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他是个叛逆,引千妖上了逍遥山,屠杀修道弟子,斩杀众道仙,重伤仙首,被世人憎恨忌讳, 他也是个封印,封着上古妖王,有人畏惧,有人崇敬,有人想除之而后快,有人想利用他铲除异己, 他还是个道仙,有点狂妄,有点嚣张,还有点自以为是, 他…… 等等,以上这些他统统没有任何记忆好么?他只是个15岁的流浪少年,叛逆,封印,道仙跟他有毛关系?!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臭道士们不过就是一些披着正义皮子的恶狼!什么狗屁逍遥?不过就是一些忽悠他们这些屁民的传说罢了,少在他面前装圣贤! 但是……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道仙好生漂亮,明明只是见的第一面,这心动的感觉却恍如隔世……

    20、传说中的前世

    小说: 无谓逍遥·灵魂容器 作者:Mr.37° 字数:3057 更新时间:2019-09-22 15:10:54

    白怅璃若有所指的询问立刻引得太清学宫中爆出一阵哄笑,尽管大都是些十来岁的少年,但这方面耳濡目染,懂的也不少。

    玄曦哪受得了这般取笑,有仇必报的本性再次显露。

    “苦乐道人说笑了,这种事情怕是现在的您也指教不出个一二来,等您有了道侣,再与我深入探讨也不迟。”

    这还嘴的自信,来自于那晚秀溪城的茶馆。

    学宫中的哄笑立刻变成了夹荤带笑的议论,见自己再次被带入了坑里,白怅璃翻书般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修习弟子玄曦,上课开小差,并对主讲道仙不敬,滚出去,罚你门口面壁思过!”白怅璃突然严厉的语气立刻让学宫中安静了下来。

    正好,他还愁着不知该如何打发这无聊的上课时间呢。

    “多谢苦乐道人。”他毫不犹豫的起身,这一声道谢戳的白怅璃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书。

    说是面壁思过,但站在无人监察的学宫门外,玄曦却放松的背靠着深红色的木质门墙,望着此刻空旷的练习场发着呆。

    耳边隐约传来学宫内,白怅璃讲课的声音,具体内容他已听不清,只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偶尔从练习场上飞过的鸟雀上。

    此时,一只白色的鸟儿落在了一根石柱之上,他的目光不由的被吸引了过去。

    石柱不知是用什么材质的石料雕刻而成,阳光下,通体泛着乌黑的光泽,柱体刻有文字,其中几根石柱上更是用寥寥几笔简易的雕刻着几幅简画。

    “那石柱上记载的是逍遥山的传说。”耳边忽然响起低沉的声音,不知何时,宣夜已经站在了他的身侧,眼神同样落在练习场的石柱之上。

    对于逍遥山的传说,他从来都是道听途说,所以才会有了上次找错宝贝的尴尬。

    “似乎有点意思。”自言自语着,他便要朝练习场走去。

    当了那么多年的小贼,他对传说有着莫名的兴趣,总觉得它们就像是未经开发的藏宝图,毕竟空穴不来风。

    身旁的宣夜却拉住他的胳膊,“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被罚站的时间,跑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这番提醒才让他发现,石柱的位置正对学宫大门,耳边不由得隐约传来白怅璃讲学的声音。

    玄曦靠回门墙,盯着石柱叹了口气,尽管和那酒疯子不对付,但好歹主讲道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现在逍遥山上都传言他和幽凌轩关系匪浅,自己因此被人仇视也就罢了,他可不想因为一时兴起,又给那个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收回眼眸看向身边的宣夜,那就利用这点时间和这只妖拉进一下关系好了。

    “你怎么溜出来了?”他不记得自己发呆的时候有错过白怅璃赶人的声音。

    “无聊。”宣夜的回答简单明了。

    “噗!”玄曦笑出了声,忽然很想知道,如果白怅璃听见这样的回答,该是什么表情。

    “明明都已经修得这人形了,你们干嘛还要浪费时间上这来听课?”这一点也是玄曦最不明白的地方。

    他若是有了几百上千年的道行,即便是幽凌轩恐怕也奈何不了他。

    “若想入天道,逍遥山是必经之路。”

    这个答案,让俩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望向了湛蓝的天空。

    那里,真的有这么好吗?

    时间在发呆中也过的特别慢。

    “哎,我说,你多大了?”为了打发时间,玄曦继续着两人的话题。

    宣夜有些犹豫,却还是给出了回答,“或许一百岁,或许……三百岁。”

    玄曦苦笑出声,这个回答是认真的吗?“你这或许是几个意思?”

    宣夜扔了个犀利的眼神给他,再次恢复了自己的高傲神情,“就是我记不清的意思。”

    失忆就失忆嘛,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玄曦抽搐着嘴角,看来这个话题是不能再继续了,否则,这傲气的家伙一定会转身就走。

    俩人又望着练习场一阵发呆,这安静的状态,就好像时间也停滞了一般。

    再这样下去,他会无聊的疯掉吧。

    “喂,我们一直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玄曦忍不住开了口,“找个地方溜达溜达如何?”

