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14话 你当我银启寒是什么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543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9

    银启寒拉着严言来到祭司台,严言看见祭司台另一边的干将,几月不见,他下巴长出了些胡须,面部也十分憔悴,严言潸然泪下,他伸出手摸着画面中干将的脸颊,眼神充满迷恋。

    银启寒看到哭泣的严言,心里的火气又上来了,他捏住严言的下巴,眯眼厉声问他,

    “哼,怎么,想他了?”

    严言眼里含泪,紧咬住嘴唇,一脸让人疼惜的模样,让银启寒心里一紧,严言真该死,这副模样让他竟然起了邪恶的欲望,他瞅了一眼祭司,祭司转身离去了,并关好了门,待祭司一走,银启寒就开始脱严言的裤子,严言大惊,他拉住自己的裤子,惊骇的看着他,

    “你做什么?”

    “哼,你怕什么,你的干将又看不见我们,”

    严言的裤子被银启寒强行褪到小腿处,严言往后退去,退到祭司台边,被银启寒反过身来压趴在祭司台上,严言双手扶住祭司台,看着另一边的干将,开始眼前模糊,银启寒早已经被严言的禁欲模样,引诱的他某处肿胀发痛,他扶住严言,毫无停顿的便闯了进去,银启寒摸着严言的后背,感受着他身体的颤抖,他又将严言扶起,贴紧自己的前胸,双手揽住他,在他耳边恐吓着他说到,

    “严言,你说,你的干将如果看到我们两个现在这样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他会怎样?”

    严言扭头不再看干将,他感觉自己没脸见干将了,在干将面前,他与银启寒竟然做着这样的事情,而银启寒却把严言的脸扭向祭司台,让他看着干将,恶意的弄着他,严言失声啊了一声,银启寒呵呵一笑,说到,

    “你这个声音,那个干将恐怕没听过吧?”

    严言捂住自己的嘴,呜呜呜呜的哭起来,他身体因为哭泣而颤抖,银启寒感觉更加兴奋了,他双手摸上某处,并捏了几下,严言又嗯了一声,银启寒看着他,笑的更加开心了,

    “你嗯什么呢?被我捏的舒服?”

    严言从脖子红到脸,他嗫嚅着求饶,

    “你,你别这样对我,”

    银启寒眼眉高挑了一下,说话的热气喷到严言的脖子上,

    “我那样?嗯?”银启寒说着又~了他一下,

    “这样子吗?”

    严言又呜呜呜呜的哭起来,

    “你放开我,干将,干将,你在哪里?”

    “干将?”

    银启寒一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怒火飙升,他用力顶了严言几下,

    “干将?嗯?干将?”

    “银启寒,你轻点,我,还怀着孩子,”

    “哼!你不是不想要他吗?不是要喝药打掉吗?嗯?”

    “既然不想要生我的孩子,这会怎么又害怕我伤到孩子了呢?严言,你到底有几副嘴脸?”

    银启寒握住严言的腰用力的拉向自己,严言又吸了口凉气,银启寒~的他好痛,

    “严言,我还忘记了一件事情,呈贡族已经第三次来求见了,他们问我要什么样条件,我才能将你放回去,你猜我怎么回答的?”

    严言眼中浮现希望,他望向祭司台,只见银启寒握住严言的手,用他的手指头,在祭司台上写了两个字,图雅,严言摇着头,脸上呈现出绝望,

    “不,银启寒,求求你,不要这样,”

    图雅是干将的妹妹,美丽可爱,心底善良,是全族人心中最纯真的瑰宝。

    “我的爱妃死了,你又不想给我生孩子,我只有再找一个人替你了,严言,不知道那个图雅的味道如何,我可是很期待呢,”

    严言浑身一颤,脸上带着痛苦,他平复了一下心情,试着讨好银启寒说到,

    “你,要我怎样,都行,求你别伤害图雅,”

    银启寒从他身体里退出来,穿好衣服,冷冷的看着他,

    “严言,你当我银启寒是什么,有事求我,没事一副冷脸对我?”

    严言看着他,把裤子轻轻的踢到一边,然后又缓缓脱掉自己的上衣,赤裸着身体靠向银启寒,他伸出有些发凉的双手捧住他的脸,轻轻的说到,

    “启寒,我求你,别伤害图雅,她太小了,好吗?”

    银启寒听到严言第一次喊自己启寒,他有些愣住了,这是多么亲密的称呼,他的心里一阵温暖感动,他怔怔的看着严言,不知道要说什么,严言看着他不说话,不知道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他学着银启寒平时吻自己那样,伸出舌头探入银启寒的口内,轻轻的颤抖着舔弄着他的口腔,眼睛还时不时瞟 着他,银启寒心跳的很快,他将严言抱起,放到祭司台上,压了上去,严言望着天空,再次流下了眼泪。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