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4、传说中的道仙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2786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2

    又是那片血红色的火海。

    他的耳边响起树木被燃烧的噼啪声,参天大树呜咽着倒塌,夹杂着人们哭喊的声,有些是因为受伤的痛楚,有些是因为失去至亲的无助。

    他的眼前,是无数模糊的人影手握利剑,一下又一下,刺透着人们的身体,剑锋带着黏稠的血液,他看不清那些行凶者的模样,他只记得那一身蓝色,从头到脚,泛着寒冷的光……

    他猛的坐起身来,汗湿的身子一阵发冷,他大口喘着气,不敢去回忆刚刚血腥的梦境。

    这就是他无法一个人入睡的原因,从他有记忆开始,这样的梦境就总是隔三差五的出现,每一次那种燃烧的炙热感,几乎都让他感受到濒死的窒息。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抬手抹去额头的冷汗,蓝色的道场服,他垂眼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烦躁的再次抬手扯住了衣襟。

    忽然,一只微凉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撕扯衣服的动作。

    “会着凉。”床边响起的说话声让他突然想起这个房间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他下意识的抽出手,后背紧贴着床铺内侧的墙壁,瞪着坐在床边的人咽了口唾沫,“我,我睡着了。”

    他的心狂跳着,应该是被那突然的触碰吓到了吧,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胆小了?

    “还做了噩梦。”幽凌轩补充道,一双盯着他的浅灰色眸子很快又收回了目光,“我会让人为你准备一套干净衣服,换好之后,你随我去一趟道修院。”

    他看出来,这位传说中的道仙好像有洁癖。

    幽凌轩转身出了卧房之后,他赶紧闻了闻自己身上衣服,嗯,确实汗味有点重。

    让他确认幽凌轩有洁癖这件事还是在他们从道修院出来之后。

    “唔!”他不适的扶着门廊柱子一阵呕吐,几乎将今早吃进肚子里的食物都吐了个干净。

    真是浪费!他一边揉了揉自己吐到作痛的腹部,一边心里可惜着食物。

    幽凌轩离他五步远,眼神完全避开了他所在的位置,“那些尸体,你都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道修院,竟然就是专门摆放尸体供道场查案的地方,不知道这些道人们用了什么方法来保存,七具孩童的尸体虽然死亡时间不同,但却没有明显的腐/败,只是各自带着深浅程度不一的尸斑。

    然而腐坏的味道依然充斥在冰冷的空气中。

    “唔!”回想起那个味道,他又忍不住呕吐了起来,“水……草……”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忘艰难的回答幽凌轩的问题。

    但是,他曾经见过道场组织衙门官差一起检查了整条边河的水草地带,没有任何发现。

    “水草的颜色,”幽凌轩平静的补充道,“水草因河床的高低不同,受阳光的照射程度不同,颜色也会有细微的差别,”就像是为了让他听明白,幽凌轩稍稍停顿了片刻,“那些尸体虽然都出现在不同地点,其实他们应该都到过同一处地方,因为他们所带的水草,都属于同一处。”

    他恍然大悟,那恶妖怕是有点小聪明,发现有人来查探,便逃离开那片区域,待人走了,它又安安心心的躲回老巢。

    “可恶!”他的拳头用力的捶在柱子上,这一声咒骂,骂的不仅仅是恶妖。

    “静忧道人,可有恶妖线索?”余莫带着两个蓝衣道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假惺惺的关切表情。

    “今夜随我边河除妖,”幽凌轩似乎没有重复一遍线索的打算,“烦请帮我准备好沐浴的热水,另外还辛苦道友打扫一下道修院。”

    幽凌轩的吩咐让他望了一眼自己吐得满地污秽,赶紧擦了擦嘴后退了几步,仿佛保持距离就与他无关了一般。

    “跟我来。”他望着已经转身走出道修院的白衣背影,立刻自觉的跟了上去,只留下道场的三人捂着鼻子,紧皱着眉。

    夜色中的边河静静的流淌着,因为没有月光,这条河流隐匿在一片黑暗中,只能听见幽幽的流水声,渗的人有些心慌,宽阔的河面上,三只小船摇晃着缓缓前行。

    不否认,刚刚经历过溺水事件,他对边河带着一种畏惧,这种畏惧让他蜷缩在小船的正中间,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然而这条船上除了他以外,便只剩下站在船头的幽凌轩,他紧盯着那个白色的背影,就仿佛紧盯着黑暗中唯一的光亮一般。

