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蛇王的男妻

    霸道蛇王与温柔图依族长的绝美爱恋,神经病强攻X温柔忍耐坚强受,主要虐受 主cp 银启寒与严言 严言跟着朋友去狩猎,他们误入神秘的金蛇国,朋友误杀蛇王妃,蛇王发怒,卷走了严言,开始对严言进行疯狂的报复,蛇王银启寒占有欲强,神经质,看银启寒怎么一步步追夫的。 副cp一 云释与珉玉 珉玉是银启寒和严言大婚的时候云释认识的,云释对珉玉是一见钟情,但是珉玉太小了,只是贪图玩乐,没有珍惜,云释对珉玉用尽全部的心去讨好,为了珉玉他被好友训斥,惹得父母伤心,弄得自己毫无尊严,最后伤痕累累回到蛇族,珉玉最后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是爱着云释的,最后在蛇王和严言的帮助下,又追回云释,过上了这样那样的生活的。 副CP二 裘离与谢奇 谢奇天外来客,一名人民警察,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一脚踩空掉入莽原大陆,与裘离相识,一起寻找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在找寻之路上,又惊现一个秘密,事情真相揭开后,两人也彼此生爱意,谢奇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吗?还有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小一月为你一一解读。

    第20章 骗局

    小说: 蛇王的男妻 作者:一月的执念 字数:1950 更新时间:2019-09-22 15:49:59

    严言经不住银启寒的纠缠,已经搬到他的寝宫了,他肚子里的胎儿也将近五个月了,银启寒经常跪在他的身边,仔细盯着他的肚子看,就为了等那一刻孩子的动作,待他看到严言的肚子动的时候,自己高兴的竟然拍起了手掌,宛若一个孩童,这时候,严言会不经意间露出笑容,银启寒也会对他说,严言,你该多笑笑的,你笑起来真美。

    还有一件事情让严言很羞愧,就是银启寒每天都会让严言分开腿,看看他那里的器官长得如何了,搞的严言的脸皮都有些厚了,每次严言合上腿,不让他看,银启寒就戏弄他,弄的他求饶,直到自己答应为止,严言叹了口气,肚子里的孩子千万别随了银启寒不知羞耻的性格才好。

    这日,严言百无聊赖的站在院子里看着树下的落叶,已经是深秋了,天气更加凉了,严言想到,呈贡族的人应该要准备过冬了吧,一个侍女从严言的身边走过,严言感觉她很眼熟,他叫住这个侍女,问到,

    “我以前见过你吧?”

    侍女一愣,抬起头看着严言,眼中迷茫,

    “回夫人,我并未见过你,”

    严言看清了她的长相,是那个艳姬,严言问她,

    “你不是蛇王的妃子吗?怎么这样穿着?”

    侍女看着严言,心想,这位夫人见过她吗,他既然知道自己以前的名字,那自己也不再隐瞒,就说到,

    “夫人,你太高看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舞姬罢了,怎么会是蛇王的妃子呢,我那里有资格呢,”

    “你不是银启寒的宠妃?”

    侍女一惊,这人敢直呼蛇王的名字,想来身份一定很高贵,难道他就是蛇王未来的王后,自己还是赶快说清楚比较好,

    “从来都不是,”

    严言心里有些清楚了,他又问到,

    “你不是死了吗?”

    侍女一听,吓的跪在地上,难道这位未来的蛇后嫉恨自己和蛇王有过那么一丝丝关联?要置她于死地,于是她连忙磕头说到,

    “夫人,饶命,我不想死,我跟蛇王没有任何关系,我发誓,”

    严言看着他,追问到,

    “那日,你被刺了几刀,我查看了你的气息,我明明看见你死了,怎么回事?”

    侍女说到,

    “夫人,那日我没死,蛇王令我假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好按照他说的行事,然后他给了我很多钱,就让我离开了,”

    严言的呼吸已经有些急促了,他发现了一个大骗局,他气的浑身抖擞,银启寒啊,你真是彻头彻尾的大骗子,怎么可以这样骗我呢,严言心中对银启寒的那一丝感动都没有了,剩下了无尽的怨恨,怒意,自己还傻傻的顺了他的意,严言呵呵笑着,让人感觉有些发冷。

    侍女看他有些站不稳了,赶紧扶住他,

    说到,

    “夫人,你怎么了?我是不是说了什么惹你生气的话,请你务必保重身体啊,”

    侍女有些害怕了,她看严言已经有了身孕,万一再因为自己的话,伤到了胎气,那她可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严言推开她,想要自己站好,可能因为在外面站的时间太长了,加之太气愤,眼前一黑,晕倒了。

    侍女一看严言晕倒了,吓得差点当场死去,她紧紧的抱住严言,呼喊着救人,若这位未来的夫人或者蛇后出现了差池,那自己会被蛇王切成碎片的,不过,她感觉自己即使没扔下严言跑掉,想必以银启寒的性格,自己也得掉层皮吧。

    严言缓缓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一脸着急的银启寒和银芷,他本想质问一下银启寒,但是看到银芷也在,就没有开口,不过脸上带着气愤,银启寒看到跪在门外的艳姬,也猜到事情的经过,银芷问了医官严言并无大事,就拉着银启寒走出了房门,银芷看着跪在门外的侍女,问着银启寒,

    “启寒,这是怎么回事?”

    银启寒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银芷,银芷气的直跺脚,又捶了几下银启寒的肩膀,喘着粗气训斥着他,说到,

    “启寒,你这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啊?你正事不做一点,就寻思男女那点事?还有啊,就算你看中严言了,你怎么能威逼利诱呢,别忘了,你是个王,怎么还会坑蒙拐骗啊你,你说,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银启寒说了一句,

    “谁叫严言站在那群男人中间,那么出色,我用余光就扫到他了,”

    银芷又瞅了他一眼,骂到,

    “你就这点志向了!”

    “姐姐!”银启寒着急的喊着银芷,

    “姐姐,这下怎么办?严言知道了真相,以他的性格,定然会跟我生气的,现在他还有身孕,我该怎么办呢?”

    银启寒看着跪在地上的瑟瑟发抖的侍女,气的一脚将她踢出几米远,

    “都怪你,你都走了,又来王城做什么?”

    “王,饶命,公主饶命,我只是想来宫中找份差事做,我不想再做歌姬,舞姬,想重头开始生活,过正常的生活,我并不知道严言,不,是未来蛇后的事情,我也不是有意要告诉他这件事情的,”

    银启寒看着她,又要发火,银芷及时阻止了他,并跟侍女说到,

    “你起来吧,重新生活很好的,你跟我走,我给你再安排一下别的差事,远离蛇王,你可愿意?”

    侍女一听,当然愿意了,这个蛇王恐怖极了,她可不想再待在他的身边,蛇王的性情她又捉摸不透,远离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办法,侍女立马点头答应了。

    银芷又看向弟弟,说到,

    “至于你,严言已经五个月身孕了,你要是把他气出个什么来,银启寒,我就送你你去见父母!”

    银启寒看着姐姐阴森的脸,心头没来的一阵恐慌,他虽为王,但是莽原大陆却是母系社会。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