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6、传说中的逍遥山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107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2

    不知睡了多久,他的耳边响起无数低语声,他猛地睁开眼,眼前依然是一身素白色的道袍,仿佛安了心般,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醒了?”或许是因为还未完全清醒,幽凌轩清冷的声线听来竟让他觉得有些温柔,“睡的可好?”

    他揉着眼坐起身,咧嘴一笑,“做了个美梦。”

    他说的是实话,刚入睡时,他的梦境原本是他熟悉的火海,但很快,大火忽然不知被什么东西瞬间收起,山林恢复了绿葱葱的模样,他带着弟弟放肆的在山间奔跑,俩人笑的无忧无虑。

    他禁不住有些感叹起梦境的短暂,“我们这是到哪了?”

    还没等幽凌轩回答,他却被自己眼前的景象惊住了,两岸原本还绵延不绝的悬崖,此刻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一眼望不到边的水面,原本只有他们一只小船的河面,也不知何时多出了大大小小不同的船只,似乎所有的船都在朝同一个方向前行。

    之前吵醒他的低语声正是来自那些船舱内,仿佛每一只船内都坐满了人,而船头,都站着或坐着一个身穿道袍的领路人,道袍的颜色或黑或白。

    “快到了。”幽凌轩回答着。

    此时,一只略大的木船缓缓朝他们靠了过来,船头上站的人一身白衣道袍,一双深邃的褐色眼眸流露出欣喜的神色,两船还未靠近,那人便立刻朝他们恭敬的抱拳行礼,“师兄。”

    他认真打量着已经与他们并行的人,褐色的短发在脑后束成一个马尾,两鬓间落下的发丝带着天然卷,鼻梁高挑挺拔,一张带着异域风情的脸孔扬着柔和的笑意,“您可算回来了。”那人直起身,言语间的开心自然流露。

    “是静忧道人?!”那白袍道人所乘的船舱内忽然一阵沸腾,船舱一侧开着的窗户立刻凑过来数张稚气的脸庞,数双眼睛忽闪着兴奋又崇拜的眼神,这突如其来的重量倾斜,让船身不稳的摇晃起来。

    白袍道人见状,无奈的朝船舱里的少年们笑道,“你等如果再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恐怕最后的这段路程,就只能自行游过去咯。”温柔而不失威仪的提醒,立刻让船舱里的少年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靠窗而坐的少年们依然不断朝他们张望着,他从那些眼神中还看到了羡慕。

    他虽然知道静忧道人的道号在世间人气最高,但以往,但凡听见有人各种吹捧道仙的事迹时,他都是嗤之以鼻,唯独这次,他的心里竟有了小小的优越感,这滋味,还挺享受。

    他身旁的幽凌轩终于不慌不忙的站起了身,一丝不苟的朝来人回了礼,“辛苦了。”

    如此平淡的语气,一点慰问感都没有,他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

    但那异域小哥却并不在意,“这是师兄接回来的修习弟子?小小年纪已入道场,真是年少可为。”反倒是将他也顺带夸奖了一番。

    这年少有为是没错,不过跟那道场倒是没半毛钱关系,他嫌恶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道场服,果然,这蓝皮子就是容易让人误会。

    忽然,他的头顶传来幽凌轩一声刻意的轻咳,他瞬间明白其意的站起身,有模有样的朝对面的人行了礼。

    他就是讨厌这些没完没了的鞠躬敬礼。

    “在下珣玗琪,修仙道,乃本届修习助教弟子,”异域小哥也没在意,只是愉快的做着自我介绍,“不知这位少年如何称呼?”

    珣玗琪的眼神投向他,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他停顿了片刻,发现身后的人并没有想要帮他回答的打算,“玄曦,”于是,爽快的说出了这个名字,“我叫玄曦。”然后,又再确认了一遍。

    “玄曦?”珣玗琪默念道,“有无之道,同谓之玄,曦月之光,慰人之心,”珣玗琪眼含笑意赞道,“好名字。”

    从刚才他就发现,这个叫珣玗琪的男人明明看起来没比他大几岁,但说话的方式却让他听得颇为吃力,“虽然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感觉好像挺受用。”他诚实的回道,随即哈哈大笑出声。

    珣玗琪望着那张爽朗的笑脸,柔和的面庞一愣,“噗,”而后也跟着笑出了声,“我是说,你的名字很有意义。”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起的名,他心里带着些小骄傲,连脸上的笑容都得意了几分。