    真不明白,自己干嘛嘴硬的非要跟来,白白浪费了一个逃走的大好机会。

    忽然,幽凌轩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他们这条无人划桨的小船便缓缓的停了下来,余莫的船立刻靠了过来。

    “静忧道人,可是到了?”余莫压低着声音询问道,看得出,老头多少还是有些除妖经验。

    幽凌轩没有回答余莫的问题,反而回头看了缩成一团的他一眼,“你先换一只船,和他们在这等待就好。”

    他强行挺直了背,“我哪儿也不去!”再一次嘴硬的拒绝道。

    “你还未入道,这里比较安全。”幽凌轩的劝解听不出任何情绪,理解为嫌弃似乎也不为过。

    “你不是说这妖没什么道行吗?”他高扬起自己的头,一副不怕死的表情,“你堂堂一道仙在此,还能有不安全?”末了,还不忘嘲弄一下别人。

    “少年,休得对静忧道人无礼!”余莫瞪起眼警告着。

    然而,被他嘲弄的人却不再说话,那张被两缕发丝遮住脸颊的冷漠面孔,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再次看向眼前黑暗的河面,没有握剑的手伸开五指,手掌朝下泛起淡淡白色的光晕,两人乘坐的船只便自行往前方驶去。

    小船在河段的一处中心点停下,他忍不住回头,只能隐约看见原本跟在他们身后两只小船的黑影。

    “坐稳了。”站在船头的人忽然提醒道,话音刚落,幽凌轩周身便散发出白色的光晕,就仿佛一支有些耀眼的白色火焰,冷冷的光晕让白色的道袍与发丝也一并扬起。

    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泛起波浪,船身摇晃的厉害,紧抱住自己的他不得不抓住船侧以稳住自己的身体。

    一股带着恶臭的腥味随着水面的翻腾涌了出来,呛的他胃里又开始一阵反酸,他将头探出船身,正想呕吐,却眼看着一个长发女人的脸慢慢露出了水面。

    “妖!妖怪!”他忍不住惊叫出声,瞬间忘了自己闹腾的肠胃。

    而那女人却瞪着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紧盯着船头的幽凌轩,脸上的表情贪婪的如同看见美味的食物一般,女人朝幽凌轩伸出一双带着粘液的手,黑长的指甲还残留着河床的泥沙。

    “把你的精魂给我,”女人的声音嘶哑着,就像是强行从喉咙里嘶喊出来的一般,“精魂,你的精魂。”那女人就仿佛着了魔,忽然从水中一跃而起,它的下半身竟然拖着一条粗黑的鲶鱼尾巴,还滴答着粘液。

    “危险!”他忍不住朝幽凌轩大喊出声,一阵铃铛的声音悦耳的响起,剑光一闪而过,剑身回鞘的声音清脆一响,如音乐的休止符,眼前的一切出现了短暂的静止。

    接着,幽凌轩身上的白光消失,黑暗中响起噼里啪啦的落水声,仿佛那一尾还未修炼出完整人形的鲶鱼,已被分成了无数的鱼块儿。

    他的脸上还凝固着刚刚朝幽凌轩喊叫时的表情,但已经恢复的平静却让之前发生的一切好似幻觉一般,他还未回过神来,一切便已结束了。

    站在船头的人再次回眸,“明日一早,你便随我出发,玄曦。”

    玄曦……?

    还没完全缓过劲儿来的他望着幽凌轩,“你是……在叫我吗?”

    “嗯。”幽凌轩面无表情的回道。

    “玄曦……?”他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突然完全清醒过来,“为什么非要我和你上逍遥山?”

    “回家。”简单的回答完毕,幽凌轩回过头去,回去的路上再也没有说话。

    回家?他暗自冷笑,这传说中的道仙莫非是把他当成了流浪的猫猫狗狗?给他起个名,然后便是将他带回家,再之后是不是该以主人的名义强迫他做各种他不爱做的事情?

    等等!这道仙该不会是看上他这身强体壮的少年郎了吧?!

    看来今晚,是他逃跑最后的机会。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