    “不去。”宣夜简洁的拒绝着。

    “也行,”玄曦却转身就走,他记得通往养心殿的主路上另有一条岔路,以往每次在行窃之前,他都会探查好逃跑的线路,这已经是一种习惯。

    “你就留在这里,如果苦乐道人发现我不在,你就说我肚子疼,去了茅厕。”

    “你明知道我是偷跑出来的,如何为你解释?”此刻身后响起低沉的声音,在他听来却有些无奈的好笑。

    玄曦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摊开双手耸了耸肩,随便,心里如此回答着。

    逍遥山的区域分布以及路径并不复杂,从山下绵延而上的石阶只指两个方向,一是直接通往逍遥主峰,二则是穿过宽敞的练习场进入太清学宫。

    从太清学宫的门廊往右,经过一个横跨在山涧之上的木质廊桥后,依然两条路径,一条仍然通往逍遥主峰,而另一条则通往他们现在最常去的养心殿以及膳堂。

    而在进入养心殿的竹林前,还有一条分岔路,路口竖立着一块一丈多高的石碑,上书“道修殿”。

    “道修殿需修习进入武修阶段后,方可进入。”解释的声音来自跟着他来到此地的宣夜。

    看来,带着宣夜总是能意外获得景点讲解。

    站在石碑前,玄曦回头朝身后的人咧嘴一笑,宣夜正低沉着一张脸,双手交叉在胸前,怎么看都像在心里不满他的四处溜达。

    “不进去也行,那你告诉我,里面有什么,打消我的好奇心便是。”玄曦笑得狡黠。

    “我怎么知道。”宣夜立刻朝他瞪了一眼。

    玄曦挑了挑眉,“那就进去看看好了。”一边说着,一边毫不犹豫的踏入了这条他从没走过的路。

    武修?谁知道他还能不能熬到那个阶段。

    原本还在他身后的宣夜,忽然一阵风般的出现在了他的前方,这样神奇的操作他已不足为奇。

    “这里妖气很重。”宣夜侧过头看着他,微眯的眼神就像是一种警告。

    “有妖气?你不就是妖吗?”他权当是宣夜想要吓唬他,不以为然继续朝前走着。

    宣夜却用力的拉了他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身后,“那你就跟紧我。”说完,便在前方带起了路。

    这操作为何让他想到了幽凌轩?玄曦愣了片刻,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虽然都是石子小道,但此刻这路旁的风景却与养心殿的竹林大相径庭。

    没走多久,石子路仿佛深入了一片密林之中,两旁的参天大树把头上的天空挡了个结实,明明是阳光明媚的上午,现在却更像是走进了阴着天的傍晚。

    石子路有着让人不易察觉的坡度,但玄曦却注意到,似乎俩人正沿着这条路一路向下,忽然,一直在前方带路的人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他不解的从宣夜身后探出头来,却因为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堵雾墙,白色的浓雾紧紧的凝结着,完全遮挡了延伸入雾中的路。

    奇怪的是,这些雾霭似乎只固定在他们面前的这个范围之内,并没有一丝溢出。

    “是结界,”带路的宣夜沉着脸解释道,“应该是用来防止擅闯者的,我们就走到这吧,现在回……”

    他没等宣夜把话说完,便直接走入了浓雾之中。

    回去?他可不想无聊的站在学宫门口数柱子玩。

    “玄曦!”宣夜紧张的叫着他的名,他回头想要安慰几句,却赫然发现,身后只剩下一片白雾。

    奇怪,他也没走几步,怎么就看不见身后的人了?

    “喂,别怕,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他朝宣夜安慰的喊道。

    但却没有任何回答。

    “宣夜?”那个家伙刚刚还在自己身后,应该只有几步的距离吧。

    按耐住心里的疑惑,玄曦又往回走了几步,可是,无论他如何往回走,都始终走不出这白雾。

    明明走进来只用了几步,怎么往回走了十几步都出不去?难道自己被困住了?

    玄曦忽然想起宣夜之前提到的结界一说,心里这时才开始后知后觉的不安起来。

    “宣夜!”他忍不住朝眼前的一片白色喊道,却依然没有任何回音。

    看来这个地方还困住了他的声音。

    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树叶的沙沙声,有人!他立刻警觉的寻声看去。

    朦胧中,一席道袍缓缓的从半空中轻盈的落在地面,周遭的浓雾随着那个身影的落下,变得稀薄了一些,以至于他能看清距离几步之遥的人形轮廓。

    “幽凌轩?”情急之中,他再次直呼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人影没有回答,只是朝他走了过来,轮廓逐渐清晰,那一头熟悉的白发终于让他松了口气。

    但很快,那口气又再次提了起来,因为那张难得看出任何情绪的清冷面孔,竟然朝他扬起了笑。

    惊艳!那笑容带着融化了霜雪般的柔情,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朝他笑着的人儿抬起一只手,手指轻轻一勾,撩人心神。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