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 簡介
  • 收藏

    泼墨青山律

    隔壁坑《闲言故梦》求收。本文纯架空,跟现实无关,青城也是我脑海里想象出来的一个地方。望周知。 你看那浮云聚了又散,桃花开了又谢。像不像你我,连匆匆一面都是奢侈。 律青:我其实不知道如何成为更好的自己,但我想让奶奶开心吧,就是让她知道自己的孙孙很好。 池墨:我今天早上喜欢了一朵花,晚上不喜欢了,不行吗?这就算是薄情。那我不否认。 @鱼先予《来之安之,溯洄从之》 @露秋的《我家有个戏精影帝》@棺中飘香《菇凉,你真美》以及@胖迪死忠粉的《快穿之虐攻档案》@图格米《误打误撞的对象》@穆将榆《爱你爱到三十岁》酱鱼超乖。人美作品好,收藏不亏啊~

    第一章燃犀烟灰斩红颜

    小說: 泼墨青山律 作者:不周山难青 字數:2418 更新時間:2019-07-11 11:58:59

    律青在十三岁的时候被领进这个家。这个本该是自己的家。狭小逼仄的空间,两个陌生的大人,他连大气也不敢出。

    不能说陌生。奶奶指着他们的照片教律青叫爸爸妈妈。一遍又一遍。极其认真,小时候的律青不知道爸爸妈妈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奶奶不厌其烦的重复。

    水流过手心凉凉的痒痒的,大白兔奶糖粘住牙齿慢慢化开甜到心里,狗是家里面黄色的皮毛,陪着自己玩耍的同伴……这个世界上每一种东西都有名字。

    爸爸和妈妈是什么呢?他这样问自己的奶奶。奶奶摸着他的头告诉他,爸爸妈妈是这个世界上对律青最好的人。最好的意思就是不论律青犯了什么错,变成什么样的人都永远站在律青身边。

    后来,律青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人。不论他怎么努力,都是虚妄。

    虚无缥缈,痴心妄想。

    律青在十三岁的时候因为上学被接到县里。这个时候,或者更早,他就知道他的父母厌恶他,仅仅是因为他的出生时辰以及村子里的半仙对他命运的判定。

    武断,无知,恶毒。

    律青知道除了奶奶之外的人都不喜欢他,他在恶意中长大。

    爸爸妈妈没有给他拥抱和亲吻,只有冷漠和疏离。那些共同生活中仅存的善意被他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律青以为一切都会变好。爸爸妈妈只是太陌生了,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而已。没关系,他可以等。他很乖。他会成为他们的骄傲。

    所以,可不可以,爱他。

    律青被母亲带到学校里。每天上课下课都是自己拖着书包回来。这样就很好了。自己的父母每天早出晚归的做生意。自己在家里打扫卫生,做饭。只想得到一个夸奖。只是,从来没有。

    父母好像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呢?

    自己的母亲疑神疑鬼,歇斯底里的争吵,家里摔碎的杯盏一片狼藉。女人尖利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男人的低喘,皮肉触碰的低沉声音。父亲打母亲了。律青鼓起勇气冲出去,他看见父亲揪住母亲的头发往桌子上碰。

    他连忙冲上前阻拦。温文尔雅的父亲像魔鬼一样,一脚把律青踹开。眼睛通红的骂道“丧门星,看你成天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恶心,我当年怎么会看上你。看看你生的怪物,跟你真像。”

    说完,便摔门而去。

    “不要走,不要走,当年是你说喜欢我的,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母亲趴在地上哭的凄惨。那么高傲的母亲狼狈不堪。律青忍住疼痛,从地上爬起来,扶住母亲。

    一遍一遍的听见,母亲说不要走不要走……

    闹钟似乎是要用尽最后的力气,不知疲倦声嘶力竭,努力的执行自己的本职,将自己的主人由梦境拉回现实。

    床上的少年在逼仄的空间里显得和谐。他睡姿很好,只是因为床太小并且被杂物占了一半而显得格外拥挤。房间的墙壁是惨白色,墙缝的水渍以及剥落的墙皮让这不近情面的审判者多了几分人情味。

