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18、安神药方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三7 字数:3377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4

    没有在乎他的抱怨,幽凌轩只是将香囊又往他面前递了递。

    “它可助你安神入梦。”劝解的声音清冷如常。

    玄曦依然没有接过香囊,眼神却挪向了幽凌轩的手腕,那里依然露出了一小节伤痕,只是变成了浅粉色。

    “那你先告诉我,谁让你受的伤?是不是仙首?是不是因为我们之前下山的事?”他固执的确认着自己的猜测。

    幽凌轩收回手,下意识的拉起衣袖遮住手腕。

    “与你无关。”简单的否定,就像是突然触碰了他的反筋,他炸着毛倏的站起身。

    “好一个与我无关,”他冷着笑,盯着面无表情的男人。

    “静忧道人还真是薄情,把我哄骗上了逍遥山,转脸就急着与我撇清关系。”他忽然想起白天那些弟子们的说三道四。

    “也对,和我一个无赖小贼牵扯出太多是非,确实让你这高高在上的道仙脸上无光,你若是后悔找错了人,不妨直说,我乐得立刻就走,绝不回头!”

    他以为他根本不在乎那些指指点点,没想到却因为幽凌轩的一句话就将自己的不满爆发了出来。

    然而,幽凌轩望着话中带刺的他却依然是一副沉静的模样,他们俩人的一热一冷,总是对比分明。

    “作为主讲道仙,明知故犯,受惩罚理所当然,”幽凌轩缓缓开了口。

    “然而,答应你的事情也必须做到,相比之下,我觉得后者更重要。”

    明明是一本正经的解释,他炸起的毛却立刻被心中的一股暖意抚顺了,玄曦望着端坐在桌旁的人,不自觉的缓和了脸色。

    他朝幽凌轩伸出一只手,“拿来。”语气生硬着。

    他这是出什么问题了?这个男人不过简单的两句话,就让他的情绪起伏的这么明显,这三百多岁的老男人,怕是个深藏不露的情场高手吧。

    幽凌轩再次将香囊朝他递了过来,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了必须扳回一城的想法。

    想法一出,他的手便紧紧扣住了幽凌轩的手腕,他转身面向被他抓住的人,手中一个用力的拉扯。

    他原以为那副偏瘦的身子很容易就会被他拉起身,然后毫无防备的扑到他的眼前,然而事实却是端坐的人纹丝不动。

    “你这是在做什么?”幽凌轩有些不解。

    玄曦尴尬的僵着动作,他怎么忘了,这男人是个道法了得的道仙,凭他一凡胎,怎么可能撼动的了。

    但,幽凌轩宽松的道袍衣袖却因为这番拉扯落了下去,露出了缠着粉色伤痕的白皙手臂。

    那伤痕缠着手臂向上延伸,应该是遍布全身。

    玄曦皱起眉,“疼么?”他小声问道。

    仙首那老东西下手也是够狠的,都说幽凌轩是他最得意的首席弟子,骗人的吧。

    “原本师父也只是封住我的道修作为惩罚,现在已无碍。”或许是不想他再炸毛,幽凌轩平静的解释着。

    “为什么选了我?”见幽凌轩有问必答,他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那些质疑的风凉话也未必全无道理,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若不是幽凌轩,他现在八成已经被茶镇道场的那帮人给整死了,即便运气好能躲过报复,也不过是流浪到别处继续偷窃度日。

    可就因为这个男人三番五次,坚持着那句“跟我走”,他的生活便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这个问题却好像戳中了幽凌轩心中的隐秘,原本平静的人眼神一阵闪烁,之后更是躲开了与他的对视。

    “或许这就是缘分。”

    这句老套又不走心的回答打死他也不信。

    “这么敷衍的回答,静忧道人这是想隐瞒什么吗?”他弯下腰,朝那张躲避着他的脸凑了过去。

    对于扳回一城这个执念,他突然有了新点子,“莫非,道仙大人对我……一见钟情了?”

    他突然发现,面对幽凌轩,他开始越来越不要脸了。

    浅灰色的眸子终于再次冷冷的看向他,与此同时,他的胸口感受到了一个沉闷的力道,这个力道并不重,却让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后弹了出去。

    “唔!”他的后背撞在了石壁上,反弹的力道震的他胸口一阵闷痛,一股腥甜在他的嘴里泛开。

    片刻,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幽凌轩给了他胸口一掌。

    “逍遥山道修之地,禁止污言秽语。”又是一条规文戒律。

    但是,他说的话哪里污秽了?!这个男人怕是对“污言秽语”一词有什么误会吧!

    “我……”玄曦正想争论,一股热流却溢出了嘴角,几滴鲜血落在了地上,惊的他瞪大了双眼,“……好像骨头断了。”

    端坐的人终于站起身,一脸云淡风轻的看着他,“无碍。”说着便不紧不慢的朝他走了过来。

    当玄曦再次踏上养心殿竹林的石子小路时,已经快到宿舍的就寝时间了。

    他脸色苍白的迈着步子,双腿传来隐隐的抽搐,他的脑子还有些眩晕,因为失血以及高空下落。

    他在心里隐隐的告诫自己,如果不想体会生不如死,最好不要得罪这些能把人打散了之后,还能拼装完好的道仙。

    他的行走过于缓慢,跟在他身后的幽凌轩走到了他身前,“下次再犯戒,我必不会手下留情。”

    望着幽凌轩的背影,听着冷声的警告,玄曦只感觉自己哭笑不得,他已经没有反驳的力气,只得一步步跟在幽凌轩身后挪动着步子。

    他都快残废了,这还叫手下留情?

