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一百五十章 华美的勋章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336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1

    到了花园的时候,便换由张显宗重金聘请的园丁引路,很快便到了花园较为僻静的小池塘便,远远便见,由各种不规则青砖堆砌而成的池塘沿子边花团锦簇的看了一大片雪白的花朵。

    凑近了看去,岳绮罗不由得讶异的小小惊呼了一声,不同于之前的绿萼梅,尚有几分寻常梅花的模样,只是色彩稀奇了一些,这水仙却和她记忆之中的迥乎不同,重瓣的花朵早已脱离了水仙的清雅,显得格外的雍容华贵,若不是花萼不够圆润,说是白牡丹都会可信得多。

    “这是什么花?”只要这花也是张显宗特意为自己挑选的,岳绮罗抬声问道,只要是他的心意,她便万分的在意。

    这园丁本就是爱花之人,只可惜家道中落,落得个为人培育鲜花的地步,好在,岳绮罗进府之后,无意识说了一句这花园太过单薄之后,张显宗便松了他的约束,又拨了大笔的欠款,言辞之间意思简单易懂,要他务必找到特别的花草,最好四季都能有一抹亮色入得了岳绮罗的眼。

    园丁原本也没有把张显宗的话太过看重,在他看来,岳绮罗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在花草之上还能有什么见解,所以,很是我行我素的买了一些自己偏爱的花花草草,但是,当张显宗对他说,要他在这天寒的秋冬务必种活几棵绿萼梅的时候,他恍惚之间得出结论,也许,自家夫人是不懂这些,但是,似乎,自家老爷是个内行。

    被张显宗意有所指的眼神很是震慑了一番,园丁也不敢再造次了,忙忙去了花鸟房,得知进了一批水仙,便带着花册请示了张显宗之后,在花园的池塘边种下了一片水仙。

    在他精心照顾之下,球茎都很好的扎下了根,叶片抽条之后也齐齐的长出了一茬花苞,园丁喜不自禁,用自己以往的经验预测了花期,而后便去张显宗那儿请功去了。

    “夫人,此花并非国内的品种,而是漂洋过海而来的洋物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白色勋章,此花,色白而纯净,花朵雍容华贵。当时,小的将花册交给老爷挑选的时候,老爷一眼便相中了这个品种,说是,唯有此花,才配得上夫人。”园丁想起张显宗神色之间的温柔,介绍之余,很是画蛇添足的加了几句。

    岳绮罗轻轻一笑,小脸上带出连个小小的梨涡,可爱而俏皮,她半蹲下身子,伸出手抚摸上那雪色的花萼,又凑下身嗅了嗅,许是淡色的花朵香味格外的浓郁,这水仙花的香味也是带上了几分陈香的意味,就好似长久埋藏在地底的酒,醇香而馥郁。

    “夫人若是喜欢,小的便用水晶盏装上一两株给你送去。”园丁见岳绮罗小脸上满是喜色,也知道自己这顿赏应该是落着了,眉眼之间也带上了几分市侩的喜悦。

    花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将四人所做的事情捋了一遍,张显宗不由得有几分苦笑不得,虽然批示和做法都还算在路上走,但是这好似私下说话语气一般的指令算是怎么回事,一看就知道绝对是没读私塾的袁铭焕的手笔;而这前言不搭后语,跳跃性太过强烈的指令这是陈若的特点;至于,这剑走偏锋,爱留后手的这一些必然是白寒微下的指令;最后剩下的这一堆 ,问题倒不如前面那么大,但是,这浓浓的老好人和稀泥的做法实在让人难以苟同。

    心下也命白,四人定然也是琢磨了许久,又斟酌了许久才下的笔,但是张显宗也不由得有些为自家这四个手下着急,若不是生在乱世,自己又有打仗的天分,这几人恐怕会成为无业游民,找不到工作和归宿。

    不过,虽然张显宗对这也不满意,对那也不满意,但是,实际上,这些事情靠着这四人特点分明的想法去分析,去解决,倒是也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草草吃过午饭,张显宗并没有休息,而是直接将五位军团长叫到了会议室,他已经想了很久了,今天便是他的想法实施的第一步。

    除了三位权力中心的成员,另外两名军团长也同样猜到了几分张显宗的心思,所以,但他们五人齐聚在会议室的时候,心中隐隐有了判断,该来的总归要来了么?

    看着下首坐着的五位军团长,张显宗伸出手点了点桌面,清冷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之中:“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对于我们下一步的举措。”

    五人先是一愣,他们的确想到张显宗要说的便是这件事情,毕竟,他们都看得出来,自家的司令大人和顾玄武截然不同,如今的局面恐怕还喂不饱他的野心,或者说抱负,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看似沉稳自持的上司,竟然会如此直截了当的直接进入了正题,似乎笃定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袁铭焕在五人之中年纪最高,地位也最高,自然是由他先打头阵,见众人似乎没有越职先说的意思,他便第一个回答了张显宗的问题。

    “司令大人,如今,政变之后动荡的局势已然恢复,周边的势力也大多是各自为政,并没有什么可观的合作关系,而您也给了他们一个守旧维稳的印象,所以,属下觉得,当今之际最好采取迅猛的攻势,先出其不意的占下几个地盘,壮大自己的势力,给周边以震慑,而后采用收纳攀附的手段,吸收周边的小势力,等候时机,缓缓图之,这样较为稳妥。”袁铭焕在心下整理了一下措辞,很是流畅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心下却还是有些担忧,文县周边的势力实在有些杂乱,若是一个不好,便会引发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张显宗轻轻点点头,这个方法的确符合袁铭焕温吞的性格,只是这蓄积力量一鼓作气,看似奇绝,但是后续的麻烦太多,且若是在最初就如此的大刀阔斧,他和军团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他暂时把这个提议放下,转而询问道:“陈若,你是怎么想的?”

    陈若的性格和袁铭焕可以说是截然相反,他性格跳脱,战事上也是剑走偏锋,所以,他站起身子,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司令大人,属下认为,除却几个老牌势力之外,文县周边的小股势力完全可以借用剿匪的由头蚕食一通,若是争夺地盘的时候和那些个老前辈产生了冲突,那便拿那个出头之鸟开刀,其余的自然就受到了震慑,那些个司令,哪里比得上您兵多将广,武器充足。”

    张显宗轻笑着摇摇头,话虽不错,想法也新,还知道为自己的行为加上一层保护色,较之老袁的做法的确高出了一个档次,但是这种自负的态度却最是问题,更何况,那些老牌的势力都有各自的杀手锏,这北边的水也深得很,哪里有这个小子说得这般简单。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