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岳绮罗一直认为,她和张显宗之间只是隔了一个两情相悦。 所以, 当张显宗在她面前魂飞魄散, 当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心会疼痛的时候, 她以为, 她和他 可以圆满了, 因为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等价的交换

    小说: 【嫌弃夫妇】心悦于君 作者:蓝梦冰凌 字数:2275 更新时间:2019-09-21 20:12:45

    因为张显宗暂时出不来了,岳绮罗只能随时随地带着她的小军官,不过,这样的光景于她而言倒是又新鲜又有趣,以往总是护在她身前的人,现在只能坐在她的肩头,落在她的手心,真是让她心下既暖呼呼的又满足。

    由于之前张显宗都是以凡人的习惯生活着,所以,哪怕寄居在小纸人里面,到了饭点,他还是会觉得饿,可是,人使用的餐具对他来说都太大了,一点儿也不方便,再加上因为身形变小,食量也随之递减,让事先都没有考虑到这些事情的他都有些适应不过来了。

    岳绮罗向来都很大视,但是,事关张显宗,她便格外的细心,所以,她很快便发现,她的小军官总是望着餐桌纠结着一张小脸,鲜有的顿时领会了过来,手上的小叉子顿时转了一个弯,插起一块四分之一的草莓送到张显宗的嘴边。

    张显宗嘴边一凉,这才反应了过来,一抬眸,只能看见粉乎乎的一团,小脑袋往后挪了挪,这才看见,这原来是草莓,虽然不怎么喜欢甜食,但是他还是凑过去咬上一小口,甜滋滋的果汁顿时溢满了整个口腔,咬上一两口,便有东西咬不动了,吐出来一看,原来是草莓上的籽。

    维持着拿着小叉子的动作,岳绮罗单手撑着小脸,眉眼含笑看着张显宗吃着草莓,看着那圆圆的小脸因为咀嚼一鼓一鼓的,还时不时吐出一两颗草莓籽,忍不住轻笑出声,终于好心的换了一个一切为二的樱桃。

    不厌其烦的再吐出一颗籽,再一抬头,面前的粉乎乎的一团换做了紫色,张显宗耸耸鼻尖,闻了闻,浓郁的果味让他小小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用樱桃填饱了肚子。

    看了看那只被吃了一小半的樱桃,岳绮罗放下小叉子,抬手帮张显宗擦了擦嘴角的果汁,还顺势碰了碰张显宗的肚子,眉眼之间的笑意愈发粲然了几分,她点点张显宗的小脑袋:“如果你还变不回来,一日三餐就只能都是水果了。”

    就着头上轻轻的力度垂下头,张显宗少有的有些郁闷了,虽然现在的一切都很新鲜,但是的确让他有些不大习惯,昨日,他困了,就那么从岳绮罗的肩上摔了下来,要不是被岳绮罗发现了,接住了,他恐怕就成了第一个体验了一把高中坠落的小纸人了。

    努力调动了一下灵力,张显宗更加郁闷了,体内的灵力动都不动,似乎就是不给他这个主人面子。

    看见张显宗坐在桌子上,低垂着小脑袋,就差没散发出弥漫着的黑雾了,岳绮罗也有些心疼了,正准备揉揉那个小军帽安抚一下张显宗的时候,管家推门走了进来,说是丁少爷上门拜访来了。

    摆摆手让管家退下,岳绮罗弯下腰摊开手,张显宗也收拾好了心情,飞落到岳绮罗的手心,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飞行这个事情,练习练习也就熟练了,他现在已经可以在空中游刃有余的做出各种动作了。

    抬手让张显宗坐上她的肩头,岳绮罗皱了皱眉,小声说道:“不是让那个家伙最近不要出来的么,怎么又跑过来了?”

    “大概是有什么事情需要绮罗你的帮忙吧!”张显宗小手抓住岳绮罗的耳后垂下的一缕发丝,歪着脑袋想了想,如是回答道。

    少有的发现张显宗没有陪在岳绮罗的左右,小丁猫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四下查看了一番,还没等岳绮罗落座便询问道:“显宗不在家么?”

    岳绮罗在小丁猫的对面坐定,抬起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肩头,努了努嘴:“喏,在这里。”

    小丁猫顺着岳绮罗手指的方向,定睛看去,终于在岳绮罗披散开的墨色发丝间发现了一只做工极其精巧的小纸人,那镂空的五官带着一股灵气,棱角分明的军帽,弧度恰到好处的披风,整个看来,竟然好似活的一般。

    吃惊得眼眸微微一缩,小丁猫前倾了一下身子,再细细看来,那分明俊朗的五官,看来的确和张显宗有几分神似,只是,那原本完美瘦削的脸型加上了几分肉肉的感觉,硬生生加上了几分可爱,生生破去了那眉眼之间的冷冽。

    “这个,是怎么回事?”虽然吃惊,但是也不至于反应不过来,小丁猫很快便舒展开紧皱的眉心,放软了腰身靠上沙发的椅背,抬手指了指岳绮罗肩头的军装小纸人,带着几分哭笑不得的问道。

    岳绮罗抿了抿小嘴,抬手摸了摸张显宗温热的小身子,挑了挑眉稍:“先不说这个,不是说要在家里待上一段时间的么,怎么就出来了?”

    “无事,这一路的踪迹我都清扫好了,这一次出来,的确是有事要请绮罗帮忙。”小丁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视线在张显宗和岳绮罗两人之间打着转,似乎有些心领神会了,不过,他顺势的也就不再问了,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岳绮罗想了想,然后轻轻一笑:“你先说,我再决定帮不帮你这个忙。”

    “还真是一点儿也不肯吃亏呀!”小丁猫闻言也只是轻声笑着,他带着戒指的纤细手指白皙如玉,这仿若工艺品的手指就这么搭在了茶几之上轻轻敲了敲,“我本意是不欲与日本人做生意的,只是,那个顾基,似乎生了此意!我术法虽然多,但是没有一个适用于监视,少不了依仗绮罗的手段呀。”

    “一个凡人,哪里值得你这般高看,用得不顺心,杀了便是,还真是磨磨唧唧!”岳绮罗听了小丁猫的话,第一反应并不是衡量此事的可行性,而是直接点出了小丁猫这种化简为繁的不必要性,还不忘小小的讽刺了一句。

    小丁猫本就喜欢岳绮罗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自然也不会被一两句不好听的话打击到,他歪了歪脑袋,抬手指了指岳绮罗肩头的张显宗:“这个忙,我也不让你白白出手,我想,显宗定然是一时进了纸人出不来了吧。”

    一听这话,岳绮罗瞬间就不淡定了,若是他人说这样的话,她只会觉得是挑衅,只是,这话由小丁猫说出来,在她看来,却是无妨,所以,她抬手将张显宗捧了下来,直接送到小丁猫的面前:“你是说,你有办法。”

    小丁猫看看被送到眼前,有些呆愣的军装小纸人,只觉得这小小的一团还真是可爱,正想着探手碰一碰,却由于岳绮罗眼疾手快的收了回去落了一个空,于是只是手顺势一抬放在唇下轻轻咳了一声,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他出不来,只是因为还不熟悉如何调动灵力罢了,而对于灵力的调动,我自然可以帮得上忙。”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