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程医生的秘密情人

    [忠犬竹马暖攻x傲娇医生冷受] •十年之后,孤身一人的胸外科住院医生程时再遇权衡,程时苦等十年,再遇见,两人之间已然是山水之隔。 •重逢那日,程时悲痛之下委身于自己的顶头上司明哲,在那晚的激烈碰撞中,回忆起和权衡往日的爱恨痴缠。 •二人的情感纠葛,将在这个每时每刻充满生死较量与考验的医院外科部,拉开序幕。 •程医生这条自由洒脱的鱼是会选择权衡这孤寂荒蛮却静默守候的岛屿,还是明哲那暗潮汹涌但无羁无缚的深港? •将虐心与甜蜜进行到底。

    第二十二章 星河一道水中央

    小说: 程医生的秘密情人 作者:青识 字数:3320 更新时间:2019-04-25 16:09:23

    程时失神地摸着手掌上伤疤原本的位置,如今已变成粉嫩的伤痕,不仔细看竟也看不出来了。

    时间长了,再血肉翻飞,猩红恐怖的伤口,也淡了。只有心里的伤口,经久不愈,日夜磨折。

    “双子座的人,聪明,反应快,善沟通,博学,好奇心强,但学习力不稳定,持续性不高,并且欺骗于诡计,有双重表现。

    许莹拿着给顾客消遣时光的“星座命理”书,煞有介事地给程时念着。

    “准吗?”

    许莹问他。

    “不准。”

    果然,存在即合理,这种书的确很准。

    “就当打发时间。你的守护星是水星,象征心灵的交流。守护神是希腊的汉密斯和罗马的墨格利。幸运色是银色和灰色,幸运数字是3和4,幸运石是翠玉,幸运地点在海平面之上的高地。”

    “海平面之上的高地吗?”

    程时有了兴趣。

    “嗯。”

    许莹接着读,“知道谁是你的幸运星座吗?双子座,水瓶座和……天秤座。”

    许莹低头莞尔,“挺巧的,我刚好是天秤座。”

    程时漫不经心地搅着快要化了的冰块,问道:“没有了吗?”

    看来他没有注意到许莹都说了些什么。

    许莹尴尬地笑了笑,说:“还有一个。书上说和你在一起最伤脑筋的星座是——处女座……”

    程时忙问:“处女座是哪个月份的?”

    “8月24日到9月23日。”

    程时心里咯噔一下,脸色迅速暗了下去。

    权衡生日,8月24日。

    原来是冥冥中注定好的,谁也无力阻止转圜。

    “处女座的人怎么样?”

    “善于分析,谨慎,稳定,负责,善思考,注重养神,洁癖,挑剔。”

    许莹看了一眼程时,他的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房间是猪圈吗?”

    程时丢给权衡一记白眼,“爱睡不睡,不睡拉倒。”

    “那我还是回自己家睡吧。睡在这里,跟睡在惨绝人寰的屠宰场一样,那还不如杀了我。”

    “你妈加班又不回来,家里连个鬼都没有,我好心陪你,你还挑三拣四的!”

    “那你这陪客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

    权衡扫了一眼程时的房间,书桌上残留着过夜的薯片屑,椅子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小人书,地板上尸横遍野,哀鸿幽咽,床上竟然还放着一盆仙人掌……

    “你怎么不在你的床头灯上挂上你十里飘香的内裤?”

    程时走近他,贴在他的耳边说:“你肯定偷偷闻过,不然怎么会知道它香?”

    权衡脸腾的一下红了,一掌打开这个妖孽。

    “你妈从来不给你打扫吗?”

    程时脸色不快起来,“我从来不让她进我房间捣腾。她从来都没给立雪整理过房间。”

    “那是因为立雪的房间不用整理。”

    权衡看着程时不以为然的模样,笑着说:“摊上你这样的儿子不仅费力还费脑子。你去洗澡,这里我来收拾。还有,你洗完了把浴室给我收拾干净了,不然我连脚趾头都不会伸进去的!”

    程时在白眼珠要掉到地上之前,果断摔门而出。

    在他把黑眼珠调到正常位置打开房门时,一道金光直劈脑门而来。

    程时把金碧辉煌,银装素裹,粉妆玉砌,蓬荜生辉这些他所能想到的高级词汇在脑子里都过了一遍,才吞了吞口水特认真地说:“我没走错房间啊……”

    权衡已经无法忍受为了给他整这破房间弄的一身汗味儿,开足马力冲进了浴室。

    程时舒舒服服,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像倒在子宫里,被羊水裹着,感到温暖和安适。

    程时正被自己猥琐的比喻逗乐时,浴室里传来权衡的一声裂心嘶吼——

    程时的走马灯投影在整个房间,世界终归宁静。

    程时的床并不大,他们只能挤在一起睡。

    背靠着背,不争不抢,他们已经习惯了呼吸着对方的气息而眠。

    程时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说:“权衡,你睡了吗?”

    “没。”

    “那你陪我说会话。”

    “好。”

    权衡的声音里带着些慵懒,但程时知道,权衡即使闭着眼睛,也不会在他说话的时候睡着。

    “你知道这墙上的星星有多少颗吗?”

