生和张夫人不必担心,虽然俞某人正在出售清竹轩,但是,这其间的服务不会有所怠慢,还希望张先生和夫人玩得愉快。”俞小竹很是谦恭的弯下腰解释着,话语之中甚至带上了几分歉意,“俞某人这便带二位去东厢房,不知,这午餐,是让人送入厢房,还是,决定在大厅用餐?”

    跟上了俞小竹不紧不慢的步伐,岳绮罗细细打量这人的腰背,她隐隐觉得这个人身上有妖的气息,但是这气息太淡了,不像是从自己本体里散发出来,反倒像是从某个地方沾染上了一些。

    偏过头看了岳绮罗一眼,张显宗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柔声回答道:“不必麻烦了,我和绮罗就在大厅用餐就可以了。”

    俞小竹脚下的步子因为张显宗太过温柔的声音微微一滞,他脸上闪过一丝扭曲的神色,然后回过头笑得格外的无害:“山庄都是男女分开的各式温泉,若是二位有兴趣,现在便可以去尽情的享受一番。”

    张显宗轻轻摇摇头,侧头看向岳绮罗,脸上盛满了温柔:“不必了,绮罗身子不好,我想,还是让她先休息一下比较好。”

    目送两人相携着进了房间,俞小竹嘴角柔顺的笑意猛然之间变得狰狞了起来,他那双温柔的眼眸一下子染上了血意,幽绿色的竖瞳显得阴测测的,骇人极了,他捂住自己战栗着的胸膛:“为何,别人可以如此幸福美满,我却要面临生离死别?楚楚那么的善良美好,却要在那最美好的年华离我而去,不行,我不允许,我绝对不允许!”

    “是他么?”张显宗弯下腰给自己和岳绮罗倒上了茶水,然后坐到了岳绮罗的身边,低下头轻轻抿了一下口茶水,然后对上岳绮罗纯色的黑眸,开口问道。

    “是的,他的道行果然不浅,已经过了五百年,但是还没有满一千年,不过,对于小灰来说,已经足够了。”岳绮罗垂眸玩弄着面前的小茶杯,染了花汁的小指甲轻轻敲打着光滑的瓷面。

    张显宗想了想,刚刚,那个人的眼里,是不可错辨的艳羡,似乎很是嫉妒他和岳绮罗的亲昵,心下不由得有些烦闷,那只妖,是因为为情所困,才落入这步田地的么?

    想到这里,张显宗不由得动了几分恻隐之心,他很难想象,若是绮罗真如她所讲述的那样,对自己不吝辞色,却对无心牵念有加,他会怎么样,所以,对于痴情苦情的人,他总是不由得有些怜悯。

    很快,张显宗心中的疑问便得到了解答,在大厅用餐的时候,借着几位老板的打探,清竹轩出售的原因也就浮出了水面,还牵扯出了一个闹鬼的传闻。

    听着那个暴发户一样的富商话里话外,都是我最欣赏俞老板这样情意有加的人,你就把山庄卖给我吧,张显宗压低声音问道:“他的妻子,应该是个凡人吧。”

    岳绮罗轻轻点点头,她派出去的纸人已经把这里的情况探查得差不多了,饶是她这样一个冷心冷情,向来事不关己绝不会有恻隐之心的人,也不由得有些唏嘘感叹,生离死别,恐怕是世上最大的绝望吧,甚至,她还觉得,这个俞小竹和曾经的她好像,一样固执的把自己的爱人的神魂锁在身边,只是,那个楚楚并不是张显宗,她并没有张显宗爱得那么深,她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伦理与善恶,是个好人,却不是良配。

    见岳绮罗神色之间有些恹恹的,张显宗也顾不上一桌子没怎么动的饭菜,直接扶着岳绮罗离开了,一走出正厅,便柔声询问道:“绮罗,怎么了?”

    “那只妖的爱人,已经死了好多年了,但是他一直借着从生人身上吸取的精气帮她维持着神魂。这原本也没有什么,只是,近些年来,他的爱人有些厌倦了,想要进入轮回,强行想要冲破孕养神魂的结界,反倒使这只妖为了夺取更多的精气,真的杀了人。”岳绮罗低声讲述着自己从小纸人那里听到的消息,话语之中带上了几分若有所思,“真是一个蠢得可怜的凡夫俗子呢,张显宗,这枚妖丹,我们是要,还是不要?”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