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青囊药坊二三事

    【完结】 一个温情又难免落入俗套的狗血故事。 论一个家道中落的弱女子如何养活一大家子老弱妇孺。 靠美貌吗? 靠智慧吗? 靠手段吗? 对不起,她都没有。 只好勤勤恳恳埋头做个小帮工。 好在能拴住男人的除了狗链,还有美食。 一个阴晴不定骚包至极的阮东家。 一个沉稳腹黑爱吐槽的章大夫。 一个智商为负还立志当女侠的情敌。 还有一群性格迥异的伙计们同为生活添油加醋,一盘名为青囊药坊的菜即将上桌。 无多角恋。 已有有声小说,大家可以去听一下! 如果喜欢的话请同样关注隔壁的《陈酒如故》 本书主要角色原形均来自生活中认识的朋友。 所以故事一半真一半假。 大家看个好玩就行了。

    第一章

    小说: 青囊药坊二三事 作者:阿代代 字数:2007 更新时间:2019-09-21 20:49:31

    寻常的一天。

    李杳纨正在坐在柜台后的小板凳上用舂桶细细研磨着干草。

    这是她在青囊药房上工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天。

    她对这个工作很满意。

    除了要和周芙共事这一点外,其他的她确实都很满意。

    周芙是这青囊药房的门面。

    进门要见大夫们前都得先经过她手。 她说哪位大夫有空,那人就得去看哪位大夫。

    遇上非要看章大夫的,她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脸色青黑地把牌子给人家,叫人且坐着等着。

    但其实周芙除了说话不好听了一点,别的倒也没什么。

    说到她时,她只装作没听见就是了。

    反正他人的冷嘲热讽她也没有少听,左耳进右耳出。

    习惯习惯就好。

    李杳纨安慰自己。

    知道芙姐的性子,她也就识相地不去招惹她。

    她原是春城中一门小富商家的大女儿。

    在家道中落前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闺秀们中的一员。

    可人生怎么会那么轻松。

    父亲因做生意太过耿直,被人合谋陷害入了狱。 判了二十年。

    家产也平白让人夺了去。

    她和母亲小弟还有祖父祖母便一起搬回乡下老家。

    原先家里还富庶的时候,那也是亲戚盈门。 自从出事后,便是人人唯恐避之而不及。

    也就二姑妈担心她一家老幼妇孺身上没些钱银会被人欺辱,瞒着自家丈夫偷偷将自己的一些细软托人送了过来。

    杳纨始终不敢忘记这份恩情。

    可一切吃穿用度皆需要钱。

    小弟尚才十岁,还要念书的。

    她与母亲一商量,说想出来做工。 乡下多是些农活,赚不得什么,不如回城里去。

    母亲原先自当不舍得。

    可一想她的绣活儿也实在卖不了多少价钱,便狠狠心同意了。

    她上一份工是在城中的一家酒楼。

    辞职的原因只是因为总有客人对她动手动脚,言语轻浮。

    若只是言语轻浮她便也忍了。

    可是那日有一个醉酒的汉子非拉着她说要迎她进门做小妾,她吓得连盘子都摔了。

    要知道她别的不行,在淡定上可是好一把手。

    被人这般调戏,传回乡下毁了名声,她以后可不好嫁人了。

    于是便辞了职。

    老被人调戏倒也不是因为她长得多好看。

    她至多不过清秀。

    不胖不瘦,脸白手粗。

    就是吃多的时候会胖,天气热了会瘦的那种普通姑娘。

    她想那些客人会调戏她的原因,大概只是因为这酒楼里就她一个女小二吧。

    那日从酒楼递了辞职信,她就拿着前一日就收拾好的小包袱四处寻找新的工作去了。

    要是今天找不到工作,她就只得找个有屋檐的角落睡一晚了。

    今天是白露之日。

    鸿雁来,玄鸟归。

    她却还得为落脚地发愁。

    忽然看到有三三两两的女孩子往同一个方向疾步而去。

    见她们跑得面色绯红,喜不自禁的样子,李杳纨心想,难道前面是在发放什么免费的食物衣物吗。

    因为每次有免费的东西领,她的前任掌柜总也这样说她。

    于是她两步三步也追了上去。

    可到了那儿才知道,原来并不是在发什么东西。 而只是一家药房在招聘。

    说是上一个帮工要回家嫁人去了。

    夫家不允许她再抛头露面,所以这才辞了的。

    看着前头小蚂蚁似的长队伍,李杳纨不禁感叹道:

    这世道是真艰难了。

    有三分之一的姑娘在第一轮填写名字年龄和家庭住址时因为不识字被淘汰了。

    第二轮又有三分之一的姑娘因为外貌原因被负责招人的芙姐淘汰了。

    长得太好看?

    淘汰!

    妆太浓?

    淘汰!

    衣服太花俏?

    淘汰!

    眼神不老实?

    淘汰!

    等到第三轮的时候章大夫终于姗姗来迟了。

    这个章大夫长得应该算挺好看的吧。

    不然不会他一出来,药房里一众姑娘的脸都跟抹了一整盒的胭脂一般。

    不过别的不说,那章大夫长袍广袖很是儒雅。

    他出来之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一一问了她们的名字。

    当她回答自己叫李杳纨时,明显看到对方眼中流出的笑意。

    “噢? 药丸?”

    她恭敬地点点头。

    章大夫停下来敲桌子的手指,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包袱,“包吃包住宿,每月二钱。 会做饭吗?”

    继续垂着眼点头。

    做饭她还是会的。

    “那就是你了,丸子。 再加一钱。 芙姐,带她去住的房间。”

    丸子?

    李杳纨暗忖了一下这个名字的随意度,还是接受了。

    丸子就丸子吧。

    总比没有工作,还风餐露宿的好。

    而且一个月有三钱银子可以拿,比起先前酒楼的待遇可好太多了。

    于是乖乖跟着周芙去了后院安顿。

    每每说起这事,周芙总要说她人不怎么样,名字倒取得巧。

    叫这名字人家不留她倒也不好意思了。

    说起来那章大夫可真是个好人。

    自从第一次吃过她做的饭菜后,大夫显然心情大好。

    筷子一放,宣布:每月再加一钱,顺便把早午食也包了吧。

    李杳纨忽觉自己怕不是时来运转了。

    每月四钱,那可比账房先生都高了。

    这样攒下来,家里的吃穿用度和春儿上学的钱就都够了。 再几年春儿长大,爹爹也该回来了。

    到时也可以多盖几间屋子给春儿娶媳妇儿了。

    这样想来,未来可真好。

    她定要更努力些才行。

    拣药,捣药,煮药,买菜,做饭。

    一点也未敢马虎。

    为此她还花了整整二十天去背这屋子里所有药材的名字,和其摆放的位置。

    她小时候念书识字学女工都没这么认真过。

    今天小夏还请假了,她可得顾好这药柜才行。

    小夏是青囊药房专门管抓药的。

    她也是芙姐眼皮子底下唯一一条漏了网的美人鱼。

    瓜子脸,杏仁眼,樱桃小嘴一点点。

    她能在这里只因为她比芙姐还早来了一个月,不然芙姐是绝不会允许有比她好看的在这里做工的。

    正想着,屋外头进来了一人。

    高高的个子,窄窄的脸,直直的眉毛。

    一双桃花眼睛顾盼神飞,刚一进门也不管大家熟不熟就冲她扬眉微笑。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