    斑斓星辉在灰黄的光里流转,就像把他们罩在魔法建造的城堡里。

    “不知道。”

    “一千颗,有一千颗星星。”

    程时的眼里闪烁着泪光。

    “可老板说这个灯是定制的,是被设计成可以投影出一千零一颗星星的。”

    “老板坑你的也说不定。”

    “这是我七岁那年生日,爸妈送给我的。因为是定制的,所以很贵,爸本来说小孩子生日,没必要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可是妈坚持说这能投出一千零一颗星星,我一定会非常喜欢。爸拗不过妈就答应了,但是爸说也要给立雪准备一份,一碗水不能不端平。可是妈不答应,她说等立雪生日了再说。

    “生日那天,立雪看到我手里的灯,笑着说好漂亮啊,但她还说,她现在都不爱玩这些小孩玩的东西了。但是我看得到她眼里的渴望。她也只不是过是十二岁的小孩子。她念念不舍地转移开她的目光,我紧紧抱着我爱不释手的玩具,戒备地望着她。

    “后来她到我房间来,她问我可不可以把这盏灯给她玩几天,就玩几天,并且保证不弄坏。我不愿意,她只好放弃。可是她准备走的时候还是回头又求了我一遍,说她就拿房间去看看,看完就物归原主。我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把灯给了她。

    “还回来的时候……灯的表面掉了一些漆,有一颗很小很小的星星被挖掉了。其实,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开灯投影在墙上也不会发现。只是我检查的太仔细,就像有预感哪里会被毁了一样。

    “我哭着跑妈那儿去告状,妈知道之后,把立雪扯到我面前来问她是不是真的,我恶狠狠地盯着这个坏姐姐,那一刻,她一定为她做的事感到后悔。很久以后她告诉我,我的那个眼神把她吓到了,泪汪汪的眼睛憎恨地盯着她,她以为我一辈子不会再理她,所以很后悔很后悔。

    “立雪当然少不了要挨妈的打,那一次打得很凶。我就站在旁边,看到她露在外面的腿被藤条抽出了血印。她哭着求饶,说以后不敢了,她跪在妈的脚边求她,妈说她不是个好东西,连弟弟都欺负,于是更用力地打她。立雪从来没反抗过妈的鞭子,只能大哭着在地上躲避。

    “她满脸都是眼泪,看妈妈还不收手,就爬到我这儿求我,她扯我衣服,拉着我的手,叫我帮她求情,她说我说的话妈会听的,她说姐姐知道错了,求我救救她。我看着她血迹斑斑的腿,手臂,和止不住流泪的红肿的眼睛,我吓傻了,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一边发抖,一边叫妈妈别打了别打了。妈打得也累了,终于停下,又警告了她一遍才罢休。”

    程时肩膀抖动,眼泪早已簌簌而落。

    “我才是坏人!立雪才不会稀罕这破玩意,她只是想要一颗星星而已,一颗挖下来也不会被发现的小星星!她要的就是这么多,我还小气地不肯施舍给她。或许,她只是想用这颗星星安慰自己,她也分得了妈妈的一点爱,这点爱,足以让她充满希望的活下去,可是我不给,我仔仔细细地检查,我一定要找出她犯罪的证据,我一定要全盘占据妈妈的爱,而她只能两手空空!

    “我让她挨了鞭子,我让她知道了我在妈心中的分量,我为她求了情,让她知道谁站在举足轻重的位置。她却不恨我,她真的以为她因为自私而剥夺了弟弟的东西,所以自责,后悔!她把星星还给我的时候,我不要,说送给她,她像罪人一样低着头对我说谢谢。她的卑微,她的虚弱,她身上丑陋的伤痕,全部是我给的!我才是坏人,该拖去枪毙!”

    程时把头蒙在被子里,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权衡侧身抱住他震颤得身体,眼泪也不觉而落。

    泪水还在眼角止不住滑落,他们却已沉沉睡去。

    抽泣着睡去之前,程时好像听到权衡说了一声对不起。

    想是听错了,他有什么对不起好说的。

    泪水汇成大海,淹没了他们的身体。他们浸泡其中,相互依偎,忍受着悲伤的寒流。

    许莹的手机铃声把程时从海洋里捞起。

    许莹说完挂了电话,笑着对程时说:“星期天同学聚会,我们一起去吧。他们回头也会通知你的。”

    “好啊。”

    “聚会安排在‘丽都’。他们挺会挑地方的啊。那里风景特别好,还有一大湖,不过是人工湖。地势高,林子多,夏天避暑的绝佳去处。不过有一点——台阶太多了!多到你无法想象,高三开始我就没锻炼过。”

    “我怎么没听说过?”

    “丽都才开张呢,就在我家住的四季路那边。”

    程时挑了挑眉,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你家住在四季路那边的话,怎么上学那会儿能天天碰到我呢?”

    许莹一时语塞,眼神游移。

    她索性和盘托出豁出去算了。可是她看着程时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心里忽而放松许多。

    “意志的力量是强大的。”

    许莹也笑着看他,她终于觉得此刻她看清了程时的样子。

    不是手机上不够真实可感的图像,也不是她手绘的摸起来没有气息的素描,眼前的程时,有着鲜活的生命与血肉,从二维进化到了三维,从远在天边走到了她的眼睛里面。

    程时站在她的心房外面,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然而,许莹早已拉下门栓,敞开着大门静候他。只是程时眼前,明明紧紧锁着一扇门。

    他不知道,这扇门不属于许莹,而属于他自己,是他的固执在他面前设置的幻觉,是他自己一边想要朝前走,一边又苦苦拉着自己,画地为牢。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