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狐妖小红娘之涂山如如

    蒲公英:生命力顽强,有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却终究无力反抗命运。渴求随遇而安,最后却总是随波逐流。 犹记得,那时候他为我拍身上的灰尘,他的眉眼低垂,拍的分外仔细。 (是宠文啊~\(≧▽≦)/~)

    第十三章

    小说: 狐妖小红娘之涂山如如 作者:水兑的ようよう 字数:2421 更新时间:2019-09-21 20:46:49

    晚上雪魑果然又来看我,端着一碗药温柔的不行,让人见了简直鸡皮疙瘩都要起一身了。

    “如如,来,吃药吧。”一边说着,雪魑一边轻轻的吹了吹碗里的药。

    “啊。”他把勺子递到我的嘴边。

    我承认,我开始看不懂雪魑了。他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又想出了新的方法整我!显然,第二种猜想更符合他的性格。

    “啪。”我一把拂开雪魑的手,雪魑一时不察,连勺子带碗都被我扫到了地上。“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

    雪魑仿佛没想到我会这么做,一时间愣住了。复而低声轻笑,“呵呵……呵呵呵呵。”

    说实话,我并没有想要把碗弄碎,我只是想推开而已。现在雪魑这幅模样,我有些怕了。“狐……狐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推开而已。那个,我困了想睡了,您回去吧!”此时此刻,我只想他离我远远的。

    雪魑充耳不闻,“叫我雪魑。”

    “狐……狐尊,我……如如知错了!明天就回涂山。”趁机回去也好,这狐尊看来脑子有病,我不能再待在这里,太危险了。

    “叫我雪魑。”雪魑依旧故自的说着。

    “好,好,雪魑,雪魑。唔。”

    雪魑猛地一把搂住我,将我的脸死死的埋在他的胸口,不留一丝缝隙。“唔。唔。”我狠命的挣扎,他一定是想要闷死我!

    “我要拿你怎样才好?”入耳的是他在低声喃喃。

    “放开我!放开我!呼——呼——”终于叫我挣扎了出来。

    “如如,碗你还摔么?”

    “不摔了不摔了。”我忙不叠道,没办法,疯子是不讲道理的,他们只听自己想听的。

    半晌,温柔的喂我喝了一碗药水的雪魑心满意足的出去了,我却整个人都萎靡了。若是我还和他呆在一处,不用别人暗害,我自己就先死在雪魑手里了。

    入夜后,祖母终于有空来见我,“如如,你今天怎么样了?胳膊的事不要担心,不光是狐尊,涂山也会全力为你寻找方法的。”然后,祖母的声音低了低,隐含笑意,“祖母听说,今天狐尊特意拿了药来亲手喂你。不是祖母说,狐尊待你这般好,你啊,就不要闹脾气了。”

    祖母这样劝我,那是因为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雪魑,是个神经病!

    “祖母,祖母。”我抱着祖母,声音带着哭腔,“我不想嫁给雪魑了,他是疯子!他疯了!刚才他都差点捂死我!”

    “什么!如如,你莫不要骗祖母!”因为我一向性子沉稳,是以祖母虽然还有怀疑,但还是相信了我的话。

    说到底我就算再沉稳,前世今生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几岁,两世都生长在父母的羽翼下,从没见过雪魑这样的疯子。我承认,我惧了。

    当初和海兽殊死搏斗时尚未惧怕的我,现在真的是怕了雪魑了。毕竟,海兽没能要的了我的命,可雪魑能。海兽不会拿涂山威胁我,可雪魑会。海兽只能生活在海里,可雪魑,我能去的地方他都能去,我不能去的地方他也能去。

    “祖母,如如想回涂山了。如如的胳膊都断了,如如不想和雪魑成婚。祖母,让如如回家,好不好?”看祖母有松动的迹象,我赶忙又贴上去恳求她。

    “不好。”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是雪魑!“如如,莫要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你这一辈子都会是我的妻。”

    我真是怕了他,自他进来我便将头埋在祖母背后不想看见他。

    然后就听见雪魑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然后……他把我的头朝他身边掰,“啊!松开我!松开我!祖母!祖母!”

    祖母终于彻底相信了我的话,愤怒的对雪魑道,“狐尊!你怎么能这般欺辱老身的孙女?”

    奋斗一会儿雪魑终于将我整个人拽出来,拖到了他的怀里抱着,“本尊不喜欢自己的夫人与别人太亲近。”

    他一手抱着我,一手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我一动不敢动,只敢侧着头眼角含泪的瞧着祖母,不过片刻,雪魑又把我的头掰过去冲着他。

    “狐尊!你莫要欺人太甚,老身还没死呢!”祖母气得胸口大幅起伏。

    “青长老,本尊敬你是如如的祖母,才对你诸多忍让,你可莫要不识抬举!”

    祖母简直气到发疯,“把青长老请回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靠近夫人的宫殿,听到没有?”雪魑神态自然的吩咐着宫殿门口的宫女、侍卫们。

    祖母一开始在殿外破口大骂,后面声音便越来越小了。

    “如如,你说要不明日我们就成婚怎么样?这样那些讨人厌的家伙们就再也没有理由打扰我们了。”

    “不不不……不不要了,我还小,还小。”一边说着,我一边试图挣开他的怀抱。

    “呵,不吓你了。如如,你记住,别和我耍脾气,当然,别想着离开我,不要让我发疯,不然我怕我会伤了你。”一如之前的嘲讽的脸,我想我可能是犯贱,看到雪魑这样的脸我反而不怕了。

    “我……我知道了。”现在形式于我不利,我还是先伏小做低的好。

    “早些听我的话多好。”雪魑又变得温柔起来,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好了,睡吧。”我强忍着不适,忍了!忍过现在就好了,过几天他的新鲜劲头过去了,我就安全了。

    雪魑温柔的将我放到床上,轻轻为我盖好被子,然后就出门了。然后……就出个屁啊,他直接顺势也钻了进来。我忍,我忍,还忍个龟毛啊!此刻我已经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彻底的爆发了,声音反而平静,“雪魑,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是要折辱我的话,恭喜你你成功了!你成功的让我没脸见人,你是想毁了我吧?是吧?”

    雪魑没有说话,黑暗里他的脸色隐晦难辨。我更加的恨他,“若是这样,你当初为什么救我?雪魑,你这样侮辱我,不如痛快点杀了我!不如当初叫我死在海兽的手里!你为什么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我想,我大概也是疯了,在一个疯子面前这样说话。

    “如如,不要这样说话。求你,别这样说我。”雪魑嘶哑的声音里含着让人无法忽略的请求。我险些也被他骗了过去。

    “唔。唔。放开我!救命!救命!”雪魑猛的俯身下来,灼热的吻让人难以承受,“唔。”末了,在我唇上咬破了个豁口。鲜血流出,他一点点的舔净。

    “如如,我放你走,不,只能放你回涂山!五年,不,三年,待你回来我们就成婚好不好?”

    我怒极,“不好!”

    “如如,由不得你不同意。你若是不同意,正好我也不想等,择日不如撞日,那我们明天就成婚好了。”

    “你……你……”我说不出话来。

    “如如,你得知道,这个世界,弱者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会让你缓个三年,否则我便是明日就娶了你,涂山又能说什么?”顿了顿,他又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终于走了,终于……我眼中快要溢出来的恨意简直都要无法掩饰!雪——魑——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