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苏桃的仇人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139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5

    话说到一半就停了,对无心来说,简直是煎熬,他心里火烧火燎的蹩着一股劲先把自己的肚子给填饱了,而后就那么干巴巴的看着张显宗,竟然硬生生的带出几分可怜兮兮的意味。

    这样的注视于张显宗而言,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小打小闹,所以,他少有的完全无视了无心,一边贴心的为岳绮罗将她喜欢的菜换到她的面前,一边细嚼慢咽着,出国的那几年,他身体一直不好,渐渐的也就养成了很多养身的小细节。

    身为灵体,其实根本不用进食,但是,一来,岳绮罗自己就是个喜欢精致吃食的;二来,张显宗自己的转换太过迅速,他自己都没能真正意义上适应自己的转变,一直都还保持着生前的习惯。

    对于张显宗这种可以称得上冥顽不灵的固执,岳绮罗根本不准备改变,在她看来,这样的张显宗分外的可爱,身为一个灵体,每日都要准点睡觉,充当她的抱枕,何乐而不为呢?

    “这下,总算可以说了吧?”眼睁睁的看着张显宗端起一小碟点心亲自喂着岳绮罗,无心气呼呼的拿起两个小蛋糕塞到苏桃的手里,提起了刚才的事情,却得来岳绮罗一个冷冷的凝视,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张显宗放下手中的碟子,从怀中掏出三个小纸人放到桌子上,指尖轻轻用力,把那薄薄的三张纸推了过去:“这是派去跟踪的纸人,你看看,纸面上所受到的攻击,是不是很有趣。”

    无心拿起桌面上的小纸人,看了看那已经染上了一层清淡的紫色的纸面,皱了皱眉,而后,便发现了张显宗所说的有趣的地方,原来,小纸人镂空的五官所构造的小脸之上,眉心部分有一个小小的近乎于黑色的小洞,一看就是攻击的源头。

    这个伤口和之前他在苏桃父亲身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无心脸上的神色微微凝重了起来,看来,正如苏桃所猜测的一样,那个日本人,真的就是那场惨案的凶手。

    见无心若有所思,张显宗也就不卖关子了,毕竟,他身旁的岳绮罗已然有些不耐烦了,他最好早早把这两位客人打发走。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邪祟都是以锐器刺入人的眉心,取血以自用,只是,小纸人身上并没有血液,所以,他发觉出不对,立马就撤退了。”张显宗抬手点点桌面,把探知到的最后一点信息全部告诉了无心,而后轻轻一笑,“想来,那人也应该有所警觉吧,你们这几日最好避避风头。”

    听了这话,无心倒是觉得有那么一二分的道理,无论如何,张显宗以纸人为饵诱出了那个日本人所驱使的妖物,倒也给了提供了一个方向,至于报仇的事情,张显宗和小丁猫都没有那个帮忙的义务。

    为何会把小丁猫看得如此之高,大概是由于他身为异人的敏锐嗅觉吧,按道理来说,小丁猫掌控的是白道,而以陈大光为首的三大元老却是掌管着黑道,两边真的硬碰硬起来,小丁猫决计占不到半点便宜,可是,那个小小的少年却一直保持着几分云淡风轻的自傲,就好似,所有人的所有事,他尽在掌控。

    除了这些小细节之外,无心最笃定的一条至关重要的讯息是,他觉得,小丁猫也不是凡人,虽然,他曾经用毒血试探过,而小丁猫半点反应都没有,但是他莫名觉得,小丁猫绝对不普通,无往不利的毒血没有效果,也只不过是因为小丁猫并不属于邪祟。

    正是由于小丁猫这边的事情太过复杂,而顾基又总是神神秘秘,似乎一直很是忙碌,所以,无心才在三方之中和岳绮罗、张显宗靠得更加近一些,而他的这个选择,倒是少有的得到了白琉璃的赞许。

    思前又想后,无心沉吟许久之后才拍了拍大腿,而后说道:“张先生,我将桃桃先留在你这儿,晚上之前我会过来接他,谢谢了啊!”

    一句话说完,无心便拎起自己的斜挎包跨在脖子上,然后小跑着离开了,甚至都没等被他突然冒出的话说得一愣,被他温柔的视线看得没来得及反对的苏桃开口,就一溜烟的不见了。

    岳绮罗侧过头看看这个小拖油瓶,只觉得无心的眼光倒是越来越诡异,这个苏桃虽然生得好看,性格也很讨喜,但是毕竟和月牙不同,这样钟灵毓秀的娇柔闺秀,需要的是爱人的呵护,而无心本人,也是需要被呵护的寂寞灵魂的拥有者,两人若是在一起,会很累的吧。

    苏桃低着头,捏着手中剩下来的一块小蛋糕,低垂的长睫微微一颤,就好似停在花萼之上的蝶翼,象征着主人的不安,张显宗垂眸想了想,而后抬抬手,让一旁静候的女仆走近,而后说道:“你带苏小姐到书房、棋牌室还有后花园逛一逛吧。”

    听到这个话,苏桃心下微微一松,她每次来到这里,都是和无心一起,像这样,一个人被留下,还是第一次,让她不由得有些不自在。目送苏桃脚步间带上了几分轻快的走远,张显宗这才慢慢将视线投给刚刚从苏桃的小包包里溜出来的一条堪称可爱的小白蛇,手臂横在岳绮罗的腰间,把人带到了自己的怀中抱好。

    白琉璃透过蛇的竖瞳打量着二人,许久,那小白蛇的脑袋无力的耷拉下来了,随即,一股白色的烟雾弥漫开来,而后,一个衣饰华丽的白衣男子便出现在二人的面前。

    张显宗歪着头看着这个被无心提及了无数次的白琉璃,对上的确是生就了一副好样貌,明明现在只是一介鬼修,却带着一股子清雅若仙的气质,黑发若绸缎,迤逦而下,在白衣上蜿蜒而下,尽显一派风流。

    岳绮罗懒懒的靠在张显宗的怀中,安心的打着盹,只在白琉璃身形刚刚稳定的时候掀开眼皮看了对方一眼,而后便阖上了眼眸,将交涉一事全部交给了张显宗。

    “我很早之前便跟在无心身边了,可是,我并不是认识你们。”白琉璃轻飘飘的悬浮在沙发之上,就好似自己坐上去了一般,然后,他直接质问道,说真的,对这两个人,他一直持怀疑态度,再怎么说,二十几年的人,现在怎么会还是这般岁月无痕的模样。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