    说话间,行船的速度缓了下来,几人不约而同的朝前方看去,数十只大小不一的船只正排着队一一靠向一个木质的码头。

    “看来,这一期走水路的修习弟子不少啊。”珣玗琪无奈的感叹道,以这个速度,估计轮到他们,至少得一个时辰。

    能允许船只暂时停靠下船的木质通道最多只能并行两人,负责领路之人站在通道旁,许是为了安全,每次只让一人下船前行,且不允许追逐急行,所以这下船的速度缓慢,却井然有序。

    下船的人穿过木质通道,在一个宽阔的平地处集合,平地前方是数不清的台阶,延伸至两座山峦间的交点,交点又隐于山间,他踮起脚尖张望,却也看不见个所以然。

    “这得等到什么时候?”他忍不住抱怨道,只因为早已开始咕咕叫的肚子,“早知如此,早餐的时候就应该备些干粮的。”

    幽凌轩也看向了眼前排着队的船只,目测着他们与平台之间的距离,嘴上虽没有任何言语,但他手中的夜晓却忽然落了地,剑尖戳在船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会看门的夜晓他是见识过的,这一次又要炫什么技能?

    他朝船舱后退了几步,刻意拉开与夜晓之间的距离,方便自己观赏这件法器的表演,难道这把剑还能把船带上天不成?

    万万没想到,随着七彩铃铛一声清脆的铃响,夜晓直冲他面门而来。

    “干,干什么?”他下意识的后退,直至自己的后背被船篷顶住,他看了看依然站在船头的幽凌轩,那人却只是背对着他不为所动,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脸上禁不住莫名发冷。

    在一人一剑的对峙之间,夜晓猛的钻入天际,他立刻警惕的仰起头寻找夜晓的身影,却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凉意钻入衣内,“什,什么?什么东西?搞什么鬼?!”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怎么都挠不到后背痒痒的人,趔趄着在船上不断的打着转,“夜晓,别闹,快出来!我怕痒痒!你快出来!”

    就在他怎么都抓不住后背的那把剑时,他的衣服却被夜晓挑起,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脚逐渐离开船板,貌似这一根筋的法器是打算把他带上天啊?!

    “住,住手!别,别闹!”眼看着自己的身子越飞越高,他惊恐的难得磕巴起来,“救,救命!我,我怕高,怕高!”夜晓似乎很享受他的恐惧感,不仅越爬越高,更是加快了上升的速度,“放我下去!静忧!!幽……凌……”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他开始了口不择言,然而还没等他叫出幽凌轩的全名,他便被飞入云霄的夜晓折腾的舌头打结。

    恐高,是他从小的心病,他再是天不怕地不怕,却怎么也克制不住自己对高处的恐惧。

    当他再次看见地面时,他就如同一只从天而降的乌龟一般,僵硬的趴在了几级台阶上。

    这般刺/激的飞行,自然让他错过了欣赏幽凌轩轻盈的白色身影借着几条船的舱顶,蜻蜓点水般的飞到了他身旁的优雅,他只听见一阵让他胆寒的铃声响起,抬起有些失神的眼睛,他模糊的看见被握在幽凌轩手中的夜晓。

    而此时,他们身后集合地中十几个或白袍或黑袍的道人见到那个标志性白袍帷帽的打扮,立刻恭敬的拱手行礼,“静忧道人。”

    这一声齐齐的称呼,让僵在地上恍惚的他清醒了不少,也立刻让集合地里近百名弟子沸腾起来。

    “静忧道人?那不就是幽凌轩吗?”

    “传说他出山寻有道缘之人,已经很久没有回过逍遥山了。”

    “莫非那个人就是他寻回来的?”

    “……”

    那些围绕在他耳边的嗡嗡声让他想起了边河旁的经历,他不适的皱起眉,强迫自己爬起身。

    “看那家伙狼狈的样子,还真是搞笑。”

    “穿着道场服,也没看出半点道缘呢。”

    “不知道这小子花了多少钱?能让静忧道人带他上山。”

    “……”

    这么小就学会了嚼舌根,难道他们的父母没教过礼数吗?就这样还好意思论道修习?逍遥山的人果真是瞎了吧!

    他狠狠的回头看向那群带着酸味和恶意议论着的少年们,他们虽服饰各异,但都带着不同程度的奢华,还真是浪费了那套好皮囊。

    感受到他咄咄目光的少年们渐渐停止了议论,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身边这位德高望重的静忧道人。

    “能走吗?”幽凌轩丝毫没有被那些议论声影响,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不知为何就让他瞬间平静了心中的暴躁。

    他朝幽凌轩仰起头,“没问题。”故作轻松的掸了掸腿上的灰尘。

    “跟我来。”又是如咒语般的三个字,让他不由自主的就跟在幽凌轩的身后走上了台阶。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