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绵冰乍暖

    冰下一瞥误终生。 现代架空,见习大学生记者 X 花滑选手。

    第十一章

    小说: 绵冰乍暖 作者:玄云祈水兮 字数:3478 更新时间:2019-10-22 08:51:48

    “我们去哪里?”

    两个人到市中心的时间还算早,这个点,商场还有半小时才开门,他们又已经吃了早饭,肚子里没什么位置给其他美食。易之扬看了他一眼,有些神秘地一笑:“跟着我走就行。”

    见易之扬拿着手机迈开腿就走,凌卯连忙跟上,等到并肩了还不忘记和易之扬反复确认:“咱们去的地方可以拍照对吧?”

    “是是是,不影响你取材,”易之扬对他的敬业程度几乎折服,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之前你是不是说过,你是跟着你的社团一起来这里的?你这样总是跟着我,社团活动怎么办?”

    易之扬没有大学和社团的概念,但他隐约觉得社交对正常大学生来说应当是十分重要的,他唯恐凌卯因为要跟着自己取材而耽误了大事,见他一时间不答话,便认为他的确是优先了自己,靠着一岁的年龄差摆出来了些训人的架势:“你不能不参加自己社团的活动啊,虽然你做取材也是在为社团做工作,但是如果在社交上不合群,在学校里吃亏了就不好了。”

    凌卯似乎是听出了什么,转过脸去看他:“那你呢?有因为社交吃过亏么?”

    易之扬被他转移了话题朝向,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好像自己给自己挖了个陷阱,稀里糊涂跳了下去:“刚去首都......就是升成人组以后,在首都有些被排挤。因为初来乍到嘛,也没想过和大家加深交流。老实说,每天训练就已经够累的了,其他时间真的连说话的劲都没有。我去的时候是冬天,感觉首都的冬天比千雪市冷好几倍,雪下起来都像沙子,空气里干得不行,一开始晨跑的几个星期总是会流鼻血,他们......和我不熟,一开始晨跑的路线不熟,我都弄丢了好几回,回去得太晚,更衣室已经一大堆人了,特别不方便。”想到凌晨的首都下雪后的模样,凌卯的声音也带了几丝宁静的意味,沉默几秒后,他猛地回神,对自己又被带跑感到懊恼,“等下,不是在说你么?怎么又扯到我了?”

    “想多了解些自己偶像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凌卯义正言辞地推动话题继续,易之扬无奈地转过脸来,拒绝的表情还没摆正,抬起的眼睛却先一步碰到了凌卯那双有神的大眼睛,他不着痕迹地将头扭回去,良久,接着刚刚的话说了下去:“其实当时的教练对我挺好的,应该说,是太好了,总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被归为队里的一员。我并不是没有去尝试社交,但是每次和别人说话,换来的都是爱答不理或者冷嘲热讽,所以我渐渐地就喜欢独自一个人行动了。”

    “教练......没有干涉?”手指轻轻扣在相机上,凌卯看着易之扬平静地表情,心里有些发紧。

    易之扬摇了摇头:“十五十六,已经算是小大人了,教练哪还会揪着这个不放。况且那个时候,国内的花滑并没有非常专业的教练带队。而且当时的竞争很激烈,能够真正升入国家队的名额很有限,这其中还有一些名额是被内定的,冰场里每天都有一股子戾气和焦躁的感觉......”说到这里,易之扬笑了一下,“也能理解他们对我这么排斥了,我的突然出现就是摆明了没了一个名额,再加上我那段时间状态很差,别说3T,有时很基础的东西都会失误。没有表现出与名额相匹配的实力,他们那样,也很正常。”

    “你明明滑得很好。”凌卯的口吻毋庸置疑,眼前又浮现出易之扬在他离开冰场时的那一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易之扬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对凌卯对自己的夸奖只是叹笑:“太盲目......喏,我们到了。”

    凌卯顺着易之扬示意的方向去看,“中京书店”四个朱色大字端庄地悬在门上。

    进入书店的易之扬带着很强的目的性,还有些摸不着头绪的凌卯没有方向感,只能跟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书店的最深处。

    这里是儿童图书区域。刚刚进入营业时间,书店里只有零星的几个图书管理员和保洁在进行一些细小的整理,易之扬轻手轻脚地走进有些矮小的书架中,指尖在图书中轻翻了几秒,抽出了一本硬壳封面的书。凌卯靠过去看,发现那是一本绘本,颜色暗沉华丽,典型的古代中国风。见凌卯认真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绘本,易之扬侧过头,轻声说道:“这是首都文化馆出品的绘本《满城灯华》,是一个青年的仕途故事,之前我在全国锦标赛上——”

    “《朱门雪》!”凌卯眼睛一闪,一口报出了易之扬意指的节目。

    “对,节目编排上从这个绘本里吸取了灵感,”易之扬将书递过去一些,任凌卯去翻看,“服装上也偏向古风一些。我并不是很喜欢在服装上用很多肉色织物来增加luo/露感,朱门雪的红衣是交领设计,虽然当时被构成老师诟病说会显得话题度不够,不过就结果而言,守擂成功比话题性什么的强多了。”

    虽然当年的那一场国内赛赢了,今年的世锦赛却连最后一关都没杀入,乘兴而来,草草结束,像极了《朱门雪》中对改变朝野心存热念,最后却落得孑然的那位少年。

    易之扬脸上的笑意稍纵即逝,眼神跟着凌卯翻着的书页跳着,见对方替他将书塞了回去,又垂着脑袋在书架里漫无目的的翻了起来。

    “你喜欢绘本?”