    律青已经醒了,他在听闹钟响。夜里做的梦让他抓紧了被角。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飘在半空中俯视着自己。这一小段时间让律青感觉到安全和舒适。

    闹钟越来越急促的声音有力的撕裂空气,这会让他的思考更加清醒。在这死气沉沉的空间里让他有活着的感觉。多不容易啊。等闹钟的最后一波攻击过去,有一个短暂的停歇。接着就是更加猛烈的撞击。空气中震颤的灰尘是它的胜利品,它在咆哮也在炫耀。

    尖锐的声音被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按下了暂停键,新的一天同样旧的一天。生活教会了他从来不要抱有任何期望。在泥沼里的人没有资格仰望星空。他不配。不配活着,不配被爱。

    房子是两室一厅,低矮潮湿。地板上有着黄色的呕吐物,凝结成半固体,散发着酒气以及没有被胃液消化完的腐烂的食物混合而成的气味。

    律青去拿了拖把打扫了地面,仅仅把秽物打扫干净完全没有用,空气中的味道如同附骨之蛆,无孔不入。

    有部电影叫闻香识女人,律青不由得笑了笑,自己的嗅觉只能是一种负担,因为压根没有香可闻。

    简单洗漱了之后,他拿起昨夜整理好的书包去了学校。学校仿佛是另一个世界,连阳光都格外灿烂。

    律青在学校里沉默寡言,但也掩盖不住他的光芒。长相清隽,成绩优异。这两个优点足够让很多人喜欢。

    有时候优秀并不是一件好事,在泥沼之中,越挣扎越无力。认命是个很好的词,你放任自流便不会痛苦,温水煮青蛙想来青蛙也是愿意的。可律青是人,他从来不想认自己的命。

    晨光熹微,远处的建筑物像是巨大的猛兽张着血盆大口。风从荆棘里吹来,逃过这些怪物的侵袭,带来不切实际的幻想以及骨髓深处的渴望。

    律青将车子骑得飞快,风扬起他的发,露出光洁的额头以及灿若星辰的眼眸,并且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面颊,像是心疼他,还是个孩子吧。他再如何也只是个孩子,孩子应该被人捧在手上的吧。大概吧。

    他的校服灌进了风像充满气的气球,能无视地心引力的飞起来。这是他最自由的时候,像风像云,无挂无碍。

    故事的开始都如命运的相遇,是巧合,是宿命,是不期而遇……抑或是处心积虑。

    九月份开学,空气里的热浪裹挟着一切。最让人厌恶的军训已经经过去,律青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再如何成熟冷静,他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这个年龄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他只能算得上个孩子。

    可是在他父亲看来,律青是自己的提款机。他从来不会想这么小的孩子去哪里给他赚钱。他只会想是这个灾星让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是自己的仇人。当时就不应该把他接过来。不把他接过来自己出轨也不会被发现,那个女人也不会把事情闹大。死都死了还毁了自己的名声。都是因为律青这个灾星。他怎么不去死,不对,他不能死,他死了自己从哪要钱……“爱心人士”可不会资助自己。

    都是第一次做人,父亲天生占有优势,他可以去教导,指挥,掌控孩子的人生。最可怕的是,当父母不需要持证上岗。

    何况,你不会想知道,一个人可以丑陋到什么地步。最可气的是,他对自己孩子的命运走着理所当然的支配权。

    青城实验正经来说是一所私立高中,有些学习成绩好的被校长抢过来让升学率不是那么难看,剩下的自然是家里有钱塞进来的。

    青城虽然有个城字,但其实是县,交通虽然不太发达,但自然环境好依山而居绕水而生,再加上前几年有人在这挖出来了也不知道哪位将军的坟。有些人眼光好,响应政府的号召大力发展旅游业。经济带动起来之后,这个县城一天一个样,青砖白瓦,钢筋水泥,似是手持刀戈水火不容,又像是和谐共生。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頁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