    他用自己作死的行为,再一次更新了对幽凌轩特质的总结:小洁癖,非必要时惜字如金,不想讲道理时绝对暴力。

    “香囊我已做了处理,即便入水也无碍,”坚持将他送到宿舍门口的幽凌轩叮嘱道,“香囊里的药草有时效,我会定期为你更换,另外……”

    “谨遵医嘱。”玄曦敷衍的回了一句,打断了幽凌轩的话,赶紧钻进了宿舍关上门。

    这个时候他到真希望幽凌轩能惜字如金,他全身酸痛的已经没有再听进去的耐心了,那枚香囊在疗伤接骨时,被幽凌轩顺手戴在了他的脖子上,最终,他还是将它放入了衣内贴身佩戴。

    门外的人停留了片刻,“早点休息。”这才缓缓离开。

    听着幽凌轩离开的脚步声,他的眼神却落在了窗户旁的方桌上。

    他早就发现今天的宿舍在他回来时就已经亮着灯,而且桌上还放着一盘素糕和一壶茶水。

    之前幽凌轩似乎还有没说完的话,难道就是想说另外为他准备了睡前糕点?

    一定是!

    吃过晚餐后,他这又是被揍,又是被惊吓,这种高消耗的饭后运动他确实吃不消,没想到幽凌轩还能有这么体贴的时候。

    那他可就不客气了!玄曦拿起糕点,一口塞进了嘴里,还没开始咀嚼,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响动。

    那声音来自房间里,另一扇门后。

    逍遥山的修道讲究修生养性,在他看来或许这帮道人更在乎修“身”,所以,每间宿舍都配有一个露天的温泉池,方便弟子洗澡用。

    而此时,那扇门后的温泉浴池传来一阵水声,鼓着腮帮子的玄曦紧盯着那扇木板门,有人?!

    很快,答案便被揭晓。

    木门被人一把推开,一头黑色长发的男人带着温泉的水汽,光着上半身走了出来。

    男人的下身穿着弟子服的灰色裤子,腰间被上身的水浸湿,双手正用一条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黑发。

    一双犀利的黑眸正好与他目光相接,那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缓缓移向了桌上的糕点。

    “你……谁?”发现嘴里塞着东西说话不方便,玄曦赶紧拎起茶壶,对着壶嘴猛灌了一口茶水。

    男人一双线条利落的剑眉皱起,将毛巾挂在脖子上,一脸不爽的表情,“你,吃了我的素糕?”

    那低沉的声音,就仿佛冰凉的剑锋掠过耳边,他能感觉到自己头皮一阵发麻。

    玄曦就着茶水,强行咽下了口中的糕点,下意识的展露出自己不怕死的精神。

    “这素糕上又没写你的名字,我怎么知道是你的?”不就是身材比他高一些,壮一些,长相比他成熟一些,刚毅一些,声音比他低沉一些,磁性一些而已吗?有何可怕?

    “你的意思是,没写名字的东西,就可以据为己有吗?”男人的反问竟让他一阵语塞。

    “倒也不是这个意……”他还没说完的解释在一张突然凑到他面前的脸前卡住。

    这个熟悉的速度让他想起了夏晚那条蛇。

    然而,就在他愣住的瞬间,男人不知何时将他戴在衣内的香囊拿在了手中,“没写名字。”一双黑色的眸子盯着他,让他的心忍不住咯噔一下,凉了半截。

    “还给我!”玄曦迅速抓住自己脖子上连接着香囊的带子,生怕这男人下一刻就真能把香囊扯了去。

    而那男人却利用身高优势,一只胳膊放松的枕在了他的头顶,“放心吧,这东西我可不敢要。”

    男人说着,将香囊放在鼻尖闻了闻,“我那几个素糕可抵不上这香囊的贵重。”说罢,一松手,香囊落回了玄曦的手中。

    这种被人利用身体优势直接压制的感觉糟糕透了!

    玄曦抬眼狠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宿舍的男人,这种身型,不会也是今年的修习弟子吧。

    “这只是一个草药包。”他故意贬低着香囊的价值,却赶紧将东西放回自己衣内,一副就怕贼惦记的模样。

    没想到,他这经验丰富的小贼,也有防贼的一天,之前说不想要,那只是自己嘴上说说罢了,心里早已经对这香囊爱不释手。

    男人冷哼了一声,抬起了枕在他头顶的手,撩着带水珠的黑发,在桌旁坐下,拿起一个茶杯,重新为自己倒上了茶水。

    “忘忧草,生长至第三年才会开花,逍遥山最毒的蛇-黑蝮最喜在花下休息,逍遥古树生长在逍遥主峰之巅,有千手毒藤守护,那两样的东西,无论碰了哪一个,都必死无疑,”

    说着,男子细细的吃起了剩下的素糕,“你那香囊里,正是这两样稀贵药材。”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