    “嗯,”易之扬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刚刚到国外的训练场地时,我的英文不好,又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就从最简单的英文的绘本入手当做一个语言途径......后来,虽然语言越说越熟练,看绘本却成了一种兴趣,改也改不掉了。其实儿童作家和画家的想象力都很丰富,绘本的配色和风格有的也十分大胆。有时候节目的灵感包括演出服的灵感,都是我在看绘本的时候想到的。”

    凌卯感兴趣地眨了眨眼睛,书店里禁止大声喧哗,他只能挨着易之扬的肩膀,小声伏在他耳边追问:“比如?”

    易之扬忍着耳朵上微痒的扑气,新打开的那本绘本也不再朝后了:“《此处流光溢彩》,就是2年前表演赛上我的自由滑,曲目是电影配乐改编的那个。”

    “那个很有英伦格调的演出服!”凌卯忍不住提高了些声音,呼吸的频率也加快了起来,“那个节目真的太活泼了,我当时还在和家里说,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易之扬——”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凌卯的语调瞬间降了下来,耳根红红地,竖起自己刚拿的一本绘本将自己的脸遮了大半,“抱歉,有点激动......”

    难得看他露出羞赧的表情,此时低着头的凌卯此时才终于有了点大学生的气息,已算得上半个社会人的易之扬抿了抿唇,含笑着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还有音乐剧《猫》的著名选曲,我在大奖赛上跳过的——”

    “《海上月光》!”凌卯抢着回答道,“那套演出服真的设计得特别细致!近镜头拉过去也没有闪得过分,像银河一样!听说这套衣服和节目构成朱顿逍选手也给您提了意见,那时候田教练正好去新生营了,《海上月光》可以说是真正的你自己设计和构成的第一个节目!”

    易之扬一时语塞,被他的热情烘得有些出汗,如果此时摆一面镜子在他面前,他一定能够看到自己泛着粉红的脸颊:“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说过啊,我是你的粉丝,”凌卯大大方方地朝他一笑,表情里带着几丝骄傲,“而且,在作为记者和撰稿人之前,我先是你的粉丝。”

    “我哪有那么好,”顶着一张粉色的脸,易之扬轻笑着在书架里挑着绘本,“你只是看到了冰上的我,现实生活和内心世界里的我并不像冰上表演时那样。”

    “那,你能让我多了解你一些么?”

    易之扬抱着一堆书,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凌卯不动声色地接过他手里的那一大叠书,挡住了他的去路。

    “不是作为采访方或者粉丝,而是作为......朋友,”凌卯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一双大眼睛自上而下,请求似的看着他,“行么?”

    很久都没有听到易之扬的声音,也触碰不到易之扬的眼神,凌卯被晾着的时间越长越容易自乱阵脚,正当他想说些自我反悔的话时,几道身影忽地闯了进来,不顾狭小的书架过道容不容得下这么多人,个个提着话筒和小型摄像机冲向了易之扬。

    “易之扬先生,我们是《XX体刊》的记者,方便接受一下我们的采访么?”

    “易之扬先生,周满选手发话将参加今年11月举行的大奖赛,请问您对他的实力怎么看,您会参加大奖赛吗?”

    “易之扬先生,之后的打算是什么?训练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有相中的教练么?”

    “易之扬先生,对于外界的退役传言,您有什么想回应的么?”

    “等等、你们在干什么?!这里是书店,媒体没有预约不能进入!”

    对书店工作人员的呼声充耳不闻,一群人转眼间就将两个人围在了中心,大有不答不放人的架势。易之扬脸色被闪光灯照得发白,对着录音笔和微型话筒正要说出那句“无可奉告”,只听到身边忽地响起哗啦一声,大堆绘本厚重地跌在了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重响。

    “抱歉各位,先听我说两句。”

    凌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片一样的东西,举过头顶。

    “国家花滑选手易之扬属于《华西日报》的独家采访对象,”凌卯将易之扬整个人护在身后,日光从对面的玻璃楼反射过来,照在凌卯的脸上,易之扬整个人被他的影子所罩住,仿佛站在一把巨大的保护伞中。

    “还请各位收起设备,不要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凌卯的后背热热的,易之扬贴着他站着。即使对方说着自己完全不知情的话,易之扬却还是觉得丝丝暖意顺着衣料攀爬入骨,除了安心以外,再无他物。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