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二百零六章 顺势的和好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294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3

    白寒微的话不无道理,张显宗也不是傻子,哪里还能不知道,之前的僵局,就是自己言辞不当的结果,只是,要怎么才能说出既诚恳又符合绮罗心意的话语呢,他觉得,论真心痴情,还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论擅于言辞,他的确还需要回炉重造。

    见张显宗向来都是稳操胜券的清隽面容上带上了几分苦色,白寒微都有些吓到了,自家夫人到底怎么了,怎么把司令大人为难成了这个样子,被引逗起的好奇渐渐膨胀,都几乎快要让他忘记了这上下级之间的禁忌。

    压下那几分不应该有的好奇心,白寒微又再度变回了那个为自己司令出谋划策的好副官,他想了想,直接顺着张显宗脸色能猜测出来的信息接着说道:“其实,只要司令大人,直接告诉夫人,她在你心中的重要地位就可以了。”

    摇摇头,这种事情,才不是绮罗生气的原因,他的心意,绮罗早就清清楚楚的知晓了,不用再多言说,张显宗摆摆手,他和绮罗之间的事情,太过复杂,不是一言两语便可以说明白的,语气求助他人,还不如自己想办法。

    白寒微也算跟在张显宗身边一段时间了,倒是对自家司令的微表情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他也很清楚,张显宗刚才的意思是说,他们之间的矛盾并不是出在这里,顺着自己司令给的逐客令退出办公室的时候,他不由得心生疑惑,既然不是因为心意上的不通出现的问题,那么,司令大人和夫人这算是闹小别扭了?

    紧皱着以往都是坚毅凛然的剑眉,张显宗单手撑着下巴,食指轻轻点着侧脸,满脸的凝重比军情危机的时候还要深重。

    “要不,你冲着小主人撒撒娇好了,就像小灰那样。”军装小纸人看不得张显宗现在的样子,他飞到张显宗的面前,撞了撞那冷峻的侧脸。

    一股恶寒之意从心口涌出,张显宗嘴角抽了抽,回想了一下小沧浪黏人的模样,顿时摇摇头,这都是什么主意,你就是想看笑话吧?

    面对张显宗的质疑,军装小纸人飘到桌面上坐好,还学着张显宗绕起了腿,一边用那张圆滚滚带着几分可爱的小脸上的小眉毛挑了挑,一边说道:“这个主意听上去不怎么靠谱,但是,不骗你,真的有效!”

    有效也不做,张显宗瞪了一眼军装小纸人,这个人不帮忙也就罢了,还一个劲的添乱,真是让他的心都累了。

    再怎么躲,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吃完了第一次无声无息的晚餐,又战战兢兢伺候小家伙洗漱,张显宗一直就这么,在不近不远处,看着岳绮罗,大气也不敢喘,说来,他真正意义上惹火岳绮罗,这显然还是第一次。

    被这样示弱的目光看着,对方还是一身带着清贵意味的司令装,岳绮罗倒是几次都快要忍不住,去回对方一个凝视,但是,这些诱惑都被她忍了下来,张显宗离开的时候,她有好好想过,却发现,无论是上一次,还是这一次,这个人都是表面顺从,私底下却是一肚子的主意,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重演,她也只能硬下心肠,以这种严重的后果来告知张显宗,我行我素是最要不得的。

    “知错了么?”直到夜色深了,坐在床沿上的岳绮罗才开了口,清清冷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里隐隐有几分回响,掷地有声。

    “知错了!”对于这问题,张显宗不做第二选项,他是真的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对,这个错误,在他刚开始让军装小纸人困住小纸人的时候,他就已经认知清楚了。

    “还犯不犯?”岳绮罗听了张显宗的回答,眉目之间总算是放开了一些郁结,她顿了顿,然后冲着张显宗招招手,等人走近了,才再度询问道。

    “不了。”若是在以前,这样的问题在张显宗看来是没有答案的,他总是觉得,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有的时候,所为之事也不由不得他,更何况,在他心中,岳绮罗的地位要远胜于自己,为了岳绮罗,他什么都会去做。

    可是,现在,在生死线上徘徊过了的现在,张显宗却是知道了岳绮罗的担忧所在,他的一生本就不长,又怎么忍心让他心爱之人早早的便去品尝那生离死别的痛苦,他此时才知道,一味的奉献,有时候,比自私更加伤人。

    见过了岳绮罗的泪水,见过了岳绮罗的绝望,也见过了岳绮罗那失而复得之后的如释重负,他哪里还敢让自己身处险境?

    岳绮罗原本还想,若是张显宗不回答这个问题,自己也不要生气,毕竟,自家这个小军官的犟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过来的。

    可是,对方不仅回答了,还回答的是“不了”,岳绮罗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半蹲下身子看着自己的张显宗,抬起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那温柔得好似浸了水的眼眸,红艳的小唇瓣抿了抿,言辞之间都带上了几分后知后觉的凝滞感:“张显宗,你,再重复一遍。”

    “不了。”张显宗抬手握住岳绮罗的小手,冲着那吃惊的小家伙笑了笑,把自己之前的话语再度重复了一边,是真的,不了,看到她的泪的时候,他便后悔了。

    “当真?”顾不及自己的手被对方握着,岳绮罗双手捧着张显宗的脸,揉揉那两块脸颊上的软肉,瞪大了自己那双水光潋滟的美丽眼眸,“当真?”

    “当真!”见自己一个许诺就让对方这般开心,张显宗心下微微一柔,也就任由小家伙一脸不可置信的在自己脸上摸摸蹭蹭。

    灵秀的瞳仁在眼眸之中转了转,岳绮罗这才慢悠悠从张显宗脸上收回小手,坏笑着转而开始解张显宗外套上的金属铜扣,三下五除二的把那碍事的军装上衣脱掉了。

    被岳绮罗这娇媚的小模样吸引了目光,张显宗失笑之余才不由得收了收腰身,握住小家伙在自己身上乱动的小手,所爱之人如今亲近,饶是他自诩忍耐力极强,也不由得暗呼吃不消。

    无奈之余,一抬眸却是对方对方挑衅满满的水眸,张显宗探手到小家伙的膝弯将人横抱了起来,低下头吻上那纤长的睫羽,惹得小家伙反射性的阖上了双眸,轻轻一笑:“绮罗,我累了,可否借你这里,暂住一晚?”

    调戏小军官不成,反被逗弄,岳绮罗自然不服气,但是一抬眸便看见了对方眼底的青影,心下一软,罢了,下一次再反击好了。

    暖香软玉在怀,张显宗虽然有几分心动,但是基于两人婚事毕竟未举行,究竟还是没有逾矩,再加上他因为岳绮罗突然昏迷的事情的确也没有怎么休息,倒是很快便睡着了。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