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 簡介
  • 收藏

    苏厌婴

    生为皇子,却被人视作刍狗。 天地不仁,他便翻天覆地; 世俗难容,他便傲世妄俗; 他偏要、偏要成为人上之人,将“厌婴”二字赋予他的命运,彻底颠覆! ——苏卿无(厌婴) 十年前——三分狂言无忌,二分风流闲情,一分恣意随心。 十年后——九成猜疑心计,一成如履薄冰,十成思卿慕卿。 他变了,也不变。 ——安珏君(长司) 【正经版文案】 太平盛世之下各方势力暗潮涌动,朝廷风云、异国争斗、江湖纷争,看一被废皇子、将军之子两人如何各自在波涛汹涌中踽踽独行,历经信任和背叛,最终联手搅动一场惊世风云。 【不正经版文案】 “我要造反!” “好好好,造造造。” “我要叛国!” “得得得,叛叛叛。” “我要娶你!” “咦咦咦?我娶你!” 【伪悲情版文案】 “喝吧。” “我怕苦。” “我加了糖。” “你怕我苦,却不怕我死,好,很好。” 他接过毒酒,一仰而尽。 (忠犬黑化攻X温润阴狠受),这是互宠,互宠,还是he!

    第三十一章 晏瑛,厌婴

    小說: 苏厌婴 作者:宁录 字數:2070 更新時間:2019-04-25 16:07:47

    安珏君乖乖去换了身衣服,又去好好洗漱了一番,等他忙活完,饭菜都已在大堂备好了。

    再见到爹娘的时候,他们先前脸上有些古怪的神色已经消失无踪了,两人和和蔼蔼地和苏卿无说着话,看起来倒像是极喜欢他的。

    安珏君大咧咧地找了个位置坐下,四人便开始动筷了。安安静静吃了许久,安珏君余光一扫,突然一脸嫌弃道:“咦,老爹你恶不恶心,一个大男人,拿筷子居然翘小指头!”

    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翘起的小指上,安兴眼睛一瞪,道:“什么恶心不恶心的,刚才指甲弄裂了,当然得翘起来啦。”

    闻言安珏君更嫌弃了,“你什么时候能改掉你留指甲的习惯,娘里娘气的。”

    “嗬,臭小子你懂什么,”两人平日就喜欢斗嘴,这下脾气一来,安兴也忘了有客人在场,筷子一放道:“谁说男人留指甲就娘气了,我才留了一只……”

    “就是留一只才娘气,你见过哪个将军打仗拿剑还翘小指的吗?”

    “嘿,翘小指怎么啦,我翘一根手指照样打得赢,这说明我武功高强……”

    “你就是娘气你还不承认……”

    “得啦得啦,”安夫人见这一老一少越吵越不像样,连忙阻止,“你们平常吵吵闹闹得了,今儿个苏公子也在呢,别让人看了笑话。”

    苏卿无抿嘴一笑,道:“无妨,安伯父与长司皆是性情中人,苏某见了倒觉得羡慕得紧,安伯父亦父亦兄,毫无架子,确实让人觉得亲近。”

    “嘿嘿,”安珏君得意地笑了一声,伸手揽住苏卿无肩膀道:“他可是自己人呢,他才不介意呢,对吧,卿卿?”

    看着安珏君对自己眨眼示意,知他故意打趣着叫自己“卿卿”,苏卿无低头吃了一口饭,就是不理他。

    “切,要丢人也是这小子丢人,你看他,没大没小的。”安兴觉得自己被儿子训了,没了面子,连忙向夫人告状。

    “啧,”安珏君扬扬眉,“还不是你自己恶心,非要留个小指甲掏耳朵,每次打仗都怪人弄坏你指甲,你干脆十个手指全留了,下次打仗直接动手挠得了。”

    “你说什么你!臭小子,就算我打仗用指甲挠,也好过你二十几岁的人还尿床!”

    “嘭!”安珏君突然用力放下碗,满脸通红:“你,你胡说什么!谁、谁尿床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好吗?”

