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青囊药坊二三事

    一个温情又难免落入俗套的狗血故事。 论一个家道中落的弱女子如何养活一大家子老弱妇孺。 靠美貌吗? 靠智慧吗? 靠手段吗? 对不起,她都没有。 只好勤勤恳恳埋头做个小帮工。 好在能拴住男人的除了狗链,还有美食。 一个阴晴不定骚包至极的阮东家。 一个沉稳腹黑爱吐槽的章大夫。 一个智商为负还立志当女侠的情敌。 还有一群性格迥异的伙计们同为生活添油加醋,一盘名为青囊药坊的菜即将上桌。 无多角恋。 本书主要角色原形均来自生活中认识的朋友。 所以故事一半真一半假。

    第二十六章

    小说: 青囊药坊二三事 作者:阿代代 字数:2197 更新时间:2019-09-21 20:49:32

    心虚的阮沚只好硬着头皮往下接,“我就是阮沚,有事吗?”

    “哼,狗贼。 看我今日如何取你狗命!”

    狠话撂完,一群黑衣人唰唰唰舞着剑花就冲二人而去。

    为躲避并不怎么快的攻势,阮沚还是一把搂过杳纨的腰往旁边一闪。

    在阮二预想中。

    此时二人应该相拥着四目相交,然后情意在几度旋转中一并得到了升华。

    但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完全没有。

    阮沚只转了一圈半,就被杳纨尚未干的湿发甩了一脸。

    原本应该随着夜间鲜活的晚风轻轻柔柔拂过面颊的秀发,因为刚洗完的关系有了重量。

    拍到脸上时显得格外有气势。

    甩得他一愣,于是抹了把脸又进入了打斗中。

    只见他身姿飘逸,招式凌厉。

    五个黑衣人把他围在中间,刀光剑影中显得他异常勇猛。

    杳纨却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

    这太平盛世的,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

    一直默默观察的黑衣头目看了看打在兴头上的阮沚,又看了看躲在一旁的杳纨。

    他觉得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人家姑娘也不会因为你打架的样子特别帅而爱上你啊。

    该想点别的办法。

    于是心念一动,大喝一声,“老子先杀你的女人!”

    然后提剑朝杳纨刺去。

    心想接下来就看九叔你英雄救美后的苦肉计了。

    而那头常年处在危险中心的阮沚因着对危机的敏感下意识赶过来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就将对方的剑踢飞到了一丈远。

    一时寂静。

    双方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为首的黑衣人心中直骂娘。

    九叔啊,你踢掉了我的剑,我还怎么演啊?

    还好其他几个黑衣人反应迅速,又冲杳纨的门面砍去。

    于是阮沚再次搂住她的腰开始边躲边战。

    叮叮咣咣。

    看似激烈实则毫无意义的打斗终于在其中一个黑衣人划开了阮沚的衣物,在他的肩胛骨处留下一道伤口后作罢。

    “哼,我改天再来取你狗命。”

    对方非常傲娇地一扭头。

    然后一个跟着一个地翻过围墙跑了。

    这就走了?

    杳纨觉得这些人莫不是晚饭吃饱了没事做,过来溜一圈的?

    “东家,你受伤了。”

    杳纨紧张地探手去摸他的肩胛骨,并没有在意为什么他们突然就跑了。

    也没有在意为什么明明是来杀阮东家的,后面却变成了都要来刺她。

    但总之她知道刚刚那一剑是阮东家替她挡的。

    于是她慌慌张张地将他扶进了屋,又跑着去敲开了章大夫的门。

    那血一直哗哗的在流,不会流光吧。

    阮沚很想叫住她。

    告诉她自己也是大夫,不用把小白叫醒的。

    他俩孤男寡女黑灯瞎火的不好吗?

