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花神闹武神

    前期低情商后期深情疯魔攻×前期软萌没智商后期黑化受 前花神之子明玦,天命不详,祸乱三界。   武神隐凤真君,包藏祸心,与魔界勾结。   风云起,天地变。   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名字,我都还没忘,你怎么自己先忘了。 万年不灭的花灵留存在世间,一朵被封住灵识的桃花不经意之间爱上了一个神官。 月老说,两情相悦的人没有什么阻碍便能在一起。 你在凡间的几万年,与我在尘世中轮回的千年,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若姻缘天注定,何须在意天命? 我眼中只有你,苍生皆为浮云。 ①PS:后期全体疯魔,完全的正义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②本文又名《执剑映桃花》, 世界观一如既往的庞大,群像文,要写很长长长,一如既往慢热,时而野马奔放,有时候神仙都救不回来我反转剧情。 ③如果按照烛微原始年龄来算,应该是年上。按照飞升的年龄算又可以是年下,圈地自萌吧!神仙世界,活个万八年的很正常啦~

    第六十七章 一定要恨我

    小说: 花神闹武神 作者:岁时朝夕 字数:2123 更新时间:2019-10-03 03:01:07

    重华:“…………”

    他从未想过陵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重华知道陵镜恨他,可是却从未想过陵镜会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他。

    重华心中虽然有怨,但仍然担心陵镜的伤势:“你想死吗?陵镜,你听好了,你不能死,你若死了,便没有办法报复本座了,本座好好地活在这世上,你就甘心吗?”

    陵镜有些看不清他的脸了:“我恨你……恨你……”

    “是,你要继续恨我,活下去!”重华抓紧他的纤瘦的手,“本座要你继续恨我!”

    陵镜的手突然松了一下,重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白光,他从来都没有哭过……

    “不行……不能就这样……”重华冷静下来,坐在陵镜身边,握着他的手将灵力灌入他的体内。

    “恨我……一定要恨我!”重华抱着他,不停地在他耳边叮嘱道。

    …………

    不知不觉间,明玦已经在这天宫之中待了很久了,他突然有些想念起了下天界花境的一花一木。不知道它们还好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玦突然感到一丝丝莫名的心痛,他觉得要有什么东西即将消散了。

    “明玦!站在这里发呆干什么?”别人这时忽然用扇子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肩膀。

    明玦转身一看,用扇子敲自己的正是陌桑:陌桑上仙!我刚想去找你去呢,刚想着你就来了!”

    陌桑摇了摇头:“都过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那么见外?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明玦:“不不不,这样是对上仙不尊重。”

    “你怎么这么啰嗦啊,跟天上那些循规蹈矩的神仙一模一样。我劝你不要变成他们那样,那样很不好,我要是认定的朋友,管他什么上仙不上仙的。”陌桑一副严肃的样子跟他说着,“而且,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

    “朋友……”明玦用诧异的眼神看向了他。

    陌桑停下来看着他:“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是真的把你当成好朋友的,我这辈子可不轻易交朋友,你觉得我配不上?”

    “不不不!”明玦连忙解释,“没谁愿意主动跟我做朋友的……上仙是第一个。”

    “虽说是隐凤君将你带上天宫来的,但我也参与其中。你的性子好……没什么心机,有时候跟一个太聪明的人交友不是什么好事。”

    明玦可算听出来了,陌桑这不是说他不聪明吗?虽然是实话,但他总觉得有些难过。

    “对了!”陌桑突然回过头来,“我施的法快要失效了,若是再重复施同一种法术,以前见过你的人恐怕会识破。”

    明玦皱了一下眉头:“那该怎么办?要不上仙您教我吧,我自己来!”

    陌桑又拿扇子敲了一下他的头。

    “哎呦!”明玦抱住了头叫了一声。

    “叫我陌桑,再叫错就不理你了啊!”陌桑又道,“这个……那是我们昆仑密术,抱歉啊……不能外传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别的东西!”说完,陌桑便从袖中拿出一个像黑溜溜像石头一样圆滑的东西,他笑了笑,然后挂在了明玦的脖子上。

    明玦低头看了一眼胸前坠着的黑石:“这是什么?”

    陌桑笑道:“只要你带着这颗灵石,你的真实容貌便不会暴露在他人眼中。这人啊,不能太显眼了,否则容易招灾祸。”

    明玦点了点头:“谢谢陌桑上……”

    “嗯?”陌桑听到他这话眯着眼看向了他。

    明玦未说完的话,又哽在喉中,他连忙改口:“谢谢好友陌桑!”

    “不谢不谢,好朋友之间谢什么啊?”陌桑轻摇着他那面菊纹锦扇,“对了,明玦原本是花界的小仙吧?”

    既然他们两个是好朋友,明玦自然也不会隐瞒了。他点了点头:“嗯。”

    “那你有没有见过两朵长得一模一样的花啊?”陌桑突然激动地问道。

    一模一样?明玦在下天界两千年,两朵一模一样的花可是从未见过呢。

    他摇了摇头:“三界之中不会有那种花吧。”

    “不!有的,我年少时见过……如今想要再找出来。”陌桑说到这里时,眼睛里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年少?可是你现在看起来也没多大啊?”明玦眨巴着眼睛看向了陌桑。

    陌桑摇了摇头:“我不小了……起码有三四千……不对四五千,就是几千岁了,肯定比你大!我懒得去数年龄,等我改天有空带你去昆仑丘,那里面的圣天名卷上有详细记载,到时候你便知道我多大了。”

    果然是出身不凡,连生平都有圣卷记载。

    “嗯嗯!”

    烛微被斋戒老翁唤了过去,他担心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老先生,生气了。

    春秋阁的那棵椿树叶子落了又长出来,不知过了多久了。烛微自飞升上来,他从这里学会了很多东西,也不再是那个只会舞刀弄枪的粗野之人了。

    烛微走过长长的青石板路到了他最开始那个书斋。

    斋戒老翁负手而立,看着书斋上的那块古铜色的匾额——鹏程万里。

    烛微行礼:“老先生。”

    “汝可知鹏程万里是何意?”

    烛微道:“鲲变为鹏,卷起千堆海浪,欲乘风而上,飞到它所不能及的高度。雄心壮志,乃是池鱼与鸟雀所不能理解的。”

    斋戒老翁点了点头,然后一边捋着白胡子,一边转过身来:“很好!鹏尚有壮志,那隐凤君没有吗?老身听说行军打仗之人最是争强好胜,隐凤君既能以一敌万,飞升为神,自然是有你的本事,你又勤奋好学,谦虚求问。可是……你就甘心就这样被埋没了?”

    烛微听这话似乎是他夸他,但又有一些不理解:“先生这话说的什么意思?”

    “想必你也听说了那些人是怎么说的了,陛下赐你‘隐凤’便是隐去锋芒的意思,可是却不是永远让你呆在一旁,做一个没用的人。隐去锋芒,养精蓄锐,有一天便会派上用场,这才是真正的意思。难道你要永远被人说成是呆在天上吃闲饭的吗?”

    烛微此刻慌忙道:“可是,陛下并未有任何事情交给我啊?若不能一鸣惊人,养精蓄锐又有何用?” 

    斋戒老翁听到他这话差点被他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蠢货!陛下不召你,或许是早就忘了你这个人的存在了,他不召你,你就不会毛遂自荐吗?”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