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简介
  • 收藏

    少爷为奴

    萱花国的富家阔少傅凉雪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还要去服侍另一个男人!孤高冷傲的他何时受过如此欺辱! 他逃跑、反抗、求助甚至是寻死。 在那个男人看来,不过是閒来无事逗弄逗弄宠物。 大手一挥,遮住了他所有希望的光亮。 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也逃不掉!

    第二章 回首过去

    小说: 少爷为奴 作者:君玉 字数:2372 更新时间:2019-11-14 16:03:57

    傅凉雪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似雾的轻纱祥云床帐,他便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肮脏的房间。全身上下的酸疼感让他连动都懒得动一下,就这么睁着凤眼盯着床帐上最大的那片祥云,盯着盯着,思绪就飘向了远方。

    傅凉雪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和谋权篡位这种寻死行为而挂鈎。今时的傅家乃是萱花国中富甲一方的大家,要是等到他日后考取功名入了官,自然会为傅家现在的盛世锦上添花。只可惜,一切都毁了,毁在了,自己的父亲手里,毁在了父亲的野心上。

    新国主蓝渊刚登基不久,傅恒轩就被传进了皇宫,当时傅凉雪就在旁边,傅恒轩借由身体不适,便拉着傅凉雪一起去了。在去的路上,傅恒轩对他总是欲言又止。

    “父亲,有什么想说的,您就说吧。”傅凉雪端端正正地坐在父亲的对面,即使是面对父亲,他姣好容颜上的表情也是冷冷淡淡的,尊敬而疏远。

    马车缓缓向皇宫行驶,微微颠簸的车子让傅恒轩难以稳住身形,他的神情更是有些恍惚,一双爬满了皱纹的双眼看向傅凉雪,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你......可曾恨过我,怨过我?”声音带着傅凉雪从前从未听出来过的苍老,让他恍悟过来,眉头微皱,以往威严伟岸的父亲今日怎么突然就苍老了许多?

    “父亲对我严厉是因为我是可造之材,我不曾怨恨过父亲。”傅凉雪说的是实话,他对眼前这个头发已经灰白的老人,感情并不是很深,谈不上什么怨恨不怨恨的。

    傅恒轩年轻的时候常年在外打拼,一出去就是一年半载,家中大小事物全都由大夫人操办。

    傅凉雪的亲生母亲不过是当年父亲大病一场,娶妾冲喜罢了,在家中并无地位。在他快三岁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生硬地喊了那个陌生男人一声‘爹‘。他虽生在富贵人家里,却跟那些贫穷家里的孩子一样,早早地就懂事了。也正是这样,在懂事长大的过程中,他渐渐地学会了伪装,喜怒不表于色,对什么事都是冷冷淡淡的,漠不关心。

    人都道傅二公子孤高冷傲,可这孤高冷傲从来不是天生的。

    “以前......确实对你严厉了点,你也知道你那大哥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傅家几乎上上下下都围着他转,整天就只知道花天酒地。而你却是和他恰恰相反,不仅聪明懂事,现如今又和二世子交好,呵,现在应该称王爷了。”

    傅恒轩在说到王爷的时候,眉头拧成了一团,像是恨铁不成钢似的。傅凉雪默默地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问。

    “你知道的,每次新国主登基,皇宫必定是一场血雨腥风,这次也一样。隻是没想到大家都看好的二世子,最后还是败在了一直韬光养晦,深谋远虑的三世子手上。当年好多站在二世子这边的人,都开始担心新国主的报复。”

    “当年,您站位了吗?”傅凉雪似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傅恒轩颇有些惊讶地看向他,他没想到傅凉雪会直接问这个问题,不过倒也省去了他过长的铺垫。只瞧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又缓缓歎息:“此次入宫,凶多吉少啊。”

    在听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傅凉雪仿佛听到了心脏‘咯噔‘一声响,明明是大热天,寒意却瞬间从脚底生起。他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现在一脸慈祥的老父亲为什么要拉着他一同入宫了。

    傅家以前从未参加过皇室斗争,这也是傅家发展百年来都没倒下的真正原因。每一代傅家家主都会被告诫不得参与皇室斗争,以免引火上身。没想到在傅恒轩这里,还是没有经受住诱惑,关键是,站位还站在了失败者的一方。

    “父亲真觉得,我在王爷的心上有足够的分量吗?他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你确定他能保住你我的性命和整个傅家?!”傅凉雪忍不住将声音抬高,身上的气质也变得凌冽了起来,而面对傅凉雪掷地有声的质问,傅恒轩的气势明显弱了几分。

    “总得试试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凤眸裡佈满了失望,傅凉雪不再说一句话,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和二世子蓝琛虽然交往密切,可现在皇室斗争才刚刚结束,蓝琛哪里还有精力来帮他,再说,他也不想让蓝琛这个时候来帮助自己。

    一切已成定局,剩下的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马车停下来之后,两人跟着接引的人来到了国主的御书房,此时的太阳早已下山,暗灰色的天空,就像是傅家的现状一样,深沉阴郁,看不见一丝明亮。

    殿门缓缓打开,里面精贵辉煌的摆设,显示着皇家的华贵和富丽堂皇。然而此时的两人并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景象,跟着接引人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傅凉雪忽地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背后缓缓关上的殿门。那时他还不知道,就这一门之隔,他的生活,他的一切,都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进去不久,新国主就对他们发难,并且在站在一旁的必兰千川威逼利诱下,傅恒轩连一刻钟都没坚持住,就全部招了。傅凉雪想要凭借还算得上门面的口才糊弄过去都没有机会,直接就被新国主判了罪。后面的事情就跟那天在街上听到的閒话一样。

    傅凉雪从那天起,就从孤高冷傲的阔少,摇身一变成了必兰千川的奴隶,成了,他的玩物。

    想到这里,傅凉雪的心猛地抽疼了一下,思绪又收了回来。眼前还是那片似雾的祥云床帐。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白衣丫鬟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将一块玉珮和一张小纸条塞在了他的手里。

    “这是王爷嘱托奴婢给您的,他让奴婢告诉您,好好养着身子,过几天就会被派人来接您,奴婢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一有新消息,奴婢会立刻想方设法联系上少爷。”

    那白衣丫鬟说完这些话,也不等傅凉雪回答,匆匆忙忙就离开了傅凉雪的房间。

    他忍着酸痛,努力将玉珮拿到跟前,确实是他当年送给王爷的生辰礼物,是专门找匠人打造的独一无二,价值连城的玉佩。他刚刚还死灰复燃的凤眼似乎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却不知道那白衣丫鬟拐了几个弯跑到必兰千川那儿复命去了。

    “老爷,少爷已经收下了玉珮,似乎并没有怀疑什么。”

    必兰千川斜靠在桌案上,手里摩挲着一块缺了个口子的假玉佩,久经磨损的玉面上,还能隐约看到一个“傅”字。

    他如视珍宝地将那假玉佩收了起来,只微微点了点头,便让白衣丫鬟下去了。

    有趣的故事......总得有人来起个头。

    [ps:此文为架空,任何地方都不具有历史考据,大家随便看,怎么愉快怎么来,记得点收藏,谢谢啦]

    Email
    lovenovelapp@gmail.com
    Facebook主页
    @Lovenovel
    Twitter
    @lovenovelapp