    很快,章大夫已经拿了药匣子在给他施针止血了。

    “疼吗?” 杳纨眼眶微红。

    她在药房呆了这么久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血。

    大抵是春城治安不错,所以很少有人打架斗殴,自然也就很少有人流血。

    来药房的大多都是些头疼脑热的小病。

    阮沚强忍快控制不住要弯起来的嘴角摇头,“还好。”

    章大夫瞥了他二人一眼,“丸子,去把前头包好的止血药和消炎药拿来煮了,一会儿盯着他喝完。”

    “好。”

    杳纨忙不迭应下,跑开了。

    “诶,等……”

    阮沚没来得及拦住她,于是对着章大夫怒目而视,“要止血撒点止血散再包扎一下不就好了。 干嘛非让我喝药?”

    这小白一定是故意的。

    章大夫哼笑了一声,“做戏不得做全套吗?”

    阮沚噤了声。

    “我说你这么早就把保命的苦肉计给用了,接下来你可怎么办?”

    他刚刚在上头从窗口看了好一会儿。

    有打戏也有感情戏,似乎还有政治阴谋的成份。

    对他这种文弱书生来说,打戏倒还算精彩。

    可惜写这话本子的人不怎么好,把观众当傻子。

    阮沚不高兴了,“你管我。”

    “这样吧,我一会儿给你抹点活血化瘀的药。 你多流点血,指不定还能骗丸子为你多垂两滴眼泪呢。” 章大夫说。

    阮沚瘪瘪嘴,无视了他的冷嘲热讽。

    不过今天这伤受得值。

    至少丸子不再把他当隐形人了。

    他可是苏临城最有名的世家公子,又有谁能抵挡他的魅力呢。

    方才丸子帮他上药的时候动作又轻又柔,药膏凉凉的,她的指尖也凉凉的。

    在这大寒冬的晚上,每一次触及他肩头的皮肤,他都忍不住想打个寒颤。

    但却莫名留恋这样的时刻。

    那群人可真没用,怎么不多划两道。

    阮沚用没有受伤那一侧的手帮她披上了自己的狐皮裘衣。

    “你头发还没干,别病了。”

    杳纨被他突如其来的关心弄得一怔,一时有些恍惚。

    今天晚上这莫名其妙的闹剧其实并没有在她的心上起太大的波澜,包括他为了救她受伤这件事。

    本来就是来杀他的。

    可现在他自己受伤了,却还惦记着她的身子,这让她着实有些感动。

    毕竟原本按照他的性子,割破手指都得嗷嗷叫个半天。

    然后颐指气使地让她给他做些好吃的补补。

    其实阮东家真的挺好的,这两天是她太小家子气了。

    人家本来就是东家,因为顾及店里的生意和名声而生气也是正常的事。

    正当楼下二人各怀心思的时候,楼上的章大夫早已入了梦。

    庸人自扰,愁事无尽。

    第二天一大早,阮二阮三又一起来了。

    当时阮沚刚吃完饭,从后院往前堂走。

    由于他左肩有伤,所以吃早食的时候丸子那叫一个无微不至。

    就差亲自喂他吃了。

    于是神清气爽的某人又恢复到了前几日的模样。

    “九叔九叔,怎么样?”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阮二凑上前。

    阮沚疑道:“前头门都没开,你俩从哪里进来的?”

    “那不重要,” 阮二急道:“你还没说呢,昨天的成效怎么样?”

    阮沚心虚地往四下看,确定丸子不在附近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就将他往诊室里拖。

    阮三满脸兴奋状地跟了进去。

    “喊那么大声,要不要给你写块牌子放外头赞扬你的无私奉献啊。”

    阮二从他胳膊下挣脱出来,“九叔,你肩都受伤了就不要乱动了。 你心里明白我是无私奉献就好了。”

    阮三追问:“九叔,丸子姐搭理你了吧。”

    阮沚眼中一道利剑朝阮二射去。

    阮二矫健地往边上一闪,忙求饶,“不关我的事,我昨天半夜出门被她发现了。 我不说干嘛去,她就不让我走。 真不是我故意说的,是我们阮家儿女太聪慧了。 是吧是吧。”

    阮三点头,“对对对。”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