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是狐妖啊!

    傲娇年下攻✘撒娇小诱受 冷烈:“是一只白狗……” 白竹:“是狐狸啊!老子是狐狸!” 十年前玩笑似的邀请,却被他记住了,十年后他死皮赖脸找上门要求同住,要求同睡,明明是一只白狗,也太嚣张了。

    第五章 挠挠

    小说: 是狐妖啊! 作者:沫小陌 字数:2219 更新时间:2019-09-22 15:59:03

    喂狐狸吃饭是种煎熬,特别是那种长的还不赖的狐狸,每吃一口饭都会开心到摇尾巴,整个过程中,冷烈都有种想把他尾巴砍掉的冲动。

    好不容易喂完饭了,白竹化身成小狐狸,躺在床上满足的直打滚,冷烈刚想去送餐盘,白竹就把他的头伸了过去。

    冷烈看着他,疑惑的说道:“你又想做什么?”

    白竹眯着眼睛,恳求的说道:“挠挠…”

    挠…挠挠?

    “挠什么啊?”

    白竹躺在床上,四脚朝天漏出胸脯,时不时用爪子碰冷烈的衣角,然后指了指自己。

    “还说自己不是狗?只有狗才会这般撒娇的。”冷烈端着餐盘看着他。

    白竹起身,用头在他手臂上蹭了蹭,摇着尾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冷烈放下手中的盘子,咬了咬牙开始给他抓痒。

    同时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就当他是自己养的宠物,给自家宠物抓痒并没有什么问题。

    白竹顺势又躺在床上,舒服的发出微弱的叫声。

    “你不要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一会我妈进来了怎么办?”

    白竹眯着狐狸眼睛,颤抖的说道:“控制…不住啊!真的好舒服诶!”

    挠了两分钟,冷烈端着餐盘走出房间,没一会儿又回来了,翻箱倒柜的找衣服。

    白竹趴在床上问道:“你在找什么?”

    从衣柜拿出一件衬衫,当着白竹的面就开始换衣服,一旁的白竹看的直流口水,眼睛一刻都不曾离开。

    等冷烈换好衣服后,对着他说道:“别趴着了,跟我出去一趟。”

    白竹听到召唤,立马跳上冷烈的肩膀问道:“我们要去哪?约会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

    跟杨娟打好招呼,冷烈就带着白竹出门了,一路上白竹都兴奋不已,他很少来到人界,而且人界的发展比他想象中要快很多,上次来还是两百年前来的。

    双休日的缘故,街道上来来往往都是行人,而冷烈是最引人注意的,因为他肩膀上趴着一只白狐狸。

    总是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冷烈也选择无视他们,更有胆大的女孩子,要求摸一下小狐狸,都被冷烈拒绝了。

    白竹还特别期待去的地方,等他看到六界条例局时,身子一抖,立马从冷烈身上跳了下去,还好冷烈眼疾手快,捉住他的尾巴。

    “不要想着逃跑,你逃不掉的。”抓着他的尾巴就要往里面走。

    白竹用爪子死死抓住门,说道:“不要不要,我不要进去。”

    冷烈拽了半天都拽不进去,本想着松开尾巴将他抱进去,没想到刚刚松开尾巴,白竹一溜烟的就跑到对面的树上。

    冷烈站在树下,看着把头藏起来,露出尾巴瑟瑟发抖的白竹,劝说道:“你跑到树上做什么?先下来,我们有事好商量嘛!”

    “我不要下去。”白竹努力的藏好尾巴,颤抖的说道:“你肯定是骗我下去,然后抓我进去,之后就再也不理我了,我才不上当呢!”

    冷烈笑了笑说道:“我骗你做什么,如果不想理你,我大可以现在就走,也不用在这里劝你下来啊!”

    白竹露出头,看了一眼树下的冷烈,试探的问道:“真的?你真的没有骗我?”

    冷烈冲着他点了点头,伸出双臂等着他,白竹犹豫了一下,最终跳到冷烈怀中,委屈巴巴的在他怀中蹭了两下。

    冷烈抱着他走进条例局,门口工作人员主动上前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冷烈指了指怀中的狐狸说道:“我是来带他打抑制针的,请问什么时候可以打?”

    工作人员笑着说道:“现在就可以呢!您坐里面稍等一下,我去通知大夫。”

    冷烈冲他点了点头说道:“麻烦你了。”

    而此时怀中的白竹不干了,一听说要打针,立马变成人形开始逃跑,只是变成人形的他,尾巴更大,而且毛茸茸的很好抓住。

    “你又想去哪?”

    白竹一看跑不掉,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哭着说道:“我不要打针…”

    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冷烈推开他的脸,发现自己肩膀处已经被泪水浸湿,似乎还有鼻涕在上面。

    “你要是想留下来,就必须打针,妖与人类不同,万一你哪天发狂了怎么办?我不可能用我家人性命冒险。”

    白竹摇着头说道:“不会的,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求你别让他给我打针好不好,穿白大褂的都是魔鬼…”

    “不行,你的保证无效,我还要提醒你一点,如果你变回狐狸,那么针就会打在脖子上,如果你保持这种形态,那些针就会打在你屁股上,你自己选。”

    白竹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感觉怎么样都是逃不掉了,只好哭着变回了狐狸的样子,窝在冷烈怀中瑟瑟发抖。

    冷烈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别害怕,打完针就没事了。”

    这时,穿着白大褂的大夫走了过来,看着冷烈怀中的狐狸问道:“是它要打抑制剂么?”

    冷烈点了点头,大夫又说道:“行,跟我来吧!”

    跟着大夫来到无菌室,护士在帮忙兑药,乒乒乓乓的声音在白竹听来就像是来索命的声音,最后大夫拿着针头来到冷烈身边。

    “你抱紧它,我怕它会紧张的乱动。”

    冷烈听话的将他抱紧,白竹吓得死死咬住自己的爪子,消毒棉接触到皮肤时,白竹吓得突然尖叫,连打针的大夫都被吓一跳。

    冷烈有些尴尬,对着白竹说道:“你叫什么啊?这还没开始打呢!”

    白竹的样子,就连护士都没忍住,偷偷地笑了起来,大夫也是调整了一下心态,针头慢慢接触白竹脖子处的皮肤。

    针插入时,白竹都死死咬住爪子,眼泪哗哗往下掉,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大夫都打趣的说,从来没见过这么怕打针的妖怪。

    虽然很丢脸,但好歹是打完针了,从条例局出来的时候,冷烈腹部的衬衫都已经被哭湿,为了安慰他,冷烈居然鬼使神差的买了妖怪吃的零食。

    在人界做生意的妖很多,或者可以说成,除了神界以外,其余五界都有互相售卖东西的店铺,也算是良好的交往。

    冷烈拿着零食的口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别哭了,你看我给你买了这么多零食。”

    白竹瞄了一眼口袋,弱弱的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对不起我…”

    这句话差点让冷烈气到跳脚,他强忍怒气说道:“是…啊!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

    白竹露出头来,闻了闻袋子里的零食说道:“好吧,我原谅你了,不过回家之后,我还要挠挠。”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