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平淡的尾巴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291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5

    抬手敛去嘴角的笑意,张显宗目送那拘谨的小姑娘走远,不由得摇了摇头,这般女子,还真是可惜了。

    “不准再看了。”在张显宗少有的给了苏桃好脸色的时候,岳绮罗就有些吃味,此刻见人走了都要目送,更是直接炸了毛,抬起小手直接狠狠的掐了一下张显宗的手臂,小脸上满是不满。

    被手臂上的刺痛唤回了所有的注意力,张显宗无奈的看着怀中连吃醋都是分外可爱的岳绮罗,附身轻轻吻上那因为不满地仰着下巴而分外易于亲近的小脸,还顺势捏了捏我在手心的小手,温柔的眼眸之中带上了几分讨饶的歉意。

    “哼”,鼻尖微微一耸,岳绮罗心下满意了,但是还是不饶的轻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直到张显宗破例让她今日份的糖果多上两颗,这才破颜而笑,大度的表示了“那就原谅你一次好了”。

    静静守在房间一角等候着命令的两个女仆偷偷对视了一眼,无论看了多少遍,她们都不由得惊叹先生和夫人之间的感情,毕竟,像这样的披着小性子的伪装,实为秀恩爱的小矛盾,隔三差五就要在这偌大的宅邸上演,而除了这些无伤大雅的小涟漪之外,两人之间就只剩下直白的缠腻甜蜜。

    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还没等两人甜甜蜜蜜的小打小闹,管家再次出现,说是丁少爷已经在会客厅等候了。

    郁闷的趴在张显宗怀中,岳绮罗只觉得自己当初做的回国的决定还真是多此一举,要知道自己察觉的气息是一个和眉善目的妖物,她才不会去在意和理会呢。

    抬手拿过沙发上搭着的小斗篷帮岳绮罗穿上,重新牵上小手,张显宗倒是自顾自的没有加衣服,就一身单薄的常服,就这么要往外面走,却被小家伙满脸不赞成的拉住了。顺着岳绮罗的视线看去,张显宗无奈的笑了笑,转身回去拿起外套穿上,这才得到了小家伙出门的许可。

    “说吧,你来干什么?”还未坐定,岳绮罗就没好气的质问道,用那双水汪汪的偌大眼眸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这个小丁猫,每次来都没什么事情,让她深深怀疑,好歹也是一个青帮的少主人,还有那么多前辈虎视眈眈,怎么就这么闲?

    小丁猫绕腿斜倚在沙发之上,其实吧,他还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他看来,在整个租界的地界之中,也唯有他自己的私宅和此处能够让他彻底的放下紧绷的神经,而他的私宅便是他的住所,住了这么久,虽然算不上厌倦,但是也没有什么新意,而张显宗这里,除了四周的景致很是精致之外,还有两个同类。

    “今日,我只是来拜访一下友人罢了。”小丁猫一口一口抿着红茶,鼻尖微微一耸,他还真是来对了,因为岳绮罗的挑剔,张显宗所置办的东西无一不是精品,“绮罗不要急,我这次来可是带着满满的诚意,喏,这是那家你最喜欢的蛋糕店推送的新品,限量提供的哟!”

    岳绮罗被引起了几分兴趣,歪着头看着女仆打开包装,而后撇撇嘴,没了兴致,这种蛋糕,她早就尝过了。

    见岳绮罗懒懒的靠在张显宗的肩上,小丁猫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个好命的小家伙,还真是被张显宗捧在心尖尖上宠溺着。

    张显宗见小丁猫变相的吃了瘪,也觉得两人之间的交流格外的好玩,不知道是不是超脱了生死的存在总归有些相似的缘由,岳绮罗和小丁猫就像是兄妹一般,有着超比寻常的默契,两人之间往往不用开口便可自行体会到对方的意思。

    饶有趣味的看了一场哑剧,张显宗轻笑出声,抬手招来一位女仆:“去请苏小姐过来。”

    “苏小姐?”小丁猫歪歪小脑袋,稚嫩的小脸上带上了几分不加任何掩饰的疑惑,反倒是生出些许可爱的感觉,只是,他的声音却是低沉浑厚,带着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沉稳。

    “苏桃,无心身边的那个小姑娘,你应该见过了。”抿嘴一笑,张显宗立马开口拉回了小丁猫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的思绪,看着那张呆愣的小脸,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个内心住着老灵魂的存在乱想了。

    心下生出几分了然,那个小姑娘,他的确是见过,长得倒是可爱,很符合他的审美,只是,无心那种护犊子的固执更有意思,所以,在听到所谓的“苏小姐”的时候,他一时间竟然没能想起来。

    虽然心下说是有些嫌弃客人的打扰,但是,在苏桃和小丁猫的陪伴之下,岳绮罗倒是觉得时间过得快了一些,当无心来接苏桃的时候,三个人还意犹未尽。

    “张显宗,能够回国,真好。”岳绮罗抬眸看向稳稳当当横抱着她的张显宗,抬起胳膊环住张显宗的颈脖,侧脸贴在他的胸口,小小的喟叹了一声。

    脚步微微一滞,张显宗眸色微微一柔,是啊,虽然在那个彼岸的国度里,也有许多舍弃不下的事情,但是,那里毕竟不是故土,他和绮罗真正的家,还是在这里。

    只是,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之上,除却不远处的兵荒马乱之外,这片略显安宁的租界地也暗潮汹涌了起来,日本人日益猖獗的在租界区挑起事端,似乎在预谋什么大的举措。

    “我想,最近,你最好不要随便出门。”环抱着岳绮罗坐在客座之上,张显宗抬手点点茶几,对小丁猫此刻要出门的举措表示了不赞成,他心下也明白,小丁猫聪明得很,但是却有几分担忧,毕竟,像小丁猫这样的存在,往往忽略了对人性的考虑。

    小丁猫勾唇一笑,他想了想,重新坐下,算是承了张显宗的情:“既然显宗出言提醒我,我倒是想要问一问,显宗对上海当前的局势怎么看?”

    睫羽微微一颤,张显宗没有想到小丁猫竟然会问他一个旁观者如此重要的问题,不由得垂眸想了想,而后说道:“我不清楚日本人有什么程度的实力,但是,现阶段,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毕竟无法与之相争。”

    “你这么想?”小丁猫软下腰,这下子彻底不打算出去了,的确,他一直都把租界外的日本人当做可有可无的威胁,认为租界虽然不平稳,倒也算是一个暂时的安稳地,只是,最近也的确有些不同,与青帮相交的一些外国商人似乎都有所变动,或是转移了阵地,或是直接回了国,现在想来,也算是一个预警。

    张显宗点点头,他虽然对政事业不精通,也说不上有什么敏锐的嗅觉,但是,本能的直觉还是留存了一点,毕竟,那一直与租界相安无事的日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事,怎么看都有些不对。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