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西方的教会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251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4

    “司令大人,可是觉得,这便是变革的预兆?”白寒微毕竟读过几年书,见识之上还是比之其他人稍微要强上一些,对于张显宗的忧虑,也唯有他能够理解一二。

    视线从白寒微带着三分疑问意味的眉眸之间一扫而过,张显宗低垂下眼眸沉思着,对于他们这些零散的势力,最终的结果不过有二,一是被铁血的手腕镇压,二是被稍微缓和一点的绥靖政策招安兼并,只可惜,这两条出路,都不符合张显宗的心意。

    以一人之力与天命相抗衡,并不是英勇而是愚昧,对此,张显宗心知肚明,只可惜,以他的性格,也很难屈居人下,更何况,收编的外系和嫡系始终隔着各种鸿沟,怎么算都不够划算。

    见张显宗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自顾自的陷入了思索之中,白寒微不禁有些摸不清楚自家司令大人的意思了,正准备开口询问,却被张显宗一个微微抬手的动作制止了,眼眸之中的疑惑之色不由得加深了一些。

    “若是我说,这是大势所趋,你们愿意易主求取生存么?”虽然心中有了初步的决断,但是张显宗再度想了想,少有的觉得,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还是需要询问一下自家属下的意思。

    不知道话题怎么转变过来的,白寒微微微懵怔之余,还是很诚恳的说道:“司令大人,倒也不是我白寒微有多么的忠心不二,只是,自古有言,忠诚不事二主!若是真的有这么一天,属下们自然愿意跟随您来一场自取灭亡。”

    被白寒微视死如归的表现逗笑了,张显宗轻笑着摇摇头,看向自家这个还算忠心的属下:“我知道,这话倒是你的真心话,不过,作为司令,自取灭亡这个蠢事,我还是不会做的。”

    白寒微闻言也是轻轻一笑,虽然他身居后方,没能和其他几人那般做那一方守疆土的肱股之臣,但是,待在张显宗的身边,也让他受益匪浅,张显宗毕竟是参谋出身,偶尔两人还会交流一下处理公文的经验,倒是给了白寒微不同于之前的充实。

    “司令大人,夫人来了。”几乎是准时准点,门口的守卫敲门进了司令室,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军礼之后,一如平时一般,说出的话一字不差。

    白寒微眉宇之间的神色微微一松,看向自家司令的眸光之中带上了几分揶揄,他微微弯下腰身:“司令大人,属下告退。”

    张显宗微微挑了挑眉,对于白寒微刚刚的微表情表示忽略,他轻轻摆摆手,让对方退下了。

    看着岳绮罗将中药倒入瓷碗之中,张显宗早早坐到她的身边,一双深邃的眼眸从那娇小的身子从门口进来的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从那如画的眉眼上离开过。

    没让岳绮罗开尊口,张显宗直接端起药碗,刚要喝的时候确实微微一顿,抬眸看向在身边坐好的岳绮罗,微微皱了皱眉:“这是,又换了药方?出尘子已经说过了,这些药物对我来说不起什么作用,何必累着自己?”

    岳绮罗小嘴张了张,其实她很想说,既然知道无用,那么,你为什么要喝,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她便已经对张显宗将要说出的答案了然于胸,也就只能冷着脸端起架子:“这事轮不到你插嘴!”

    话说出口,岳绮罗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她并不想冲着张显宗发脾气,这些年来,张显宗为了她,已经改变了许多,一日三餐定时定点,也再也没有熬过夜,生活规律得如同清修之人,岳绮罗心中很明白,要不是对方这么配合,这具躯壳也不可能支撑这么长的时间,正是如此,她才会更加挫败,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能给张显宗带来任何的帮助,也不能为他分担这些世俗之事,还要时不时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对于岳绮罗这猛然爆发出来的怒火,张显宗除了心疼之外再无第二种想法,他握住岳绮罗纤巧的小手,把它拉过来放在胸口,然后冲着岳绮罗绽开了一个粲然的笑容:“绮罗,不用担心,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对于张显宗此刻表现出来的温柔,岳绮罗却只想哭鼻子,这个人总是这么的犯规,就好像,她所有的心思在他的面前,都是一览无余,不带任何的阻挡。

    “把药喝了。”感动归感动,岳绮罗却是能够很快压下心下的悸动,继续冷着一张小脸下达着命令。

    “好。”张显宗点点头,当即完成了自家小妖女的命令,也不知道小家伙是怎么处理的,这最近几次的药倒是一点也不苦,反而还有些回甘。

    “这几日,你都住在这里,是有什么事情么?”岳绮罗歪歪小脑袋,话语之中带上了几分疑惑,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张显宗少有常驻司令部。

    张显宗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是的,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过,暂时也告一段落了。”

    岳绮罗本就对张显宗工作上的事情不怎么在意,听他说告一段落了也没有再问的打算了,正准备换上一个话题,却感知到了有外人进入了她的安全范围之中,也就冲着张显宗挑了挑眉。

    虽然被这个和自己极其神似的动作弄得微微一愣,但是,张显宗反应倒是不慢,他好整以暇的坐直身子,等着外面的人推门而入,却没有想到,守卫身后还带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看模样就知道,应该是西方国家的人。

    晃了晃神,张显宗站起了身子,想了想,伸出手和这新来的客人握了握手,心头却是犯了难,在这军营之中,似乎没人懂得外国的语言。

    “张司令,您好!在下是汉克斯,德国人。此次前来冒昧拜访,是想要和您商议一下建立教会的事情。”就好似知道对方的为难一般,这个外国人含笑开了口,却是说了一口流利自然的本土话。

    讶然的歪了歪脑袋,张显宗的确没有想到,这个一身黑色服饰的西方人,竟然可以和自己毫无障碍的交流,不过,他还是抓住了对方话语之中的重点:“教会?”

    到达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家之后,汉克斯但凡传教必然都需要给当地的军阀或是官僚解释一下,何为教会,所以,见张显宗发了问,他也熟络的用精简的言语给这位司令大人介绍了一通。

    直接忽略掉所谓的信仰和爱,张显宗心中有了数,这教会,无非和道观、寺庙一般,需要信徒的供奉,虽然他对上帝不感兴趣,但是心中也知道,在当今的局势之下,一味的和洋人对立,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