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双面的信任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351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4

    “老爷,李师长来了。”管家推门而进,看看抱着张沧,一副含饴弄孙状态的张显宗,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身,这些年的深居简出,倒是消去了张显宗眉眸之间的三分戾气,现在看来,这病弱的青年,温温和和,就像是最最普通的富贵人家的矜贵公子。

    张沧毕竟是妖,较之于人,生长得未免慢了一些,但是好在,众人也不大清楚他的年岁,所以,都过了两三年,小家伙身量未见长高,倒是没人察觉出有什么不对。

    虽然可以幻化出更加成熟的形体,但是想想若是那样了,便不能缠着主人赖在他怀中了,张沧自然不会去做。

    对于自家小宠物的小心思,张显宗倒是没有什么自觉,他觉得,张沧本就是妖,根本没有必要为了迎合世上的规则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整形态,三五年调整一次,不要太过夸张便可以了。

    “让他进来吧。”想不到自家的下属会有什么事情是电报不能报告,还非要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张显宗,细想无果之后便开口吩咐道。

    “爹爹,沧浪要先离开么?”张沧早就被张显宗在明面上收为义子了,所以,在张显宗再三重申不能叫主人之后,小家伙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个其实要更加亲密的称呼。

    张显宗轻轻一笑,摇了摇头,揉了揉小家伙的软发,不知道是不是相处的时间变多了的缘故,小家伙的容貌上虽然渐渐不再像他了,但是神态上却是总是带上了几分他的神韵,虽然那淡漠的气质配上这肉呼呼小脸显得格外的可爱,根本显不出张显宗眉眸之间的凛冽感来,但是,还是时不时有人恭维的说两人长得像。

    “司令大人,你看,这是我的属下新近截获的情报。”李明远几乎算是马不停蹄,推门而入之后连往常惯有的寒暄都没有了,直接双手奉上一张薄薄的纸张,眉眸之间一派肃然冷凝,英俊的面容之上也带上了浓重的无措和愁绪。

    垂眸看着手上的电报,张显宗挑了挑眉,抬眸看了李明远一眼,然后把手中的纸张交给怀中的张沧,歪了歪脑袋,淡声吩咐道:“先说说你的看法吧。”

    李明远握着自己军帽的双手之上手指绷得关节都发了白,他低头想了想,跪下了身子,抬眸看向张显宗的眼眸之中带上了几分坚毅之色:“司令大人,属下不信第五师的林师长会叛变,虽然属下和他相交不多,但是他并不是个傻子,在形式大好之下叛变,不仅声明不好听,还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饶是张显宗原意便是想要看看李明远面对这莫须有罪名会有何反应,他也实在没有想到,李明远会为了一个不甚熟悉的同僚下跪,不过,他并没有因为对方这侧面所表现出的,对自己不是很信任的态度而生气,而是低下头看向张沧:“小沧浪觉得呢?”

    李明远话一说出口就知道自己此举有些鲁莽了,顿时也有些手足无措,他想想他来之前,林师长那灰败的脸色,就觉得,若是他不小心触怒了司令大人,伤及了林师长,他定然会自责一辈子,一时间不由得惴惴不安起来,却没有想到,久久没有等来回话,却是等到了这么一句形同儿戏的话语。

    “爹爹,这便是离间计吧。”见张显宗问到自己,张沧心中便有了谱,若是这信是真的,主人定然不会有心思逗弄自己,于是便用自己软糯糯的小奶音拖长了几分说道。

    张显宗闻言轻笑出声,他转过头,饶有趣味的看向傻了脸的李明远,微微抬了抬手,示意对方起身,关键今日岳绮罗去青云道观去了,不然他也未必有这个闲心和李明远打哑谜。

    “司令大人,您真是吓死属下了。”李明远彻底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份电报,他们五人都收到了,虽然心下明白这是挑拨离间的白痴戏码,但是想想自家司令大人隐居已久,对他们的信任还留有几分,谁也不敢下定论。

    争论来去,还是袁铭焕最后做了决定,“隐瞒比背叛更加要不得”,这句话顿时将其他人说服了,是的啊,无论张显宗最后会做出什么决定,他们这些做下属若是知情不报,以后再被翻出来,无罪便也成了有罪。

    “你回去,告诉林墨,我自是信他的,不过,既然事关于他,那么,这件事情便交由他处理了。”张显宗挑了挑眉梢,戏弄也戏弄了,玩笑也玩笑过了,也该说说正事了,为了表示自己的信任,他彻底把避嫌这个因素丢开了,而是选择当事人当主事者,“希望,他可以尽早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司令大人,那我先替林墨谢谢您。”李明远也没有想到张显宗竟然会选择这么暖心的方式,脸上立即带上了笑意,点着头代对方示着意,内心里替林墨高兴,毕竟,他们现在的这种相互牵制,堪称牵一发而动全身。

    “爹爹,沧浪不懂。”张沧从小就被教育,有什么不知道可以直接问出来,而不要自己暗加揣测,所以,等李明远兴匆匆的离开之后,他抬起小脑袋看向张显宗,黑亮的眼眸忽闪忽闪的带上了几分孩子气的好奇。

    张显宗捏捏那软乎乎的笑脸,轻轻一笑:“因为,这个电报,是无中生有。”

    这其中稍微绕过了几个步骤,有点跳跃性,张沧虽然一直接受着帝王学的教育,但是毕竟本性比不得人类,所以还是不大明白,偌大的眼眸之中满是疑惑,少有的,冒出了一半的耳朵,在头顶墨色的短发纸上冒出两个小包,还随着他思考的小模样一抖一抖的。

    张显宗本就是逗他,心下也清楚,以小沧浪现在的见识,还是不可能想得那么远的,所以,抬手揉了揉那两边肉肉的小包,把那冒出来的耳朵压了回去,然后解释道:“既然,我已经很肯定,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子的,那么,见到李明远代替着林墨而来,我最需要传达的,就是我对林墨的信任。这既是对遭受了无妄之灾的林墨的安抚,也是对李明远这个懂了怜悯之心的旁观者以安抚!”

    “为什么要安抚呢?他们不信任您么?”张沧歪歪小脑袋,小脸上带上了几分郁闷,这些人就这不信任不了解自己的长官么,主人明明从来都没有让他们失望,为什么还要担心主人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张显宗被小家伙这义愤填膺的小模样彻底逗得笑出了声,正准备给小家伙上上一课,就听到了那久违了的软糯声音出现在耳侧,“在笑些什么呢,这么开心?”

    “绮罗,你回来了?”张显宗脸上立马挂上了欣喜之意,抬眸眼看去,果不其然,他的绮罗不知何时,早已出现在门口,粉嫩嫩的小斗篷,轻轻软软,衬上那娇嫩的小脸,硬生生又小去了几岁。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