    “嗬,臭小子你敢说你前段时间没……”

    “没有!”

    “你明明前段时间……”

    “就没有!”

    “哎呀,得了得了,你们……”

    “扑哧……哈哈哈哈哈……”

    三个人都一愣,齐齐望向那个笑得都快从椅子上摔下去的人。

    “哈哈哈哈……”苏卿无竭力忍住笑,可憋得满脸通红都没能忍住,“哈哈哈……抱、抱歉,我……哈哈哈……”

    安珏君傻了眼,愣了许久还是默默地伸手拍拍苏卿无的后背帮他顺气。

    安家两父子住了嘴,满屋子尽是苏卿无爽朗清脆的笑声,煞是好听,听得人嘴角都忍不住弯了起来。

    笑了许久,苏卿无渐渐止住笑,“实在是抱歉,苏某……失态了。”

    安珏君若有所思地盯着苏卿无,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道:“你这样多好啊,看你平常总端着,累不累?在我们面前,你随意就好。”

    苏卿无眼里有隐隐的动容,他抬手抓住安珏君的手臂,对上安珏君的眼眸,笑了一笑。

    安氏夫妇两人垂下眼眸夹菜吃饭,不露声色。

    大堂内又恢复了片刻的安静,安珏君长手一伸,一筷子夹起一个鸡腿放苏卿无碗里,道:“晏瑛,多吃点……”

    “啪嗒……”筷子落了地。

    众人都齐刷刷地望向安夫人,却见她面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眼里尽是复杂的情绪。

    “你……你叫他什么?”

    一开口,声音都隐隐有些颤抖。

    安珏君叫娘亲这幅模样,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只愣愣道:“晏、晏瑛……怎么了?”

    安夫人哆嗦了几下嘴唇,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口,嘴角却隐隐抽动。

    安珏君觉得自家爹娘今天确实有些奇怪,见一旁的苏卿无表面上还在淡然地吃饭,内心里指不定多忐忑,连忙开口对他道:“晏瑛……”

    “住口!”

    安夫人断喝一声站了起来,“你以后……不准、不准这样叫他……”

    说到一半竟然哽咽,忙用衣袖遮了脸。

    “安伯母,”一直不开口的苏卿无却突然出声,他抬起头来,笑容浅浅,“珏君说,‘言笑晏晏,玉有瑛华’,其实,是个好字呢……”

    闻得此言,安夫人却一下哭了出声,连忙衣袖遮颜转过身去,忍了许久,才勉强开口道:“抱、抱歉……我、我今日身子不大舒服……”

    语未半,复又哽咽。

    安珏君满是疑惑地望着娘亲,又望了望自家爹爹,却见自家爹爹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安珏君又见娘亲仓皇起身,低头道:“我突然觉得心口痛得很,早饭我就不吃了,你们……慢用。相公,你陪我回房吧。”说着扯了扯安将军的袖子,示意他出去。

    安兴深深地朝着苏卿无看了一眼,道:“嗯,我陪夫人先回房了,君儿,你陪着贤侄,好生招待着。”

    “是。”

    眼见自家爹娘都走了,安珏君悄悄坐近苏卿无道:“晏瑛,你……觉不觉得,我爹娘今日有些奇怪啊?”

    “没有啊,”苏卿无拿起碗筷,慢悠悠地夹菜,“安夫人今日身体不适,难免有些情绪变动,安将军与夫人伉俪情深,想来是感同身受,关心则乱,情理之中。”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觉得有点怪……”

    安珏君看了看苏卿无,见他淡然自若地吃着饭,想着客人都能做到如此淡定,自己似乎太过失态了,便道:“好啦好啦,别管他们,我爹娘总这样时不时胡闹的,晏瑛多吃些,要吃饱一点。”

    “嗯。”苏卿无淡淡应着,垂下眼眸默默吃饭。

    安珏君见他不甚在意,也自顾自地端起碗筷,可他没注意到,苏卿无动作流畅,眼角却是红的。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頁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