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12话 我银启寒还配不上你?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700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9

    ​“你在喝什么?”

    银启寒踢开​门,走进来抓住严言的手腕,一脸愤怒,他看着碗中黑色的汁液,不由得心里一惊,这严言到底怎么了,这碗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又是谁给他的,银启寒伸出分叉的舌头,舔着他嘴角的汁液,尝了一下,很苦,果然是药,他掰开严言的手,将那碗药放到桌子上。

    严言惊慌失措的看着他,​手忙脚乱的去抢那碗药,被银启寒反手将他搂在怀里,银启寒对着门口喊着,

    “进来!”

    严言瞪着眼睛看着进来的医官,心里布满阴霾,

    “王!”

    “去看看那碗里的药是什么?”​

    “是!”

    医官拿起碗,轻轻的泯了一口,仔细的品着,他看到桌子上剩余的粉末,取一些又闻了闻,心里明了。

    “王,这碗可能是打胎药,”

    “不,这是治疗腰痛的汤药!”严言着急的说着,

    银启寒脸色一沉,他盯着严言,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然后他又问到医官,

    “难道他,有身孕了?”

    “应该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银启寒的声音瞬间拔高,带着寒意,

    医官从药箱里拿出一块方正的白布,放到桌子上,严言看着白布,心如死灰,那是莽原大陆测身孕的,凡是有身孕的人,只要滴上一滴血,白布上就会形成两团图案,如果没有身孕的人,他的血只能形成一团图案。

    “王,我要取……,”

    医官看着严言,是喊夫人还是王妃呢,他后来想到蛇王如此重视这个图依族的男子,他应该是以后的王后吧,

    “王,请让我取王后一点血,验证一下,”

    “我不是王后!”

    严言失声喊着,银启寒看着他,更加生气了,他对着医官训斥到,

    “你那只眼睛看出他是王后了?”

    医官吓得立刻跪到地上,不停地磕头,

    “是!是!是!此人不是,不是王后,”

    银启寒掰开严言的手,捏住他的手指头,从腰间拿出上次收了的严言的竹针,对着他的手指头刺了一下,血立马滴到桌子上的白布上,严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还是被发现了。

    银启寒盯着白布上迅速晕染的两团图案,心中竟然莫名的高兴,但是又想到,这该死的严言喝了打胎药,他将严言放开,双手握住他的胳膊,又急又恼的吼着严言,

    “你喝了没有?”

    严言只是挣扎着说到,

    “放开我!”

    “我问你,那碗药喝了多少?”

    银启寒有些失控的吼着他,追问着,

    严言低着头就是不说话,银启寒抬起他的下巴,指着地上的医官恶狠狠的说着,

    “你不说,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他?”

    严言抬起头,皱眉看着暴戾的银启寒,不明白他怎么天天开口闭口杀人,

    “你,脑袋有问题!”

    “对,我不只脑袋有问题,我这里还有问题!”

    银启寒拉着严言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处,

    医官吓得嘭嘭的磕头,声音都有了哭意,

    “王,饶命!王,饶命!”

    他又跪向严言,拉着严言的衣角哭喊着,救救他,救救他,严言看到地上的医官,心里十分不忍,他抽回自己的手,去拉医官,

    “你起来,快些离开这里。”

    医官看了一眼蛇王,也不敢听从严言的话,冒然离开,跪在地上不动,银启寒吼着他,

    “滚!”

    医官得令,只身就往外跑去。

    “你为什么要打掉孩子?嗯?”

    银启寒抓住严言的头发,逼迫他抬头看着自己,他咆哮着吼着严言,

    “我银启寒不配你给我生孩子?”

    银启寒极力压制自己,不把严言掐死,他将严言摁在桌子上,不小心打翻了碗,药汁沾到严言的脸上,又流进了他的衣领里,银启寒看着严言狼狈不堪的模样,心里又有些心痛,打又舍不得,不打,气的他想要上房揭瓦。

    严言气的也不轻,他银启寒就会抓住他的头发羞辱他,他也受够了这种被他天天压的日子,没有尊严,自己如同那些艳姬,日夜随时伺候他银启寒胯下的那根棒子。

    “不,是我不配给你生孩子,因为我心里有人,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你为什么非要逼迫我呢,干将杀了你心爱的女人,你要报仇,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报仇了,因为我是干将最心爱的人!”

    严言听天由命的喊着,他倔强的脸上带着悲怆,

    “我银启寒,要什么样的女人,男人没有,他们都赶着往我床上爬,你竟然看不上我?”

    严言冷笑一声,说到,

    “那你去找他们,”

    “严言!不要再激怒我了!”

    银启寒一掌将桌子劈的粉碎,桌子蹦起的碎片四处刺去,银启寒抱着严言转身将他护在怀里,严言只听见银启寒闷哼一声,似乎他受了伤,银启寒将他放开,脸上带着痛苦,严言转身就要往门口走去,银启寒急忙拉住他,着急的喊到,

    “严言,你别走!”

    “嗯!”银启寒痛的呻吟出声,严言看着他,这才发现他后背上竟然刺入几根拇指粗的木条,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后背。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